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我要保护你

时间: 2018-02-08

  劫财劫色案件频发,幸好李雯一个电话就招来了“护花使者”。可是,她真的安全了吗?
  
  下班后李雯坐在公交车上,听到旁边几个女乘客在说最近市郊不太平,发生了好几起劫财劫色的案件。李雯心里不免犯嘀咕,她拿出手机打给同事小芸:“我给你表哥一个当护花使者的机会,让他穿迷彩服开摩托车来西关站点前面的三岔路口送我回家。”小芸满口答应。
  
  小芸前段日子一直向她推荐她那当警察的表哥孟达,李雯对警察这工作有点担心,一直没答应见面,没想到今天刚好派上用场。小芸老说她表哥属于耐看型的,李雯倒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个耐看法。
  
  车到西关站点时,夕阳已经下山了,风有点大,李雯下了车,远远看见一辆摩托车停在三岔路旁边,她走上前去,看见一个穿迷彩服的男人正俯身在检查火花塞,她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孟达你好,等很久了吧?”
  
  男人站起身来看她,四目相对,李雯心跳加速:还真是一个耐看型的帅哥。高大帅气的他表情有点紧张:“刚到,刚到。”李雯故作大方说:“那我们上车走吧!”
  
  孟达看着摩托车犯难:“可是……”李雯反应奇快:“不会是火花塞坏了吧?”孟达尴尬地笑了:“你真聪明!”李雯心里反倒有种莫名的高兴:“那我不管,你必须陪我走一程。先锁上车,回头你再叫人修吧。”孟达只得照办。
  
  这是一段非常偏僻的公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青山,要拐过两道弯,再上一段坡,才能到李雯的住处。往常走这段路时,李雯吹吹风,想想事,很快就到家了。但想到刚才车上的传闻,李雯还真有点害怕,好在身边有孟达这个护花使者,让她安心不少,忍不住向他靠近了一点。孟达明显有点紧张,一路上李雯问一句,他就答一句,像个机器人一样。
  
  这时,一辆摩托车由远及近地从后边驶来,经过他们身边时突然放慢了车速,车上的男人冲他们俩吹了一声尖利的口哨,一脸坏笑地说:“哟呵,小两口挺浪漫的嘛!”
  
  李雯注意到摩托车手左眉旁边有个刀疤,看上去一脸凶悍。凭着女人特有的第六感,她察觉这个人不太对劲。
  
  果然,过了第一道弯,李雯就听到一句响雷似的大喝:“站住,不许动!”这个凶悍的刀疤男猝不及防地从路边蹿出来,左手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刀:“把身上的钱都给我交出来!”
  
  李雯身边的孟达临危不惧,神情很淡定:“我说兄弟,拿刀的时候手不要抖。”说着就要挺身而出。李雯听了差点笑出声来,一股敬意油然而生。
  
  刀疤男明显被激怒了,他的右手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来:“妈的,你过来试试!”孟达顿时停住了脚步,李雯看见他瞪大双眼,眼里有掩饰不住的惊恐。
  
  刀疤男凶狠狠地喊道:“快点把值钱的东西全装进包包里,扔过来!”李雯手脚止不住地颤抖,孟达一边紧紧盯着刀疤男的一举一动,一边慢吞吞地从口袋里掏钱,放进李雯的皮包。
  
  李雯把装有钱物的皮包丢到刀疤男的脚边,暗暗祈祷他拿到包后赶紧走人。谁知刀疤男看了一眼包,又看了看李雯,突然眼里放出异样的光芒:“小妞长得不错,嘿嘿,把你男朋友的皮带解下来,把他反手绑起来。快点!”
  
  闻听此言,李雯面如死灰,孟达更是怒目圆睁,大喝一声:“你这个混蛋想干什么?”刀疤男一脸坏笑:“很快你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小妞快点动手,告诉你们,老子手上这枪已经有几条人命了,不在乎多开几枪。”李雯的心在滴血,孟达意味深长地看了李雯一眼,自己解下皮带递给李雯,咬着牙低声说道:“你早晚会落到我手上!”
  
  刀疤男根本不怕孟达的威胁,他催促李雯快点动手。李雯只好接过皮带,慢吞吞地绑着孟达的手,寻思要怎么不落痕迹地留个活结,让孟达可以顺利逃脱去搬救兵,逮到对面这个杀千刀的混蛋。可是,刀疤男的声音无情地粉碎了她的如意算盘:“男的转过身去,我要看着小妞绑,别耍心眼,否则老子毙了你们!”
  
  在刀疤男的眼皮底下,李雯只能老老实实把孟达的手捆绑结实。只见刀疤男飞起一脚,踹向孟达的背,孟达痛苦地惨叫一声,扑倒在地爬不起来了。刀疤男把枪插回腰里,从口袋里掏出一本东西塞到李雯手里,然后飞扑过去按住孟达,从腰间解下自己的皮带,把孟达的双脚也绑住了,并从孟达腰间搜出一把军刀,小腿肚边找到一把匕首。
  
  刀疤男塞到李雯手上的,是一本警员证,打开一看,署名孟达,右边证件照上的那个人,左眉旁边有个刀疤。李雯大脑一瞬间短路了:原来刀疤男才是孟达,那地上的男人又是谁呢?刀疤男孟达起身笑着对她说:“李雯小姐,你的这个半路男朋友是最近劫财劫色的悍匪,刚才我故意骑车经过你们时已经认出来了。”
  
  李雯所有的恐惧变成一股无以名状的怒火,她冲到孟达面前,甩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你要抓人就抓人,他要反抗你就开枪,干吗这么吓我?”说着忍不住哭起来。
  
  孟达摸摸吃痛的脸,抱歉地解释:“我们已经跟踪这帮劫匪很久了,这个是头儿。下午我们刚抓了个他的手下,供出他在这一带出没。我们就领命便衣分路搜捕,我搜西关站点这区域,接到小芸电话时我就在附近,就打算过来接你,反正我看过你的照片认得你,没想到这家伙正好撞到我枪口上了。我本打算要直接抓他,可又怕他拿你当人质。这种亡命之徒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只想抓他归案,不想对他开枪,更不想你出什么事!”
  
  李雯看着眼前这个刚才还一脸凶悍的刀疤男,现在却成了苦口婆心的警察。小芸说得一点都没错,他这个表哥啊,还真是耐看型的——初看吓人一跳,越看越有味道。
  
  倒在地上的匪首突然大笑:“没想到你小子是个臭警察,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孟达转过身看他:“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落网了还自己叫好的匪徒,你倒是说说怎么个好法?”
  
  匪首眼神复杂地看着李雯:“老子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栽在你这个警察手上我心服口服。我看她是个天真可爱的姑娘,对我毫无防备,完全信任,老子不希望她在我眼皮底下被人欺负。”
  
  李雯想想真是后怕,她跑过去大声骂他:“你少装好人,混蛋你等着坐牢吧!”
  
  孟达看看李雯,又回头看看匪徒说:“看来你还有那么一点点人性,希望你在里面好好改造,将来能够重新做人。”
  
  孟达拿出手机拨通号码:“喂,我说弟兄们,你们到了没有?抓紧点,我还要送一个天真可爱心不设防的姑娘回家呢!”李雯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烫,她小心翼翼地把孟达的警员证放进包包里,甜甜地想:“今晚回家要好好看个清楚,免得下次又认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