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高价年夜饭

时间: 2018-02-12

  五年来,儿子第一次在大年夜请父母去吃团圆饭,而这,却是一顿来之不易的——
  
  大年夜的晚上,张老头命令老婆坐着看电视。老婆像坐在火炉上,扭动着身子,说:“你让我这样像受刑,难道年夜饭你去做?”老张笑着让她放心,到时保准让她吃上像样的年夜饭。
  
  天暗了,各家各户年夜饭的香味,趁着夜色从四面八方飘过来,钻进了老张夫妻的鼻孔,香味儿就像是锋利的爪子,把人的心都要揪出来了。老婆坐不住了,起来要去张罗年夜饭。老张按住她,笑眯眯地让她耐心再等待一会儿。老婆的眼睛红了:“你看看,外面家家户户都热热闹闹,就家里冷灶……我明白了,你是在等儿子叫我们吃团圆饭?做梦吧。自从娶了那个女人,五年了,隔了两条街,每年都只打电话拜年,没吃过一回团圆饭……”
  
  老张心里也有些急,但嘴里还是安慰老婆:“老婆,人会变的,儿子当了父母,自然懂得做父母的辛苦。再等一会儿,啊?”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老张接通后,大声说:“儿子,年夜饭做好了?让我和你妈这就过去?好好,我们都准备好了,马上到。”电话挂上,老张朝老婆做了个鬼脸:“自寻烦恼,对吧?走吧。”
  
  老婆早已高兴得流下泪来,但仍不放心地问:“真的是儿子叫我们上他家吃饭?”老张说:“你不是亲耳听到了吗?快去给孙子准备包个大红包吧。”老婆听了,赶紧找了个大红包,塞进一千元,装进口袋里,就催老张出门。老张说:“这钱不是想买皮衣的吗?”老婆却嫌他话多,问他给儿子捎什么过去。老张说:“两瓶五粮液,两斤大红袍。”说着,拎着红红的礼品袋,乐呵呵地和老婆出了门。
  
  在门口,遇到了邻居胖嫂。胖嫂看到他们,一惊一乍叫道:“我见你们家里没有动静,想怎么不做年夜饭呢,原来,是上儿子家过年。福气啊!”老张说:“难得孩子们有心。”老婆骄傲地说:“胖嫂,不敢跟你聊了,儿子他们催急呢,我们得走了。”胖嫂挪开肥胖的身子,说:“多孝顺的孩子啊,快去吧。”
  
  拐上大街,老婆说:“这胖嫂的话怎么这么难听。”老张劝她别多心,人家爱说由她说。大街上,行人稀少,家家户户灯火通明,笑声不断漾出窗户。老婆突然扯了扯老张,示意他走慢一些。老张笑道:“老太婆,想浪漫啊,就不怕孩子们等急了?”老婆说:“呸,谁跟你浪漫。我是在想,这条路啊,好容易才走上一回,不想这么快就走完。”老张明白了老婆的心意,伸出手握紧她的手。老婆靠紧他说:“老公,儿子隔我们才五百多米,我却好像隔着几千里一样。”老张说:“老婆,这大过年的,想点高兴的,别想这些令人沮丧的事。”老婆说:“你看,这条路不过五百米,一年才走三回,这三百六十日算下去,我们走得比蜗牛还慢!”老张急忙说:“好了,好了,现在儿子不是让我们去吃团圆饭吗?不比往年只打电话给我们拜年,这可是好兆头啊!”老婆这才脸呈喜色,连连说没想到儿子会让过去吃团圆饭。
  
  到了儿子家,儿媳在门口相迎,让他们换上便鞋。老婆脱鞋刚要换,脚在半途中停住了,原来摆在前面的是白色的轻便拖鞋。老张看清楚了,这是宾馆客房用的那种拖鞋,肯定是在宾馆工作的儿媳“顺手”拿回来的。老婆嫌不吉利。老张抢先穿上,捅了捅老婆。老婆阴着脸穿上了,才问:“乖孙子呢,快来拿红包!”孙子应声从电视前跑过来,老张正要抱,儿媳却拦住他:“爸,先去洗把脸吧,外面尘大。”一边把孙子拉开了。
  
