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墓碑上的留言

时间: 2018-02-06

  又近清明,一直闹别扭的半路夫妻约定再次扫墓。一块墓碑,几句留言,可以挽回这段婚姻吗?
  
  小梅是个苦命人,从小就死了娘。长大后结婚生子,前夫却又是个赌徒。小梅被逼无奈只得离了婚,孩子也带在身边。后来经好心人撮合,跟李大刚结了婚。
  
  这天是清明节,小梅跟着李大刚为李大刚的父亲扫完墓,刚要离开,李大刚突然叫了起来:“小梅你过来啊,看这个墓碑后面。”
  
  小梅走了过去,只见一个墓碑后面,有人用水彩笔歪歪扭扭地写道:妈妈,我想你。小梅的心猛然收缩了一下,觉得生疼,说:“唉,可怜的孩子!”
  
  李大刚叹息着说:“谁说不是呢?走吧。”小梅却没有动,打开手提包翻弄了两下后,拿出描眉笔说:“我要替那位死去的母亲,回个话。”
  
  李大刚傻了,说:“这不好吧?”
  
  小梅摇了摇头说:“没了亲娘的滋味,我比谁都有体会,相信这位死去的母亲会原谅我的。”说完在那句话的后面写道:孩子,妈妈更想你。记住要乖,听话。
  
  李大刚说:“你心真好,还特疼孩子。可为啥相亲时,你惟一的条件是男方不能带孩子呢?”
  
  小梅笑了笑说:“我从小就没了娘,后娘对我……所以再婚的话,不想让我的孩子再受委屈。”李大刚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新婚的日子虽幸福,但过得也很快。半年后小梅发现李大刚不是加班,就是有应酬,而且开始隔三岔五地找理由夜不归宿。不明就里的小梅越来越不安。
  
  这天小梅正在买菜,遇到了邻居李婶,两人寒暄了两句后,李婶突然没头没脑地说:“大刚媳妇,你们又买了套房子吧?我闺女说,这一阵子在他们小区经常能看到大刚。”
  
  小梅吃了一惊,说:“没有啊!”
  
  李婶诧异地看了一眼小梅,跟着便说自己有急事,急慌慌地走了。回到家后,小梅饭都没心思做了,专等大刚回来要问个明白。很晚了,大刚才一身酒气地回到了家。小梅虽很生气,但还是给大刚倒了杯水后,问:“喝了多少啊?”
  
  李大刚瞟了小梅两眼没说话。小梅火冒三丈,说:“大刚,听说你又买了套房子,有人经常在别的小区看到你出出入入的。”
  
  大刚的脸色有些变了,喷着酒气说:“哟,这话里有话啊。怎么你还秘密调查起我来了?”
  
  小梅气得真想给大刚一个嘴巴,说:“你别转移话题,我就问你,有没有这么回事!”
  
  大刚笑了起来,说:“你的心思不全在你宝贝孩子身上吗,怎么今天知道关心起我来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小梅终于急眼了。
  
  “没什么意思!”大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感到受宠若惊了。我的老婆终于开始关心起她老公的事情来了。”
  
  小梅怒视着大刚,转头回到了屋内,关上了门。第二天一大早便领着孩子离开了。
  
  直到下午,李大刚才知道小梅走了,连忙给小梅打电话。小梅一直不接。李大刚慌忙赶到小梅原来的住处,敲了半天门,但小梅就是不开门。
  
  就这样一连过去了两个多月,李大刚想尽各种办法,都无法跟小梅通上话。最后李大刚用最传统的办法——写信!
  
  半个多月后,小梅突然给大刚打来电话,劈头盖脸地问:“你什么意思?”
  
