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两套情趣内衣

时间: 2018-02-14

  女主人送了一套情趣内衣
  
  阿花离开老家,在城南找了一个保姆的活。男主人是个老师,女主人是名医生,两口子都温文尔雅,和和气气的。阿花的工作也很轻松,洗洗衣,做做饭,带带孩子。这样每个月就能挣到两千块,这让阿花很满足。更让她开心的,是自己距离丈夫大龙近了。
  
  大龙跟着一家建筑队做活。前段时间,这家建筑队在市中心接了项工程。大龙立即把这个好消息打电话告诉了阿花:“阿花,这样我们见面就更容易了。从我这里骑摩托车赶到你那里,最多40分钟。”
  
  阿花听到这话,也很兴奋。大龙挂断手机后,又发来了一条短信:“花,我想你。等哪天你休息,我就请假过来。”
  
  阿花看完短信,脸腾地一下红到了脖子根。两口子结婚才三年,自然是亲不够爱不够。阿花想到大龙那健壮的身体紧紧地把自己搂在怀里的情形,脸上不由得一阵阵发烫。
  
  机会说来就来了,这天是周末,男主人在家里,女主人也休息,女主人帮着阿花拾掇起来,平时一个人的活现在两个人干,很快就忙完了。这时,睡在摇床上的孩子醒了,阿花正要伸手过去抱,女主人笑着拦住了她。女主人把孩子抱起来,往正在看电视的男主人手里一塞,然后向着发呆的阿花说道:“走,陪姐逛街去。”
  
  女主人出了门,打了辆车,直奔市中心。阿花陪着她买了两条裙子,又买了一双皮鞋,这时,女主人拉着她进了街角的一家内衣店。
  
  热情的女店员见到两人进来,连忙迎了过来。阿花头一次进这样的商店,看着看着,脸就红了。女主人挑了套网状的黑色内衣,放到身上比了比,向阿花问道:“我穿这个,好看吗?”
  
  阿花心惊肉跳地看了一眼,忙不迭地点头。
  
  女主人看着阿花闭着眼睛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走过来拉住阿花的手:“别害羞,你好好看看,我穿这个,迷人吗?”
  
  阿花听到这样热辣辣的词从女主人嘴里蹦了出来,吓了一跳,可她看出女主人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只好认真地看了看,然后轻轻地嗯了一声。
  
  “你也买一套?”女主人劝阿花道。
  
  阿花连连摆手,她刚才注意到了,女主人掏出的是五张百元钞。
  
  “买吧,不是姐劝你,对男人呀,要会哄,要会诱,千万不要以为和他结了婚,就觉得怎么随便都没关系了,那样的话,这感情呀,不知不觉就危险了。”女主人对经营感情颇有见地。
  
  阿花心里动了动,她看着女主人手中的那套情趣内衣,咬了咬牙,还是直摇头。
  
  “不要舍不得,感情是护出来的,这样吧,姐替你掏两百,你付三百就成。”说着,女主人又掏出了五百块钱,然后让阿花自己挑一套内衣。
  
  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阿花最终还是买了一套。她买的那套是浅紫色的,女主人把衣服放到阿花身上一比,笑了:“你呀,就是爱面子,真挑起来,眼光比我还好呢。钱你别放心上,手头宽裕了,你再把那三百块还我。”
  
  两人回家后,女主人让阿花把孩子抱着去小区里的公园玩。阿花点点头,等她抱着孩子来到公园,忽然想到了女主人此时在做什么时,脸又腾地一下红了。
  
  下午两点多钟,女主人笑吟吟地对阿花说道:“这段时间我工作忙,一直没有给你放假回家看看。我明天还有半天休息时间,今晚就给你放个假,回家看看你老公吧。”
  
  阿花听到这话,非常开心,她道了声谢谢,立即就要走,女主人一把拉住了她,把阿花今天买的那套紫色内衣外面又套了个黑塑料袋,递了过来。阿花的手颤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过来,逃也似的离开了。
  
  出了门,阿花就拨通了大龙的手机。大龙听说阿花放假,也很开心,他马上表示忙完手头的活,就立即赶过来。
  
  阿花在街上转了两个时辰,大龙这才骑着摩托车赶了过来,这时,已是下午五点多了。
  
  阿花看着大龙晒得黝黑的面庞,一阵心疼,她想伸手去摸摸,可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又忍住了,只是说了声你的胡子该剃了。
  
  大龙伸手摸了摸脸,嘿嘿地笑了。
  
  “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吃过了,我们找个小旅馆。”大龙说道。
  
  阿花羞涩地点头答应了。
  
  大龙骑上车,载着阿花来了一家大排档,找了个雅间,两人吃过饭,已是夜幕降临。大龙从来没有在城里住过旅馆,一家一家地问着,他都觉得贵。一直转到了七点多,阿花急了,拉了拉大龙的胳膊,嗔怪道:“一百五就一百五吧,不就是住一晚吗?”
  
