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特殊考验

时间: 2018-02-07

  毛脚女婿见家长历来不是一件容易事,可是,对刘良来说,等待他的将是一场更加严峻的——
  
  ※热情“丈母娘”※
  
  恋爱三年,该开花结果了。刘良跟女友小娜谈婚论嫁,但结婚前,得见家长。刘良自然要精心准备一番,问小娜未来岳父岳母都喜欢啥,小娜忽然吞吞吐吐起来,细问,她才说:“我爸妈,早就离婚了。现在,他们都另组了家庭——咱们得见四个人。”
  
  刘良头大了。其实,他以前跟小娜去过她家的,但当时来去匆匆,叔叔阿姨都招待得蛮亲热的,丝毫看不出异常。现在想来,阿姨亲热得有点过了,按道理说,婚姻是女儿的头等大事,做母亲的,自然是先挑剔再审视,认可之后才会疼爱的,不可能第一次见面就笑逐颜开得连他家事都不问。原来她是小娜的继母啊,热情招待刘良,是心里无负担,只是为了讨好老公罢了。
  
  小娜父母离异后,考虑到父亲经济条件好,对孩子教育成长环境有利,妈妈就同意女儿跟父亲。后来,妈妈又嫁了人,后爸是国企干部,也很有钱,小娜希望母亲过上幸福的生活,所以不常去打扰他们平静的生活。眼下,要结婚了,无论如何,得跟亲生母亲说一下。
  
  小娜将母亲的喜好说了。首先,母亲喜欢诚实稳重的男人;其次,这个男孩可以没多少钱,但一定要对婚姻忠诚;再次,满足以上两个条件的基础上,当然越有钱越好。刘良一听乐了,嘿,这倒没啥难的嘛。刘良精心挑选了几样保健品,跟着小娜回到了家乡城市。飞机一落地,刘良就从租车行租了辆车,载着小娜回家。路上,小娜跟妈妈联系上了,可没想到,半年不见,妈妈搬家了。按照提示,车七拐八拐,拐到了一处破旧的小区里。
  
  ※别扭“老丈人”※
  
  那是一个上世纪80年代的小区,当时可能很时髦,但现在红墙斑驳,出入的净是附近卖菜打工的人。小娜妈妈在楼前等候,见了他们俩,她哽咽一声“闺女”,便把小娜搂进了怀里,眼泪“啪嗒”落了下来。
  
  小娜看着妈妈衣衫老旧眼睛通红的落魄模样,不由一阵心酸,她抱着妈妈嘤嘤地哭了起来。刘良提着东西,在一边尴尬地看着,想象中的欢喜场面居然演变成悲情拥抱,落差好大。
  
  平静下来后,小娜将刘良介绍给了妈妈,妈妈瞅了他一眼,“哦”了一声,然后目光转向了旁边不远处的车,先问一句“你的车”?目光随即看到了车身上的“神州租车”字样,便不说话了,拉着小娜的手上楼。爬楼梯时,她断断续续地讲了事情经过:三个月前,老公的儿子厂子现金流紧张,银行又紧缩银根,只有大型国企才能获得贷款,像他的这种中小企业根本拿不到款子,无奈之下,他居然以高息向地下钱庄拆借,本想着一笔销售款回来后就能赶紧填上,没想到客户的生意关张了,人也消失不见了,那笔钱没要回来,钱庄的钱还不上,拖了又拖,利滚利之下,欠下的钱居然是天文数字。钱庄的经营者都是有背景的人,不还钱就往房门泼油漆,之后还有人身威胁,一家人不胜其扰,为了帮儿子渡过难关,小娜继父就把房子卖了,连同积蓄一同给了儿子,眼下,夫妻俩一贫如洗,遭此打击的继父性情大变……
  
  说话间,进了家,继父躺在客厅的躺椅上,赤着上身,看到客人来了,只是略微抬抬身,嘴里咕噜了一句:“来了。小娜,坐,那个谁,坐。”
  
  屋里陈设简陋,刘良打量了一圈后,忽然开口说:“叔叔阿姨,你们的事情,我了解了大概。事情既然这样了,苦恼也没用。钱财是身外之物,人健康才是最大财富。这样吧,我们俩买的房子上个月交房了,你们俩倒不如去我们那儿,一来,换个环境,换种心情,二来,房子需要装修,我跟小娜工作忙,没工夫打理,你们俩有经验,帮我们监工……”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小娜赶紧补充说:“我跟刘良准备结婚了,这次回来,就是想看看你们……”
  