  李大刚说:“信上不是都写清楚了吗?又快到烧纸的日子了,我想咱俩再一起去给我父亲上回坟。然后,你问什么,我就说什么,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哪怕是离婚。”
  
  几天后,小梅和李大刚来到了公墓。扫完墓后,李大刚说:“要是能回到去年该多好。记得那次你在一个墓碑后面,回了一个孩子的话。”
  
  小梅点了点头说:“是,你不提我都要忘了。走,我想去那个墓碑前再看看,万一那孩子回话了呢。”
  
  于是两人一起找到那个墓碑,后面的字迹虽已经非常淡,却还能看清。出人意料的是,居然增加了不少以母亲身份写的留言:妈妈更想宝宝,记得好好吃饭……小梅的眼湿润了,天下母爱是相通的,这一定是来扫墓的母亲们发现后,为那个可怜的孩子写下的。
  
  李大刚的眼睛也湿润了,看着看着,突然转到墓碑前面,声音哽咽地说:“小婷,我看你来了,都是我不好,让咱孩子受苦了。”
  
  小梅大吃一惊,瞪着李大刚说不出话来了。
  
  原来,这个墓碑是李大刚亡妻的,而墓碑上的留言,正是李大刚的女儿所写。
  
  自李大刚和小梅相处后,李大刚就喜欢上了小梅。但小梅有个条件,男方绝不能带孩子,李大刚就把有孩子的事隐瞒了下来。在李大刚和小梅结婚前,他领着女儿来扫墓,女儿虽小,但毕竟已经懂些事了,在妈妈的墓碑上偷偷写下了这几个字。当时李大刚也看到了,虽心如刀割,但还是把女儿放回了乡下老家。同时也下了决心,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小梅接受女儿。
  
  于是李大刚耍了个心眼,在清明节那天领着小梅给父亲扫墓时,故意把小梅引到亡妻墓前,让小梅看墓碑后的留言。当看到小梅回言后,李大刚非常高兴,他知道让小梅接受女儿,有希望。
  
  但李大刚高兴得太早了,新婚过后,李大刚找了机会回老家探望,发现女儿对自己很冷淡。李大刚意识到问题严重了,想接回女儿。可由谁来带孩子呢?于是求爷爷告奶奶,说动了老家的亲戚,租了间房,把女儿和亲戚安顿了下来,自己隔三岔五过去,方便照顾。可越这样李大刚心里就越苦闷,想跟小梅说,但每每话到嘴边,就咽了下去。积郁过多,便只好借酒消愁。
  
  如今,在亡妻的墓前,李大刚边哭边把这一切说了出来。小梅听完后,立时就急了,指着李大刚骂道:“你不但骗了我,连自己的孩子都快被你毁了!”
  
  李大刚抱着头,呜呜地哭。哪知小梅却火气更大了,狠狠地踢了李大刚两脚,说:“你算什么东西!我告诉你,这两脚是我替你亡妻踢的!”跟着又踢了大刚两脚说:“这两脚是我替你丫头踢你的!”
  
  李大刚不动,还是哭。小梅揪住李大刚的耳朵,说:“哭,还哭!起来,对你亡妻说,现在就去把孩子接回家!说啊!”
  
  李大刚看着小梅,嘴角抽搐了几下说:“已经接回家了。”
  
  小梅长长出了一口气,瞪了一眼李大刚,跟着就又翻手提包,拿出描眉笔,走到墓碑后想了想,写道:妈妈无亲后,母爱一般深!然后转回墓碑前,说:“不知道咱俩谁岁数大,我也叫你小婷吧。我只想说,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已经在你的墓碑后,立字为证了。你就放心吧,我不会亏待她的!”
  
  李大刚不哭了,傻傻地看着小梅说:“什么?你,你不跟我离婚?”
  
  小梅狠狠地瞪了李大刚一眼说:“离婚的事,先记着。不过你也别高兴,要是你敢对咱那一双儿女不好,尽不到父亲的责任,立刻就离婚!”说完,对着墓碑深深鞠了一躬,接着道,“你还有什么话对小婷说吗?要是没有,走,咱现在就回家,我要好好看看咱家闺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