  大龙犹豫了一下,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了十多张十元的钞票,数了三遍。向服务生递过去的时候,大龙的目光里写满了不舍。
  
  进了房间,阿花就让大龙去洗澡。大龙洗好了之后,阿花也走进了洗澡间,她把那套情趣内衣捏了一捏,带了进去。
  
  等阿花洗完澡出来,正在看电视的大龙目光突然直了,他傻傻地看着阿花,好半天不出声。
  
  阿花被大龙看得低下了头,用着蚊子一般的嗡嗡声问道:“龙,好看吗?”
  
  大龙这才反应过来,瓮声瓮气地问道:“你这衣服,多少钱买的?”
  
  阿花满怀期待地等着大龙热情的拥抱,结果大龙说出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一句话,她立即泄了气,轻轻地答道:“五百块。我不想买,可女主人非得让我买一套,她还替我付了两百块。她说,她说两个人的爱,要用心呵护。”
  
  大龙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阿花,人家是有钱人,有钱人要的是情调,我们是穷人,穷人要的是实惠。你看看你这身衣服,五百块,可以让我买一年的衣服了。你,你,我怀疑你是太闲了,这钱挣得太容易了,最后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在工地上起早贪黑地干,一天也就挣个八十块,除掉吃喝开支,到手最多五十块,这钱还不知道哪天才能到手。我看你呀,是闲出毛病来了。”大龙越说越激动。
  
  阿花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她默默地换掉了那套情趣内衣。因为没有带其他的衣服,她又把白天穿的那套衣服穿到了身上,然后躺到了床上。
  
  这一夜本来是两口子亲密无间的二人世界,因为这套内衣,两人各自想着心事,不一会儿,有些气闷的大龙睡着了,只有阿花,双眼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出神。
  
  神秘的第二套情趣内衣
  
  这事过了很久,大龙才给阿花打电话来,在电话里,大龙告诉阿花,他自己也开始接业务了,刚刚联系了一所高校下水道改造的活:“我手下有十多名工人,要是进度快,一个月就能把活干完。只是他们又要洗衣又要做饭,一天浪费很多时间。”
  
  阿花立即接上了话道:“要不,我来给你们洗衣做饭吧?”
  
  大龙迟疑了一下,说这不好吧,你怎么向那户人家说呢。
  
  阿花笑道:“你傻呀,我告诉他们说我男人有出息了,现在我要替我男人打工,他们怎么会不同意呢?”
  
  阿花真的辞了那户人家的工作,来到了大龙的工地。大龙手下15名工人,阿花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给他们做早饭,等他们吃过了,就将衣服一件件泡进盆子里,一泡就是三大盆。还没等衣服洗完,阿花又要做午饭。下午还要为工人们准备点心填肚子。忙好了,又到了做晚饭时间。阿花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尽管每天累得一躺到床上就能睡着,可阿花还是觉得很充实。大龙再也不会说她是闲出毛病来了。
  
  阿花和大龙现在在同一个工地上,大龙每天晚上却和工人们睡在一起,“省得他们受刺激,乱嚼舌根子。”大龙这样告诉阿花。
  
  下水道工程终于结束了,大龙给工人们结了工钱,然后悄悄地附在阿花的耳边说道:“花,今晚我们再去开一间房,这回呀,要找一个好宾馆。”
  
  阿花用手指戳了戳大龙的脑门:“才挣了几个钱呀,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不过,阿花也没有反对,因为大龙又说,他要给阿花一个惊喜。
  
  大龙没有食言,他这次找的是家二星级宾馆,住一夜要四百块,大龙毫不犹豫地交了钱,挽着阿花的手走进了房间。
  
  大龙深情地看着阿花说道:“你累了一个月了,去泡个澡。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记得要等我啊。”
  
  一个多小时后,大龙拎着一个盒子走进了房间,他正要打开盒子,给阿花一个惊喜,可是,阿花已沉沉地睡着了,还发出了细微的鼾声。
  
  大龙看着阿花,又看看盒子,忧伤地坐了下来。盒子里,是他刚刚给阿花买来的一套情趣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