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厅长出了两道题

时间: 2018-02-12

  这两天,县教育局的毛局长忙得要命,省教育厅突然要来他们县调研检查,而且由年过半百的罗厅长亲自带队。毛局长让全县中小学立刻行动起来,课可以不上,但该做的一定要做好:大扫除、写标语、摆花卉、粉刷校舍……
  
  两天后检查团到了,欢迎仪式结束后,厅长秘书偷偷把毛局长叫到一旁,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毛局长,这上面的几个人都是厅长的朋友,能叫来一起吃晚饭吗?”
  
  毛局长嘴里说着没问题,打开纸条一看,见字条上写的几个都是本县各乡镇教办室的主任。
  
  晚饭定在县里最好的酒店常乐居,晚上厅长走进包间,见屋里已经坐着好几个人了,点点头,笑着说:“毛局长,他们是我让叫来的那几个吧?”
  
  毛局长赶紧说:“是的,是的。”
  
  几个主任“哗啦”一声全站了起来。
  
  众人落了座,罗厅长把酒杯端到鼻子跟前闻了闻,放下了:“我闻着这酒不怎么好吧?”
  
  一句话说得毛局长满头都是汗,赶紧把服务员叫过来小声问了一下,这才底气十足地说:“厅长,这酒其实还可以,是泸州老窖,要不换成五粮液?”
  
  厅长摆摆手说:“五粮液就免了,你们这里产一种叫大红花的好酒吧?就上这个。”
  
  话音刚落,站在旁边的女服务员“哧”地笑开了,一桌子的人都盯着她看,姑娘的脸一下子红了。
  
  “姑娘,你笑什么啊?”厅长扭过头来问她。
  
  女服务员赶紧低下头不敢说话,在厅长的再三追问下,她才鼓起勇气说了句:“那大红花酒我知道,两块八一瓶,可这泸州老窖一瓶要好几百块,您却说大红花是好酒。”
  
  厅长乐了:“姑娘,管它是不是好酒,你去给我拿两瓶来,如果你们酒店里没有,你就去帮我买两瓶。”
  
  毛局长立即朝门口撇了撇嘴,服务员很机灵,推门就往外走。
  
  厅长说:“哎,姑娘,慢着,我听说你们这里有种三梅牌香烟,你顺便买两盒来。”
  
  这下满屋的人都蒙了,这三梅烟才两块钱一盒,连过滤嘴都不带,里面裹的全是烟梗,口袋里稍有点钱的人都不抽这烟啊。
  
  毛局长寻思:这大领导果然就是大领导,不讲排场,宁愿喝两块多钱一瓶的酒、抽两块钱一盒的烟,也不留下一个贪吃好喝的名声,这是在给大家上勤俭节约的课呢。
  
  不一会儿,烟酒都买回来了,厅长亲自给在座的每一个人倒了满满一大杯大红花酒,又散了三梅烟,这才端起酒杯说:“那咱们开始吧。”说完,一咬牙,把满满一碗烧酒喝了一大半。
  
  一桌子的人都看傻了。老天,人家五十多岁的厅长一抿嘴就是大半碗,自己还在等什么?赶紧喝吧。于是一个个端起酒,把一碗酒喝得底朝天。能坐在这桌子上的人,哪个不是一官半职的,平日里吃香的喝辣的,哪里喝得惯这样的孬酒,立刻有好几个人喝呛着了,剧烈地咳嗽起来。
  
  饭吃到一半,厅长说:“这样吧,为了活跃气氛,我出几道题,你们来回答。平日里各位都是老师,这次就委屈一下,当一次学生吧。”
  
  毛局长和作陪的几位县领导赶紧带头鼓掌,其他人也跟着鼓起了掌,气氛立刻活跃起来。
  
  厅长说:“那我就班门弄斧了,请问720除以20等于多少?”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傻了,心想这样的题也能叫题吗?这二年级的小学生也能算出来,可看着厅长笑眯眯的神态,谁也不敢站出来回答。
  
  厅长笑起来:“怎么了,嫌这题容易?那我就出道难点的,请问1440除以20等于多少?”
  
  一桌子的人还是没人敢回答,大伙儿大眼瞪小眼,不知厅长葫芦里卖什么药。
  
  厅长脸上的笑意已经没有了:“各位,不瞒你们说,这两道题是别人问我的,我没答上来。我再问你们一道常识题,这次你们要好好回答,在你们县当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评一个高级职称需要多少年,需要什么样的历史和什么样的背景?”
  
  陪坐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如坐针毡,一齐恶狠狠地瞪着毛局长,毛局长早已汗如雨下。厅长叹了口气说:“各位,烟我请了,酒我请了,如果这些问题你们都回答不上来,那我想请你们给我唱首歌。这首歌是给你们写的,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毛局长,要不你先带头唱唱?”
  
  毛局长紧张极了,拿起面前的湿巾擦了擦额头的汗,干张着嘴只唱出一句“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然后开始车轱辘般地唱了一遍又一遍,可就是找不着下一句的歌词。
  
  厅长让大家轮着唱下去,大伙儿一个一个干张嘴却唱不出来,一桌子转下来,只凑了这首歌歌词的一小半。厅长冷笑着说:“怎么,唱不出来啊?我要是点《老鼠爱大米》,估计你们谁都唱得出来吧?我知道,你们现在肯定在心里骂我,当个破厅长了不起,这不是整人吗?今天我不想整你们,可两道题和这首歌我不问你们不行啊,会有人不答应的。”
  
  接着,厅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讲了一下。前段时间,厅长收到了一封老教师的来信,讲他连续十几年评职称未果的遭遇,信的结尾就问了他那两道数学题,1440除以20等于多少?720除以20等于多少?当时厅长坐在办公室里窘极了,真不知该如何回答这道题。厅长说:“今天我让你们喝这种大红花酒,抽三梅烟,看上去是委屈你们了,可这烟这酒都是那位老教师的最爱。他不爱没办法,他工资少,还得省着钱打点各位评个职称,可最后钱还是送少了,十几年没评上。你们肯定想知道我为什么问你720除以20等于多少,可以告诉你们,一条三梅烟20,一条中华720,一条中华烟能买34条三梅烟。老教师省吃俭用,用72条三梅烟的钱,买了2条中华送给了你们其中的一位。也就是我为什么问你们1440除以20的原因。那封信的结尾说出来让人伤心,老教师说自己是新社会的范进,甚至连范进都不如,因为人家范进是54岁中的举,他现在快60了还是中教初级。”
  
  厅长的目光扫了一圈,一字一顿地说:“我想这位老教师你们中很多人应该都认识,他叫刘——长——青。”
  
  “刘长青”三个字一说出来,在座的好几个人手都抖了起来。为啥?原来刘长青老师所在的那个乡镇十几年来换了七八个教办室主任。每一任主任只干两三年,靠着教师评职称捞点钱,捞到好处就拍屁股走人,到另外一个乡镇再去捞点。
  
  此时,毛局长的脸已经像桌子上的那盘卤水拼盘了,他赶紧指着一个瘦子:“李主任,现在刘老师在你那里吧,你赶紧站起来表个态。”
  
  那个李主任哆哆嗦嗦站起来:“怕是这一届刘老师他评不上了。”
  
  毛局长就急了:“为什么评不上?是教龄不够,是教学成绩不够好,还是其他条件不符合?”
  
  瘦子结结巴巴地说:“毛局长,刘老师他哪点都合格,什么条件都具备了,可就是就是……”
  
  “就是个啥啊?
  
  “就是刘老师他上周刚刚去世了。”
  
  毛局长傻了,一屋子的人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