中国新传说

山娃得奖

时间: 2013-10-17

  大奖的诱惑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山娃今年才十四岁,已经是家里的顶梁柱了。他有个哥哥,在省城读大学。每个月,山娃都会走几十里的山路去镇上的邮局,给哥哥汇去生活费,顺便看看有没有哥哥寄来的信件。
  
  这天,山娃收到一封哥哥的来信。里面除了信,还有一张巴掌大小的纸片,一看就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山娃先看信,在信中,哥哥还是像往常一样叮嘱他,出工时一定要注意安全,还说有空就多看书,以后有机会还要去上学。
  
  山娃继续往下看,看着看着,突然嘀咕起来:“哥,这是搞什么啊?我咋会写文章呢?”原来,哥哥竟让山娃以“我的梦想”为题目,写一篇作文。还说,省里有家报社举行征文比赛,获奖者可以得一大笔奖金呢。
  
  山娃仔细地看了一遍那张剪报,果然是征稿启事,上面说,这次征文分为大学组、中学组和小学组,共设三个一等奖,每名奖金一万元。在一万元的下面,哥哥用红笔画了粗粗的一道杠。山娃一阵眼热心跳,一万元可是一个天文数字,要是有了这笔钱,哥哥就能顺利地念完大学了。
  
  不过,山娃心想:哥真是异想天开,让我写文章,我连句子都写不通顺,拿出去还不是让人笑话呢。
  
  哥好像知道他的心思,鼓励他道:山娃,你不是想读书吗?这是一个好机会,咱一定要试一下。没关系的,你心里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写完后寄给我,我给你修改。
  
  山娃松了一口气,心想:哥是大学生,水平高,由他修改,烂文章也一定能改好。
  
  晚上收工后,山娃找来了笔,又从旧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白纸,然后坐在小饭桌前,冥思苦想了半天,提笔写道:我曾经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有一天能够回到学校,像别的孩子一样读书。但这个梦已经很久没做了,我现在的梦想就是多赚些钱,让哥哥读完大学。还有,我梦想能采到仙草,治好我爹的风湿病。对了,我还梦想我能快点长大,多长些力气,采石场的石头太重了……
  
  山娃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断断续续地写到半夜,终于写满了那张皱巴巴的作业纸。看着纸上歪歪扭扭的字和语无伦次的句子,他自己都感觉脸红,怎么都不好意思寄给哥哥。
  
  过了几天,哥哥又来信催问了,山娃没办法,只好将自己的“大作”重新誊写了一遍,寄了出去。
  
  一个星期后,哥哥回信了,说:山娃,文章我给你修改了,你照抄一遍,署上你的名字,然后直接寄到那个征文办公室。记住,不管谁问你,你都要说每个字都是你自己写的。
  
  山娃看完了哥哥的修改稿,就犹豫起来:这哪里还是自己写的那个稿子?根本就是哥哥模仿小学生的心态和语气,重写了一遍。以哥哥的水平,参加小学生的征文比赛自然大有希望,可是,这不是作弊吗?
  
  这天晚上,山娃想了很久,终究抵不住奖金的诱惑,就伏在炕头,将哥哥的文章工工整整地重新誊写了一遍,最后署上自己的大名,装进了信封里。做完一切后,他躺在那里,心中反复说服自己,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半夜,山娃的父亲起夜,见儿子房里还亮着灯,就拄着双拐走进来,却见儿子已经睡着了。炕头上,摆着一封信和几张稿纸。父亲坐下来,拿起一张稿纸,就着昏暗的灯光,细细地读起来,读着读着,他的眼里涌出了泪水……
  
  领奖的犹豫
  
  第二天,山娃起了个大早,他怕自己会改变主意,不等邮递员来,自己跑去镇上将信投进了邮筒。
  
  之后,山娃每天照旧干活儿,回家还要干家务、照顾爹,忙得脚打后脑勺,很快就把这件事忘记了。
  
  又过了两个月。这天,山娃正在采石场搬石料,就听到村里的大喇叭在广播:“刘山娃,听到广播后马上来办公室一趟,有你的特快专递。”
  
  广播了三遍后,山娃才意识到这是在叫自己,连忙跑回村里。到了办公室,山娃一看是镇上的邮递员老杨来了。
  
  见到山娃,老杨抹了一把汗水,好奇地问:“山娃呀,什么事情这么紧急啊?”
  
  山娃也纳闷,他慌手慌脚地打开封口,里面有两张纸,一张是通知函,上面写:刘山娃同学,你的征文入围了本次征文大赛的决赛,特此通知。另一张是邀请函,邀请他去省城参加颁奖大会,一切费用由报社提供。山娃一下子愣怔在那儿,想不到,那篇征文真的得奖了!
  
  老杨仔细地看了看那两封信函,然后一巴掌拍在山娃的肩膀上,大声说:“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秀才,有出息啊!”
  
  山娃的脸涨得通红,他咧咧嘴,想说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山娃心事重重地回到家里,父亲已经听到了大喇叭里的广播,便问他:“山娃,是谁给你的特快专递?”
  
  山娃把信递给父亲看,又将参加征文比赛的事情简单说了,完了心虚地问:“爹,你说我去不去领奖?”父亲欢喜地说:“去,当然要去。”
  
  “可是……”山娃欲言又止,不敢将实情告诉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