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瞧这老哥俩

时间: 2018-02-09

  住高楼华厦、穿绫罗绸缎、吃山珍海味,都抵不过至亲在身边的关怀。
  
  老李头住在福禄家园,是个旧小区,设施简陋。他的棋友老孙头住在对面“东方之珠”,是栋高档电梯公寓。他们俩经常在楼下广场的一个亭子里下棋。
  
  如果老李头输棋,他总想找点平衡,他知道老孙头独居,便说:“还没买菜做饭吧,赶紧去!我就不一样喽,我儿子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饭菜,回家端起碗就可以吃啦!”老孙头知道他在挤对自己,因为赢了棋自己也不计较。如果老孙头输了,他也会含沙射影地说:“我儿子又从国外给我寄钱了,今天我要买只烤鸭,配一瓶洋酒好好吃一顿……对了老李头,你吃儿子做的饭也该腻了吧,要不上我家去,我一个电话,想吃啥别人就送上门。”老李头知道老孙头在显摆自己有钱,只在鼻子里轻轻地“哼”一声。
  
  这天上午,老孙头状态不好,一连五局全是输。为了散心,他来到附近一家大超市闲逛,进门时,老孙头看见一个年轻保安正在那里搬运手推车,这小伙子长得跟老李头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老孙头想,难不成他是老李头的儿子?老李头曾神神秘秘地说儿子上班的地方是个机密单位,不方便说。要是所谓的机密单位只是超市,那自己可得好好戏弄一下他,不光能解了上午输棋的不快,还能让老李头以后都嘚瑟不起来!
  
  想到这里,老孙头凑到小伙子面前,看到他工作名牌上写着“李玉刚”,哈,也姓李,八九不离十,就是老李头的儿子!于是,老孙头推着推车,买了一袋进口大米和几包水果,结完账故意当着李玉刚的面,将推车推出了商场外。果然,李玉刚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拦住他说:“大爷,商场推车只能推到门口,不能出去!”老孙头说:“我就住东方之珠,我推回家马上还回来。”李玉刚解释道:“大爷,这是规定,请您谅解。”老孙头面露不悦,说道:“小伙子,你过来拎拎,我买的大米和水果,我一个老人家,你让我抱回去?如果不让我用推车,你得给我想个办法!”李玉刚笑着说:“大爷,对不住您。这样吧,我就住您对面的小区,要是信得过我,您给我留一个详细地址,我下班以后就把这些东西给您送过来,怎么样?”老孙头一听他住在对面,基本确定他就是老李头的儿子了,他等的就是李玉刚的这句话,如果李玉刚不提出来,他自己也会提出来。
  
  老孙头答应了,他一再强调:“小伙子,我这些水果和大米价格不便宜,一定要准时送到!”
  
  回到家,老孙头给老李头打了电话,说上午输太惨,下午要在自己家“报仇雪恨”,让他务必过来。
  
  这是老李头第一次来老孙头家,一进门,他就被老孙头家里金碧辉煌的装修刺得睁不开眼。老孙头一个人住着这么大的房子,光客厅就有自己整套房那么大。老李头嘴上不说,心里可羡慕了。
  
  老孙头摆出棋子开始厮杀,老李头愈战愈勇,赢了好几盘,可并不见老孙头生气。不知不觉,几小时过去了,老李头说:“你今天心不在焉,还是下次再下吧!再说了,刚才我来你家的时候,看见单元门口贴着一个通知,说傍晚六点左右电梯停运,我还是先回去吧,要不然你这22楼,我可下不去了。”
  
  老孙头说:“我怎么没看见通知?你看错了吧!别着急,我在商场买了很多进口水果,一个人吃不完,一会儿就送来了,你一定要吃了再走。”说完,又摆好了棋子。
  
  老李头拗不过老孙头,只得继续下棋。正在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时,门铃响了。老孙头站起来,说:“送货员上门了,现在这个社会真是太方便了,只要给钱,就有人替你跑腿!”老孙头打开门一看,只见李玉刚肩膀上扛一袋米,手里拎着一大口袋水果,累得直不起腰来,一颗颗汗珠从他脸上滚落到地上。李玉刚放下米,气喘吁吁地说:“大爷,东西我给你送来了。”
  
  这时,李玉刚看见父亲坐在屋子里,惊讶地叫道:“爸!您怎么在这里?”老李头皱着眉、绷着脸,一言不发。老孙头故作惊讶地说:“你……你是老李头的儿子?不会吧!老李头说,他儿子是在国家机密单位上班呢!这……”
  
  李玉刚憨厚地摇摇头,老李头气得脸色发灰,站起来怒气冲冲地说:“玉刚,走!”因为坐太久,老李头脚麻了,疼得又跌坐回沙发上,李玉刚赶紧过来帮他揉腿,说:“爸,电梯停运了,您腿不好,我背您下去。容我喘口气,刚才扛了那么多东西上楼,实在是累坏了。”
  
  老孙头一听这话,不禁愣住了,原来老李头说电梯停运是真的!这么重的东西,李玉刚竟然扛着走到了22楼!老李头一定觉得自己是故意的!“报仇”的快意被内疚取代,老孙头赶紧抽出300元钱,递给李玉刚,说:“小伙子拿着。”
  
  老孙头话刚说完,只听“哗啦”一声响,老李头怒不可遏,掀翻了桌上的象棋。他指着老孫头说:“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吗?22楼这么高,我儿子累成这样,还让我眼睁睁看着,老孙头你真黑心!”老孙头赶紧解释:“我……我真不知道电梯会停运。”老李头不听,絮絮叨叨地数落道:“你这个死老头,吃过儿子做的饭吗?有人在身边嘘寒问暖吗?你想说话有人听吗?房子大有啥了不起,还不是一个人,孤单寂寞!”李玉刚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见父亲生气,二话没说蹲下身来一把将父亲背起来,对老孙头说:“大爷,我答应你的事做到了,送货费我是不会收的。我走了。”说完就出了门。
  
  老孙头追了出去,只见老李头挣扎着要从儿子背上下来,李玉刚不让,满脸是笑地说:“爸,儿子有的是力气,您就给我这个机会吧。”看着爷儿俩远去的背影,老孙头五味杂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从那以后,两个老头就再也没有往来。
  
  一晃过去一个多月,这天,老孙头在亭子里看见老李头,把他拉到一边,在他耳边说:“我儿子回来了!”老李头以为老孙头又显摆,别过脸去不理他。哪知,老孙头动容地说:“你数落我的话,句句都说到我心坎上了,其实我心里是非常羡慕你的,儿子这么孝顺,你不舒服还愿意背着你。我生病时花高价请过最好的看护,可我感觉得出来,他们打心里只把我当雇主。我儿子原来一直想回国工作,是我不同意。那天你们走后,我想了很久,我再也不阻拦儿子回国了,虽然收入可能差一些,但我们爷俩能在一起。”
  
  老李头听完老孙头的话,突然重重地捶了自己一拳,懊悔地说:“我也被猪油蒙了心,上次从你家回来,我看到了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不由自主地数落我儿子,说他不求上进,房子没你家大,钱没你儿子多,害我丢了老脸。后来,我托了人,把他介绍到一个国外的施工队,他现在正不情不愿地收拾行李呢!我要去拦住他!”
  
  从那以后,广场上的亭子里又常常有两个老头在那里下棋。两个老头再也没拌过一句嘴,两个人看着都乐呵呵的,看不出谁输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