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朋友拿来用

时间: 2018-02-07

  交朋友要讲究用处
  
  这几年,庙街上考出去的大学生不少,但回庙街的,只有孟有朋一个。庙街是个小地方,能提供的“好工作”不多,今年,洪武市事业单位公开招聘,庙街附近的市自来水公司要招一名文员,孟有朋杀出重围,成功摘冠。
  
  另外几个竞争对手也是庙街人,他们有的所上大学比孟有朋好,有的比孟有朋有实践经验,但孟有朋为啥能胜出?孟有朋的老爸,绰号“小孟尝”的孟万来道出了秘密。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父子俩聊天,孟有朋还未上岗,孟万来递给他一根烟,孟有朋惊奇地看了老爸一眼,把烟推了回去:“爸,你这是干啥?我高中时偷吸烟,你追了我半条街,逮住后把我打了个半死,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呢。”
  
  孟万来笑着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后,你得学会吸烟了。”
  
  听见这话,有朋妈插嘴了:“吸烟有啥好?还没见过当爸的教儿子学坏的!”
  
  孟万来笑着解释,虽然大家都知道吸烟不好,但在庙街,烟是男人交际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不吸烟,在交朋友上面就吃亏。儿子不仅要学会吸烟,还得学会喝酒。三杯两盏酒,十万朋友有。儿子名为“有朋”,即有希望儿子广交朋友之意。
  
  吸烟又喝酒,孟有朋最怵这个。真正的朋友,哪儿是这两样东西换来的?孟万来摇头道:“别看你是大学生,但你根本不懂啥叫‘朋友’。踏入社会前,交朋友讲究人品,参加工作后,交朋友要讲究‘用处’,也就是说,有用的人,才能成为你的朋友,没用的人,人品再好,也用不着费心。”
  
  这么市侩的论调让孟有朋很不以为然,他觉得干好工作才是头等大事,至于老爸所说的“朋友”,不过是酒肉朋友罢了。看到儿子的态度,孟万来气不打一处来:“你小子懂个啥?要是没我那些‘酒肉朋友’,你能进得了自来水公司?”
  
  孟有朋这才知道,自己之所以面试分较高,是爸爸在背后使了劲儿。爸爸的绰号不是白得的,自来水公司的副经理赵一贺是他多年前在酒桌上认识的,那时孟有朋才上高中,孟万来高瞻远瞩,跟还是小科长的赵一贺一直保持着朋友关系,赵一贺结婚生子等红白喜事他都送了大礼,最终,赵一贺也在紧要关头帮了他孟家一把,将孟家这些年的投入一下子给回报了。
  
  孟有朋这下老实了,按照爸爸的嘱咐,上班后,他就主动接近赵一贺,每天一大早就给赵一贺的办公室打扫卫生,整理他办公室里间的床。在酒桌上,只要有机会,他就替赵一贺挡酒,所以经常酩酊大醉地回家,惹得妈妈很是心疼。孟万来看着一脸痛苦地对着垃圾桶呕吐的儿子,虽然也很心疼,但他仍然坚持说:“这是必经的阶段,酒量锻炼出来就好了。”
  
  没多久,孟有朋便赢得了赵一贺的喜爱,赵一贺经常在大会小会上表扬孟有朋,说他虽然是新人,目前还在试用期,但表现比很多老员工好得多。公司里不乏精明人,有人知道赵一贺跟孟万来是朋友,在私底下一说,大家就都知道,孟有朋是赵一贺的人。
  
  既然是赵一贺的人,大家就不敢小觑孟有朋,对他都客客气气的。孟有朋虽然在试用期,但并不需要谨小慎微,这让他感觉颇好,孟万来得意地说:“怎么样?交有用的朋友好使吧?”
  
  鸡鸣狗盗之徒,在关键时刻都有大用
  
  可天有不测风云,赵一贺突然倒台了。公司领导层表面上一片祥和,实际上却暗流涌动,彼此间斗争非常激烈,赵一贺在斗争中失败,提前病退。而孟有朋忽然失去了靠山,又是公认的赵一贺的人,领导虽然不至于给他一个小兵穿小鞋,但是不重用不提拔那是肯定的了。仅仅半年工夫,孟有朋就明显地感觉到了工作上的不顺,以前客气的同事忽然换嘴脸了,工作上孟有朋稍微出现点差错,没人帮他说话了。
  
  孟万来很后悔,他以为赵一贺能罩得住儿子,没想到他倒得这么快。孟有朋很苦恼地对老爸说:“即便他不倒,也帮不了我多少。我们年龄相差那么多,地位又那么悬殊,怎么可能做朋友嘛。为了他,我得罪了其他同事,现在真是四面楚歌……”
  
  孟万来问:“难道,你在公司里就没交上其他有用的朋友?”
  