  老张和老婆洗完脸后,孙子便粘住了他们,收了红包后,又跑去看电视了。儿媳便诉说孙子怎样在幼儿园惹祸,老公却不管,天天在外面喝酒,全家的重担都压在她一个女人家身上。老张越听越不开心,想这是年夜饭,可不是忆苦思甜会啊,又担心老婆发火,因为老婆的脸阴得要流水了。这时,儿子才从厨房里出来,招呼老张夫妻入席。
  
  桌上的酒菜还是丰盛的,可见儿子还是用了心。照例是孙子坐首席,儿子儿媳坐一边,老张和老婆坐一边。儿子说:“爸妈,除了鸡子酒,我都是按照你们的口味准备的。”儿媳也说:“这松仔鱼是爸最喜欢的。这盐焗鸡是妈最喜欢的。”说着,特意把这两道菜摆到老张夫妻面前。
  
  老张连连说好,心里却像压了铅块一样重。因为,摆在自己和老婆面前的,竟然是一次性碗筷!老张笑了笑,见老婆闷闷不乐,就说:“老婆,孩子们多用心啊。”正要动手,筷子却被孙子抢去了,因为小家伙觉得好奇,想试一试。
  
  儿媳看了,一把抢夺过来。孙子不干了,哭闹着要一次性筷子。儿媳厉声道:“小孩子不准用一次性的东西。再闹,把你关到外面去,让大灰狼捉去当儿子。”孙子吓得不敢闹了。儿子不满地说:“过年大吉大利,怎么可以这样吓唬儿子。”儿媳说:“我是不会讲话,你来说啊。”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老张忙打圆场,说算了,小乖乖不懂事,别计较了。儿媳却正色地说:“爸,这话就不是理。小孩子要从小教育,树立起贵族意识。别像他爸一样,整个人就是一个大路货。”
  
  儿子欲发火,但在老张的眼色示意下又把火压了下去。这时,孙子奶声奶气地问:“妈,一次性是什么意思?”这话把大人都逗乐了。儿子说:“一次性啊,就是指这东西只能用一次。”孙子说:“我知道了,原来,爷爷也是一次性的。”老张一听,不禁大笑:“对对,爷爷是一次性的。小乖乖,人来这世上,都是一次性的。”
  
  儿媳听了,先是有些恼火,然后脸有些红了,意识到了有些过分,便夹了鸡肉给老张他们,笑道:“爸妈,过年了,祝你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年夜饭到此时,才有了喜庆的气氛。
  
  本来,老张想跟儿子喝点白酒助兴,但儿媳坚持要喝苹果醋。老张不喜欢喝,老婆胃有毛病,更不敢多喝,为了不扫儿媳的兴,只得勉强喝了一小点儿。儿子讲起孙子进幼儿园的事,说赞助费已经交了,加上求人办事的钱,一共花了七八万,总算进了市重点幼儿园。老张感叹说,现在的孩子起点高啊。
  
  吃过饭,老婆帮儿媳把碗筷收拾了,卫生搞好了,要走的时候,儿媳竟然说:“爸,妈,明天,我们过去吃饭。”老张一听,先是呆了一下,去看儿子,儿子也还没有反应过来。老婆忙说:“好好,到时我准备好鸡子酒。”
  
  九点了,老张和老婆从儿子家出来。大街上一团喜庆之气,不时有爱热闹的年轻人打闹着奔过。老婆紧靠着老张,情绪高涨。老张能感觉出来,今晚的团圆饭,以压抑开场,结局却是没有预料到的喜气。为了今晚的团圆饭,他把自己的住房公积金全部给了儿子,共十万元,他不敢告诉老婆,这顿年夜饭是这样换来的。
  
  这时,老婆喃喃地说:“老张,知道媳妇为什么明天肯来家里吗?”老张想是住房公积金的余力在起作用哩,嘴里却说:“过年嘛,回父母家是应当的。”
  
  老婆摇头:“不是。我是答应了她,把咱那只祖传的玉镯传给她。”
  
  老张愣了,胸口一阵发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