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房价不能降

时间: 2018-02-14

  另辟蹊径
  
  王丰在岳母大人的再三逼迫下,终于买了房子。可一大笔房贷像座山似的,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于是,苦逼的王丰一气之下辞了职,跳槽到上江南房地产公司干起了售楼员。这年头,房地产火嘛,听说售楼员赚钱挺多的。
  
  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刚进公司,国家一轮宏观调控下来,房子不好卖了!王丰这下悲催了,任凭他使出浑身解数,房子仍然卖不出去。
  
  一晃到了年底,公司胡总终于顶不住了。他咬紧牙齿,涨红脖子,艰难地吐出了一个字:降!
  
  很快降价广告牌制作出来,正要挂上楼盘顶的时候,王丰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胡总办公室,大声嚷道:“胡总,房价千万不能降!现在还不到降的时候啊!”
  
  胡总睁大眼睛:“为什么?”
  
  王丰走上几步,在老总面前悄声说道:“你想你把这广告牌挂出去,可就翻了天啦。这房价可比年初降了一小半啊!你说老业主要知道自己几个月下来,房子一下缩水几十万,他们会怎么想,他们不找你拼命才怪!难道你没看新闻吗?这些天,有好几个楼盘的售楼处都被老业主砸了呢!在这节骨眼儿上,一降准出事儿……”
  
  胡总皱紧眉头,双手一摊道:“这我也知道,可有什么办法呢?”
  
  “先别降,我们再想想办法,先稳稳看吧!”
  
  胡总睁大眼睛:“还有什么办法?”
  
  王丰稍做沉思之后,正色道:“我们的楼盘为什么如此冷清,因为现在人都被忽悠麻木了,那些天花乱坠的广告,再也不能刺激他们的神经。所以我们要另辟蹊径……”王丰凑上前去,把自己的妙法说了一遍。胡总一听,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直夸王丰聪明。
  
  微博热炒
  
  当天晚上,一条微博在网络上传了开来:“上江南好不好,我说了不算,你来试过了才算,从即日起上江南样板房,让你免费试睡,试住……让你先过有房瘾!欲试从速……”
  
  这条微博瞬间在网上炸开了锅。一时间,来上江南体验的人络绎不绝。这样热闹了几天,王丰觉得还不够味,又想了个更为厉害的办法。
  
  当天晚上,一段视频又在网上火了。在一套装修典雅、舒适的新房内,一对年轻小夫妻在里面过起了热辣甜蜜香艳的小日子。这个早上,女子穿着露背睡衣,正在催赤着膊的丈夫起床,突然,卧室的门一下开了,一群人一下拥了进来……
  
  这段视频,就是在上江南的样板房里上演的。当然,房中的丈夫就是王丰。这一招叫夫妻试住秀,确是把很多人的眼球吸引了过来。
  
  第二天晚上,电视台还把这事报道了。恰好当时王丰一家都在看电视,老头看见儿子和一个陌生女人的香艳画面,气得脸色铁青:“你个兔崽子……你老婆在外面打工累死累活,你看你……”老头子说着就头一仰,向后倒去。
  
  王丰一看吓坏了,忙把救心丸塞在父亲嘴里。
  
  老头子的心跳稳定下来后,王丰这才说道:“爹,这是演戏啊!”接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半天,老头子这才缓过气来。
  
  秘密售楼
  
  王丰的两个妙招,确是把上江南的人气聚集起来。但很多客户对这房价实在望而却步,成交量仍然少得可怜。胡总这时只好又祭出那个“降”字。
  
  胡总正准备叫人把降价牌立上去,这时王丰又跑来了:“胡总啊,你这广告牌一挂出去,老业主来找你就不说了,可那些想买楼的人,知道又有楼盘降价,他们会怎么看?他们更会一路看跌,巴不得你跌到底呢!涨的时候大家不也是一路看涨,一窝蜂去买的吗?这房子要降,也不能这样大张旗鼓地降,必须降得有技术含量一点啊。”说着,王丰又给胡总耳语了一番。听得胡总不停地点头,随后就让王丰成立了特别售楼小组,王丰任组长。
  
  王丰接下来就拉开了阵势,在人才市场弄了个招聘位,大字招工广告贴了出来:高薪急招售楼业务员,不管男女老少,大爷大妈,有无售楼经验均可。
  
  不一会儿,就有位姑娘走到王丰面前来咨询。姑娘把简历学历证书等一大堆递过来,王丰忙摆摆手:“这个不用,如果你真想做我们公司的售楼小姐,回答我一个问题就行了。请问,你身边有真正急切买房的人吗?比如你的亲戚、朋友,或者同事邻居什么的?”
  
  女孩子睁大眼睛:“有啊!我身边想买房的人多了去了,可他们都嫌房价太贵。”
  
  “那你觉得,房价要到多少,他们才觉得合适呢?你不妨回去问问,把他们的资料全抄下来交给我。我看了如果觉着合适,你就可以做我们公司的售楼小姐了。你放心,我们公司待遇很优厚!”
  
