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这次“碰”对了

时间: 2019-08-13

  王令军是个职业“碰瓷”。这天下午,他推着那辆为他立下“汗马功劳”的破电动车,来到一家大型KTV的门口,伺机寻找“倒霉蛋”。一根烟还没抽完,王令军突然眼前一亮——一辆黑色豪车歪歪扭扭地从远处开过来。王令军赶紧把手里的烟屁股往地上一扔,跨上电动车,做好了碰瓷的准备。
  
  转眼间,豪车来到了跟前。王令军瞅准时机,双脚用力一蹬地,电动车往前冲了出去。只听“咕咚”一声,电动车碰在了豪车的前保险杠上。王令军就势倒了下去,电动车不痛不痒地压在了他身上。豪车“嘎”的一声停住了。一个脸白如纸20多岁的小青年从驾驶室下来,摇晃着走过来。看清小青年面孔的那一刻,王令军差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这不是自己的儿子吗?可他很快又冷静了下来,不对,这人不是自己的儿子,可他长得和自己儿子实在是太像了!
  
  小青年来到王令军跟前,抬脚就往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嘴里骂道:“老东西,走路不长眼睛啊,咋没把你撞死呢!”王令军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他并不还口,老老实实躺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哼哼着。
  
  “赶紧滚起来吧,你把老子的车撞掉了一块漆,光补漆就得好几千,老子不让你赔钱就是好事,还不快滚!”小青年咆哮道。
  
  王令军一边嘴里呻吟着,一边偷眼瞧去,果然看到豪车保险杠上方被碰掉了一块漆。但他才顾不上这些呢,大声吆喝道:“我腿疼得要命,你得拉我去医院看腿,哎呦,疼死我了!”
  
  这时,几个路人围了过来,有人指责小青年的不是,有人说王令军是在“碰瓷”,还有人提议报警,反正车上装有行车记录仪,就让交警来断定谁是谁非。
  
  小青年气得暴跳如雷,从兜里掏出手机就要报警。王令军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心里想:妈的,今天出师不利啊!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准备爬起来偷偷溜走。
  
  就在这时,豪车右侧窗玻璃落了下来,一个同样脸白如纸年龄稍大点的青年从里面伸出头,冲那个小青年骂道:“你他妈自己啥情况不知道啊,还想报警,活腻了是不是?赶紧滚回车上!”骂完小青年,那人一甩手,将一沓百元大钞砸到王令军身上,怒道,“这是一万块,足够你看病了,拿上钱赶紧走人,别给老子惹麻烦!”
  
  那个小青年并不服气,骂骂咧咧地想上来打王令军。车里的青年拍着车门吼道:“你他妈还不上车走,等警察来抓你啊!你个缺心眼儿的货!”小青年这才不情愿地回到驾驶室,发动引擎,开着车歪歪扭扭地走了。
  
  看到豪车开远了,王令军这才捡起钱,慢腾腾地爬起来。旁边一个胖子冲他说道:“老同志,你今天可赚大发了!那俩青年肯定干了啥不可告人的事儿,我看不是酒驾就是吸毒,怕警察收拾他们,才没和你啰唆,不然今天肯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的!”王令军并不理会他,拍拍身上的土,扶起电动车,神态自若地走了。
  
  发了一笔横财,王令军高兴极了,去附近的农贸市场买了一瓶好酒和几样小菜,回到家一边看电视一边喝酒庆祝。几杯酒下肚后,王令军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以往碰个瓷,车主顶多也就给个两三百的,顶多不会超过五百。可今天这俩青年,出手就给了他一万。难道真像旁人说的,他俩喝了酒,怕交警拘留他们?可当时并没闻到他们身上有酒味啊!难道真是吸了毒?想到这里,王令军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他想起了他的儿子。
  
  王令军的儿子叫王晓辉,如果现在还活着,差不多快大学毕业了。几年前,王晓辉刚读大一,认识了几个社会上的小混混,被拉下水染上了毒瘾,把老爸给他的学费生活费全都买了毒品。后来,他的毒瘾越来越大,又没钱买毒品,就加入了贩毒团伙。没多久,在一次贩毒活动中,他和另外几个人被警察抓住了。由于运毒数量巨大,王晓辉被判处死刑,执行了枪决。王令军永远不会忘记他去刑场给儿子收尸时,那种肝肠寸断的痛。
  
  王令军已经有些微醉,他脱衣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儿子和那个小青年的身影就在脑子里晃悠。唉,那个小青年长得可真像自己的儿子啊!难道是儿子在天有灵,让我去拯救那个小青年吗?
  
  思来想去好半天,王令军想好了一套既能报案又不会“暴露”自己的说辞,然后穿上衣服,来到附近的派出所报案。接待他的是个20多岁的小警察。王令军说下午看到有人在车里吸毒,他特意来报案。小警察让他提供车牌号。他摇着头说没看清。小警察问他那车是啥车型,他还是摇头。小警察又问他是在哪里看到的,王令军说在北大街。小警察叹了口气,说道:“老同志啊,你啥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我们咋调查啊?”王令军只好怏怏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