  孟有朋苦笑道:“我一开始就跟赵总那么热,戴着有色眼镜挑人,谁要跟我热乎,就会被视作向赵总献媚。在公司里,谁是谁的人,都已经形成阵营了,因为我刚去,赵总的人不会重视我,其他领导的人不敢靠近我,少数几个谁的人也不是的,往往不是特牛的人就是特没用的人……”
  
  儿子这么一说,孟万来更后悔了,不该让儿子走上层路线,他一个小兵,走这个路线对他帮助不大,还容易招来嫉恨。如今之计,只好让儿子先像乌龟一样缩着,等机会再说了。
  
  说机会,还真来了机会。四个月后,新城区自来水分公司成立,自来水公司内部调人,孟有朋赶紧报名,很快就被派到了新公司。来到了新环境里,孟有朋吸取教训,夹着尾巴做人,低调,稳重,日子平和了许多。
  
  不久,孟有朋交了一个朋友:司机小吴。小吴是个烟鬼,一天能吸三包烟,吸得瘦骨嶙峋的,像旧社会的鸦片鬼。小吴名声也不太好,见了女孩子就走不动路,那眼神直勾勾的,女孩子被他一看,觉得有被他眼神脱光衣服之感。孟万来得知后,赞扬儿子有眼光。这个小吴给总经理开车,老总非常信任他,之后在老总面前帮孟有朋说几句好话,那可顶用得很。而且小吴身份低微,跟他交朋友,别人也没什么闲话说。
  
  新城区离老城区较远,虽然有公交车,但车次少,上下班很不方便。跟小吴交上朋友后,小吴经常利用工作之便,让孟有朋搭便车。小吴人虽磕碜了点,但驾驶技术没的说,一路上风驰电掣,十几分钟就开到庙街,然后接过孟有朋递上的一根烟,潇洒地打着方向盘离去。街坊邻居瞧见了,觉得孟有朋老坐老总的车,一定得到了公司重视,见了孟万来夫妻俩就夸他们的儿子懂事,孟万来夫妻俩脸上乐开了花。
  
  这天深夜,小吴打来电话,让孟有朋去一趟“金碧辉煌”夜总会。孟有朋不知道什么事,妈妈抱怨说:“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在那儿也不会有啥好事,你就说已经睡了,别去了。”孟万来却想想说:“带上钱去吧,要别人有用,咱自己也得对别人有用才成。”
  
  孟万朋去了,回来时一脸沮丧。原来小吴请了几个朋友,又是唱歌又是喝酒,还叫了几个美女作陪。到付账的时候,小吴一摸口袋,发现没带钱,要签单记账。在洪武市,能在夜总会签单的人都不简单,经理一问,得知小吴仅仅是个司机,就讥笑道:“你老总在这里还不能签单呢,更何况你这个瘦猴子了。”小吴大怒,叫道:“爷爷我今天就没带钱,以后要想用水,就趁早放聪明点儿……”
  
  话还没说完,经理一挥手,几个虎背熊腰的保安上前扭住了他,俩耳光扇过去,小吴就醒了,马上求爹告娘地求饶。经理让他打电话找人送钱,小吴第一个就想到了孟有朋。孟有朋拿着几千块的账单,手直抖:自己一个月才两千块钱,这可是两个多月的工资啊!最后,想起老爸的话,他一咬牙,将钱付了。扶着小吴出去时,小吴骂骂咧咧:“等着吧,回去后我一定停他们的水……有朋,你放心,这钱我明天就给你。”
  
  孟有朋苦笑着说:“没事,不急的……”
  
  果然,之后小吴再也不提钱的事了。但公司进行中层干部选拔时,作为评委的老总对孟有朋印象不错,给打了个高分,孟有朋因此而升职,他猜想小吴一定在老总面前使了劲儿,因此,那笔钱从此再也不提了。
  
  孟万来由此总结道:“历来鸡鸣狗盗之徒,在关键时刻都有大用处。孟尝君靠鸡鸣狗盗而脱险,小吴身上毛病虽然多,但在关键时刻派上大用场,这个朋友交得好哇。儿子啊,你得好好分析一下,小吴跟老总没有啥特殊关系,他为啥能得到老总的信任呢?”
  
  孟有朋早就奇怪了,小吴只有初中学历,以前还因盗窃被劳教过,后来学会了驾驶,跑了几年长途,在跑长途的时候不免寂寞,在路边野店里染上了脏病,因此到现在还没结婚。这样的人,居然被老总信任,恐怕不仅仅是因为他驾驶技术好吧?
  