  女孩子看着王丰,将信将疑。王丰凑上前去跟她耳语了一番,她这才微笑着放心走了。王丰不停地向她挥手:“可给我保密哦!”
  
  王丰利用相同的方法打发了一个又一个应聘者。好多人看着这有些离奇的招聘广告,全过来咨询。到第三天,王丰就收到一大堆资料。他从中挑出合适的,就把应聘者叫来了。上到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下到十七八的小青年都有。
  
  第一天的业务培训开始。王丰清了清嗓子开始讲道:“房地产发展到今天,传统的售楼方式已经行不通了。所以我们决定采取一种新的售楼方式,利用人际网络秘密售楼。诸位交上来的资料我都看了,大家没买楼的原因,就是嫌贵。现在,楼价虽然降了,但不能把楼大张旗鼓地卖给他们。为什么?先前高价买了楼的老业主们不高兴,也不答应啊!所以,我们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我们的楼盘,想必大家都知道,之前一直是一万五一平米的,现在大幅降价,八千一平米,你们回去之后不妨给你周边的人通个风,有意向的可带他们来看看。觉得合适要买的,我们更是欢迎。当然,交易的时候,我们协议里签的仍然是一万五一平米,只不过,我们买一送一!可大家一定要让买楼人保密。因为这事一传出去,关系到社会和谐和小区稳定……”
  
  没几天,果然秘密售出去了好几栋楼。
  
  王丰高兴极了。胡总见着他也竖起了大拇指。
  
  不得不降
  
  可一连卖了三十多套之后,这楼却再也卖不动了。任他绞尽脑汁地和客户周旋,人家就是不买。王丰只好又去人才市场开辟新门路,来应聘的人照例很多。
  
  这天,他正在忙,突然一个人站在了他面前:“你这兔崽子,有好工作也不通知爹,却跑去招外人!”
  
  王丰抬起头一看,惊出一身冷汗:“爹,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
  
  “你干不了这工作啊!”
  
  老头子转过头去,指了指一个老头子和一个老太太:“他们能干,我怎么就不能干,爹是痴的还是傻的?”
  
  王丰为之语塞:“不,爹,你身体不好嘛!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吧!”
  
  “爹硬朗着呢!趁着还能动,有机会也赚两个钱,帮你还还房贷。”
  
  王丰直往肚里咽苦水,无奈地说:“好吧,我把您老的资料交上去,看胡总要不要您。”
  
  好不容易才把老头子打发走,王丰惊出一身冷汗。来来回回折腾了一圈,这楼却怎么也卖不出去了。胡总把他叫到办公室,王丰哭丧着脸:“我也催他们买啊!可他们却说,这房价还没跌到底,还要等等。叫我降到两千一平米的时候再通知。还说绝对给我保密呢!”
  
  “这……真是岂有此理,当俺这是牛棚呢!”胡总气得全身发抖,马上就拨通了广告部的电话,“把广告牌挂起来。”
  
  王丰这下急了:“不,不能这样。这样会乱的!”
  
  “那不这样,还怎么样啊!你还有什么好办法吗?”
  
  王丰沉默半晌,终于低下头去一脸无奈地说:“胡总,就目前的形势,房价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我也尽力了。”胡总拍了拍他的背,没再说什么,然后就吩咐广告部:“把降价广告牌挂起来,这回只有豁出去了,老业主要闹就闹吧,正可以给我们打广告。”
  
  王丰急了,忙又大声叫道:“不,不!”
  
  胡总奇怪地盯着王丰:“你怎么老是拦着我挂广告牌啊?”
  
  王丰缓缓抬起头,幽幽说道:“胡总,不瞒你说,我也是上江南的老业主,年初才买了一套房,不但花光了我爹一辈子的积蓄,而且还欠下了银行一屁股的房贷,可如今,才十个月,房价就跌得一塌糊涂,我爹本来心脏就不好,如今一觉醒来看见这广告牌,40万不见了,那还不当场就晕死过去?房子上,我们就被坑了一次,难道你还要我们去医院,再被坑一次吗?”
  
  王丰说着,像个孩子般呜呜地哭了。
  
  王丰终究还是没能阻止广告牌的竖立。他匆匆辞别胡总回到家,刚进家门,老头子就问道:“王丰啊,我的资料你们老总看了吗?我去你们公司的事……”
  
  王丰忙打断他的话:“爸,胡总说了,王丰的爹怎么能让他去售楼呢!这么大年纪了,该让他休息才是。还说快过年了,我为了公司也辛苦了那么久,这次放我一个月假。要不我们收拾一下,回乡下老家去过年吧!”
  
  王丰领着老爹急匆匆就往乡下赶。他们出了门,坐上车,那块巨型的广告牌正在张罗着挂起来。在路上,王丰虽然心痛得滴出血来,可还是没忘记给家中有心脏病人的老业主发了个信息:亲,楼价这回可真要降了,为了以防万一,快准备救心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