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谁该吃低保

时间: 2018-02-05

  村长给了俺们村民小组一个低保指标。俺们组长拿到指标后可是左右为难。按说,组里的村民有一半可以吃低保,这一个指标犹如杯水车薪,该给谁呢?
  
  想来想去,最后组长将这个得罪人的难题抛给了大家:指标该归谁,由大家来决定吧!有两个办法:要么大家公开推荐,要么无记名投票。
  
  也确实不怪俺们组长老王不敢当这个家。我们组的现实情况摆在面前:最该吃低保的刘老满,今年六十二岁了,单身一人,敬老院他不去,每天靠捡连拾荒者都不要的泡沫盒、玻璃瓶为生。冬天一到,连双袜子也没有。他难道不该吃低保?
  
  还有李欢喜,他响应政府号召,两女结扎。他有哮喘病,一干活,人就如狗背风车,呼啦啦地喘。他家日子过得挺狼狈,难道他不应该吃低保?
  
  还有一个陈解放,他是退伍军人,以前也风光过,买了辆大巴跑长途。谁知一次惨烈的车祸,弄得倾家荡产,到现在还在上访,难道他不可以吃低保?
  
  还有几家,情况虽然好一些,但都够吃低保的条件。你说,这一个指标该怎么安排?如果一个也没有,大家都一样,没啥好说的。现在,国家既然给了这样的机会,那谁都可以享受啊!
  
  最后组里足智多谋的老陈出了一个主意。他说:“首先声明,我家是不会吃低保的。我看这样行不,我们组里的老李他的外甥在县民政局当局长,今年我们就将这个指标让给老李家,让老李要他外甥明年给我们组多弄上几个指标,怎么样?”
  
  老李推辞:“找我外甥可以,但我不够吃低保的条件。”
  
  “别谦虚了,这可是大家的一点心意!”
  
  最后我们组的一个低保名额给了最不够条件吃低保的老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