  在酒桌上,他几次问小吴,小吴都说:“没啥特别的,办事勤快点,开车稳当点,对老总来说就够用了。”
  
  最后一个有用的朋友
  
  孟有朋觉得有道理,职场上,一定要让自己变得对领导有用,方能升职。他一方面钻研领导的爱好,同时,又广泛地结交像小吴这样的身份普通但是位置又特别重要的朋友。甚至,他还特意扩大朋友面,不再局限在公司里,平时利用工作机会,结交其他领域的朋友。比如公司引进网络时,他结交了电信公司的朋友,朋友打了个招呼,自家的网络宽带就由2M升为4M,费用还跟原来的一样;给电厂通水时,认识了一个朋友,对方的大哥在电厂医院任院长,电厂医院别的科室一般,但是在治疗肝病上很有名,孟万来肝硬化,院长安排主任大夫治疗……
  
  孟有朋的关系网越来越大,运用得也越来越纯熟,出门办事的确方便了不少。但妈妈却抱怨儿子不仅学会了抽烟喝酒,而且成了“烟鬼”“酒鬼”,每天晚上回来得都很晚。孟万来笑道:“回来晚说明他朋友多,没本事的男人回家都早。”妈妈只好叮嘱儿子:“喝酒了,就别骑电动车了,打个车回来,别光顾着省钱。如今醉酒驾驶而出事的人不少……”
  
  孟有朋哈哈笑道:“妈,跟朋友出去,我根本不骑电动车。朋友那么多,随便挑几个都有车。”
  
  没想到,妈妈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的。一天晚上,小吴招呼朋友聚餐,孟有朋也去了,酒桌上,有一个新面孔,此人在民政部门工作,孟有朋眼睛一亮:“这个朋友好,以后帮老爸老妈办社保等方便多了。”酒桌上,他跟这个新朋友很热乎地说话,觥筹交错间,说了不少肝胆相照的话,酒酣耳热时,朋友一拍胸脯:“有事招呼兄弟,兄弟一定帮忙。”
  
  大家兴致很高,都喝得酩酊大醉。酒宴散场时,小吴要开车送大家回家,民政局的朋友大着舌头说:“我不用你送,我打个车回去,你送其他兄弟吧。”说罢,他招呼了一辆“的士”就走了,其他几个人坐另一个朋友的车回了,还有两个人跟孟有朋一起坐小吴的车。孟有朋虽然喝醉了,但是脑袋还清醒,上车前,他纠结了一番:小吴醉成这样,能开车吗?小吴见他不上车,就拍着喇叭叫:“有朋,不相信哥们的技术是不是?那个民政局的家伙,刚跟咱认识,不好意思坐咱的车,咱几个不同,都是铁哥们好兄弟……”
  
  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孟有朋咬咬牙就上了车。小吴的技术真没的说,车开起来并不晃荡,而且深夜里路上人也少,孟有朋等人一会儿就放松了警惕,迷糊过去了。等再一睁眼,孟有朋打了个激灵:小吴居然睡着了,而车在开!
  
  他正要大叫,忽然“砰”的一声,车跟一辆载煤的车撞了个正着……
  
  载煤的司机超载,他不敢在白天里开车,选择在晚上,由于疲倦和路上车辆少,他不知不觉地眯上了眼睛,谁知一眯,眯出了一场车祸和四条人命——小吴那辆丰田车上的四个人全部死亡。
  
  孟有朋的死,让孟万来夫妻俩痛不欲生。有朋妈妈边哭边捶老公的胳膊:“都是你,如果不是你让有朋学抽烟喝酒,结交那些乌七八糟的人,他怎么会……”孟万来欲哭无泪:“老婆,我是想让他事业上腾飞啊,谁想还没飞起来呢,翅膀就折了,呜呜……”
  
  尸体在殡仪馆里躺着,等待着火化。在殡仪馆里,他们见到了小吴的爸妈,小吴爸妈红着眼睛说:“我这孩子,即便不出车祸,他也活不长——他原本不吸烟,自从给老总开车,就吸上了。因为老熬夜,老总在夜总会里寻欢,他在外面守着,不敢睡,还得瞅着放风,为了提神,他就一根接一根地吸……”
  
  没想到,小吴是这么得到老总信任的,这个代价也太大了。四个老人正抹泪唏嘘,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说:“叔叔阿姨,我是孟有朋和吴小军的朋友,那天晚上,我们在一张桌上喝酒,我跟他们说是民政部门的,其实,我在这里工作,只是不好意思跟他们明说。现在有不少人等着烧,要按正常程序,你们得等到三天后了,我刚才在电脑室给哥们打了个招呼,将你们的序号提前了,今天下午,就能烧了,你们准备一下吧——我这也是帮朋友一个忙吧,谁让我们朋友一场呢。”
  
  孟万来傻了,他没想到,儿子交的最后一个“有用”的朋友,居然帮了这么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