  妈妈说:“小娜,我这个家现在是烂包了,不仅帮不上你们忙,以后说不定还得靠你们了。我身体一向不太好,你王叔叔身体也坏了,光药费每月就得一千六七,他儿子我们是指望不上了……”
  
  小娜担心地看了刘良一眼,两个人收入也不高,买房子的钱,首付是他家里拿的,自己家没出一分,还是个巨大的负担,他能乐意吗?刘良笑着说:“阿姨,你放心吧,我虽然不是什么大款,但家庭责任我是要承担的。你们俩以后就跟着我们过,到时候我爸妈偶尔也会过去,你们四个人,正好凑成一桌麻将。”
  
  小娜妈妈脸上荡漾起了笑容。谁知,小娜继父瓮声瓮气地说:“没亲没故的,我可不去。你去就自己去,去了就别回来了!”
  
  刘良又尴尬起来,小娜小声说:“都这样了,还不改臭脾气……”
  
  吃过简单的午饭,妈妈洗碗,刘良跟小娜跑过去帮她。关上房门,小娜说:“妈,瞧你活得多委屈。”妈妈叹息一声说:“二婚女人,还说什么呢。都习惯了,日子凑合着过吧。”
  
  三个人到外面散步,妈妈跟他们俩讲了自己这几年的生活。她二次嫁人后,丈夫脾气大,在家里是甩手掌柜,粗活累活都是她干。儿子是有钱人,财大气粗,对继母也不是太友好,拿她当用人。她偷偷去学校看女儿,给女儿点钱,都得筹划好久……
  
  听着听着,小娜的眼泪流了下来,她红着眼睛说:“妈,你真辛苦。我以为你会过得幸福,没想到居然是这样。我爸活得那么滋润,你这么辛苦,太不公平了。同样是离婚,男人为什么受益,而女人则大多数受苦?要是婚姻的结局这么悲剧,我还结婚干吗?”
  
  刘良一听,马上一把拉住她,急切地说:“宝贝,我不会和你离婚的,我疼你都来不及,坚决不会让你重走咱妈的路的……”
  
  当着妈妈的面,他这么亲昵,小娜不禁脸红了,推开他,妈妈笑了:“好,真情流露,刘良,女儿交给你,我放心!”
  
  ※真情一家亲※
  
  刘良笑了起来,有了这句话,他算过关了。回去后,小娜妈妈说动了老公,他居然同意跟他们去了。两天后,四个人坐飞机回去,刘良租住的两居室小了,他马上换了个大的条件好的,还特意将有空调的大房间给小娜爸妈住。小娜妈妈说:“房租这么贵,住小房子就好。”刘良笑着说:“贵就贵吧,挣钱就是花的,花到人身上最值当。”
  
  之后,一下班,刘良就带小娜继父出去散步,两个男人下下棋,说说话,继父的情绪好了很多。不久,两个老人便开始着手负责新房装修事宜,刘良将钱交给他们,其余事便不管了,账目从来不看,连继父的烟从五块钱的升格到十五块的都视若不见。
  
  两个月后,房子交工。刘良和小娜到新房去看,一开门,两个人惊呆了:装修由简装变成了精装,而且,一看便知由设计师精心设计过,细节处理得非常好,施工队肯定不是游击队,而是专业的家装公司做的。家具全是高档的,别致清新。刘良的预算是三万块,而这个装修,最起码得八万块钱。
  
  两个年轻人怀疑自己走错门了,旁边的小娜妈妈笑着说:“没错,就是咱的家。刘良,我跟你叔叔并没落魄,为了测试你,我们故意装落魄的。这些天,你对小娜,对我们,都是真心地好。将心比心,我们也不能亏待你们。这个装修,就是我们俩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
  
  原来,小娜妈妈跟女儿见面不多,相隔万里的,仅凭三言两语,她又判断不出小娜男友的好坏,于是,她跟丈夫商量了一番,用苦肉计测试。在贫穷和负担面前,刘良没有退缩;在爱情和责任面前,刘良勇敢地守护和承担。
  
  面对小娜妈妈的称赞,刘良不好意思地说:“阿姨,你们过奖了。其实,我爸爸很早就去世了,我妈妈跟你一样,又嫁人了。我的继父只是一个普通工人,性格暴烈,但对我非常好,我有错,他就打我,他是完全拿我当亲儿子来养,辛苦供我上学,不图什么回报。由己推人,我对待小娜的妈妈和继父,也要拿他们当亲生父母看……”
  
  小娜还没去过刘良家,她哽咽着说:“老公,咱爸喜欢什么,你告诉我,他那么爱你,一定也会像我妈妈这样对我测试的,我一定要通过他的考试,做他的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