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定居在北京

时间: 2018-02-14

  本期聚焦——
  
  “居者有其屋”是中国人的老观念,可房价太高,为了一套房子而沦为房奴,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于是,刘红云《定居在北京》的决心动摇了……一轮宏观调控之后,老百姓们终于盼来了房价回落的趋势,就连房地产老板也顶不住压力打算降价了,可售楼员王丰却偏偏再三坚持:《房价不能降》!
  
  1梦想变成现实
  
  八月初八,是红云快餐店老板刘红云的大日子。这天,她将从出租房搬入自己的新居,从此,在首都北京,她就算是真正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成了一名北京人。
  
  初八早晨,刘红云来到快餐店,喜气洋洋地把自己今天上午要搬家的事情告诉员工。服务员小芳一听,立刻羡慕地叫起来:“红云姐,你真幸福啊,在北京扎下根了,唉,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一天啊。”
  
  刘红云笑道:“你才来北京一年,着什么急呀?慢慢来,会有机会的。”
  
  另一个服务员小玲撇撇嘴,说:“得了吧小芳,别做白日梦了。咱俩要是长得能有红云姐一半好看,说不定还会有机会。”
  
  刘红云说:“话可不能这样说,长相并不重要,关键是要有实现梦想的决心。”
  
  刘红云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整整用了六年。
  
  六年前,刘红云从河北老家来到北京,在一个远房亲戚开的小餐馆里做服务员。到了首都,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繁华,什么叫做现代,什么叫做生活。那天晚上,她站在街头,面对着灿烂的灯火,立下誓言:一定要把根扎在北京,成为一个北京人,不再回那个偏僻的穷山村。
  
  刘红云从一开始就清楚,作为一个外地人,要想成为北京人,有两个途径:一,在北京买房买楼,扎下根;二,嫁给北京人。凭自己当快餐店服务员的收入,买楼买房想都不敢想,所以,她只能走第二条路,那就是嫁给北京人。
  
  刘红云差点就成功了。到北京第一年,就有一个北京小伙子追求她,并发誓非她不娶,刘红云跟了他两年,把什么都给了他,完了却被对方一脚给踹了。后来她才知道,那人是以结婚为诱饵,专骗想留在北京的外地女孩,就在踹了她不久,那人就又勾搭上了一个湖南姑娘。
  
  吃了一次大亏后,刘红云过了很长时间才恢复了元气。她不死心,经人介绍,又认识了一个北京男人。这人三十多岁,歪眉斜眼,腿还有点残疾,就这条件,他还挑来拣去,一般的外地女孩还瞧不上,非得脸蛋要漂亮,身材要性感。刘红云吃一堑长一智,这次牢牢把握了一个原则,那就是结婚前绝不能让对方碰自己,结果不到半年,对方熬不住,自动放弃,临走还气急败坏地扬言:结婚?别做梦了,傻子才跟你们这些外地土鳖结婚呢!
  
  经过这两次教训,刘红云算是明白了,北京男人,即便是歪瓜裂枣,也瞧不上自己这样的乡下打工妹。她愤愤地想:你们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生在首都吗?要是生在我老家,这辈子就打光棍去吧!哼,你们不想娶外地女人,我还不嫁北京男人呢!
  
  从那时起,凡有人给刘红云介绍对象,她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不能是北京人。
  
  她决定要走在北京买房这条路。明知艰辛,也要走!
  
  那段日子,刘红云天天考虑的就是如何挣钱。有一次,她听说在歌舞厅当服务员收入高,就跑到歌舞厅去求职,到了一看,却立马被吓回来了——那里的服务员必须穿超短裙,个个露着光溜溜的大腿!她干不了。
  
  后来,餐馆老板,也就是她的那个远房亲戚,在北京干厌了,要返回老家,就动员刘红云接手餐馆。刘红云当然愿意接,她心里有数,这个餐馆一年下来,多了没有,十万八万还是能剩下的。可她手里没钱,前几年攒的那点钱都被她第一个北京男朋友给糊弄走了。关键时候,厨师大张雪中送炭,伸出了援手。
  
  大张也是河北人,来餐馆干了不到两个月,说自己不舍得离开,愿意出五万块钱,跟刘红云共同经营餐馆。其实,有这五万块钱,他自己就能把餐馆盘下来,不过他说自己笨,不会经营,让刘红云当老板。刘红云过意不去,说这钱算我借你的,一年后连本带息还你。
  
  就这样,刘红云成了餐馆老板,将餐馆改名为:红云餐馆。
  
  两年经营下来,倒也挣了点钱,期间的辛酸、辛苦一言难尽,不过多亏有大张,他不是老板胜似老板,不管是城管税务找茬,还是痞子混混闹事,关键时候他都能顶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红云是两口子呢。当然,红云心知肚明,大张肯定是对自己有意思,平常从他看自己的眼神里就看得出来。她也考虑过,大张老实能干,脾气也好,如果在老家,倒也是结婚的理想人选,可自己想留在北京,要买房子,他只是个厨子,要知道,现在在北京买房子,首付至少也得七八十万,能指望他吗?他要是有那么多钱,也不会出来打工呀。
  
  她一心要找一个能帮自己买房子的对象,完成自己的定居北京之梦。
  
  半年前,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偶然机会,她认识了在京做生意的山西人林强。林强也有一个定居北京之梦,两人交往了三个月后,一起相中了一套二手房,首付需要八十万。刘红云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攒下的二十万交给林强。因为手续是林强一手办的,他又出了首付的多大半钱,所以房产证上写的是他的名字。不过无所谓,一家人,写谁的都行。
  
  梦想终成现实。
  
  钥匙到手后,刘红云就把搬入新居的日期定在了八月初八,吉利。
  
  2现实如此残酷
  
  刘红云安排完餐馆的事情,刚要离开,厨师大张骑着三轮车买菜回来了,得知她要搬到新家,问需不需要过去帮忙。
  
  刘红云说不用,没多少东西,你看着餐馆就行,等我回来,你搞几个大菜,咱们庆祝一下。
  
  小芳和小玲齐声欢呼。
  
  大张不再说话,埋着头往店里搬菜。自从刘红云新交了男友后,他就有些失落,常一个人闷头发呆。刘红云本来想跟他谈一谈,解释一下,后来一想,你本来就是单相思,我又没承诺你什么,也没什么好解释的,等时间一长,自然就会想开了。
  
  随后,刘红云就离开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中午,刘红云没有回来。等店中客人散尽,员工们开始吃饭,她还是没有回来。
  
  到了傍晚,大张见刘红云依然没回来,有些着急,就给刘红云打电话,不料,刘红云的手机却关机。
  
  直到晚上十点,最后一位客人离开红云餐馆,刘红云依然没有回来,电话也依旧不通。
  
  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大张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餐馆打烊后,大张立马打车来到刘红云的新家。走到门口,他发现里面亮着灯,还隐隐传出男女说话的声音。大张松了一口气,看来老板是光顾高兴,忘了餐馆的生意了。他犹豫了一下,不想打扰他们,但一摸口袋,今天一天的营业款还在,应该交给老板的。
  
  他按响了门铃,里面一个女声问:“哪位?”
  
  大张一怔,根本不是红云的声音。
  
  他说:“我找刘红云。”
  
  “你找错门了吧?”
  
  大张抬头看一看门牌号,没错呀,正在狐疑,门开了,一个中年女人探出头来,上下打量一番大张,问:“我明白了,你是找今上午要搬进来的那个女人吧?”
  
  大张连忙点头,那女人满脸同情地说:“她上午就走了,啧,真是可怜,她肯定是被人给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