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意外中的意外

时间: 2019-08-13

  一场意外却收获了人生惊喜……
  
  董事长陈宏正在看人事科送来的招聘情况及应聘人员的资料。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是市医院打来的,说他父亲陈大爷被电瓶车撞了,正在抢救。陈宏大惊失色,连忙开车赶到了医院。还好,陈大爷虽然断了两根肋骨,但是性命无忧。
  
  陈大爷手术结束被推入病房,陈宏这才松了一口气,看了一下候在旁边的肇事者,心里不由一震。这名叫吴海的肇事者,诚惶诚恐地说:“我一定承担所有赔偿责任,并负责护理陈大爷。”陈宏板起脸,说:“你不能在这儿陪护!”
  
  已醒来的陈大爷听到这话,说:“你明天不是得赶去南方签署一份重要的合同吗?就让这小伙子陪我好了。”陈宏当下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同意了,但悄悄在父亲耳边说了几句话。陈大爷说:“你放心去,我看他不像坏人。”
  
  肇事者吴海,大学刚毕业,还没有正式工作,父母是农民。给陈大爷住院交的几千块押金已是他的全部积蓄,听医生说,住院费起码得一万多,他为自己竟闯下这么大的祸,心急如焚。本来吴海想请一位护工来服侍老人,一打听,费用竟高出了他在毛衫厂打零工的收入,于是一咬牙,辞了职,自己来护理老人。
  
  这天,看陈大爷睡着了,他坐在病床边,不由又想起这笔庞大的医疗费。他心事重重地自言自语:“现在连生活都成问题了,这么多医疗费,该怎么办?”这时,他听到了一个温和的声音:“孩子,别急,我有医保的,我也不用你赔偿什么,你只要自己解决好生活问题就行了。”他吓了一跳,红着脸转过身,看到陈大爷正和蔼地看着他。吴海心里不由涌起一股热流,他热泪盈眶地望着陈大爷慈爱的脸,感觉看到了自己的爷爷。
  
  过了几天,吴海打水回来,看到陈大爷正仰面剧烈咳嗽,吴海忙奔过去,放下水瓶,拍他的胸口。但陈大爷年纪大了又患有支气管炎,一口痰涌上来,马上脸憋得通红,似要窒息了。吴海慌了,等不及医生赶来,他对着陈大爷的口就使劲吸了起来,吸了几下,浓痰终于被吸了出来。等医生赶到时,陈大爷呼吸已平稳了下来。经过这次事,陈大爷对吴海更好了,而吴海对陈大爷也更尽力。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祖孙俩。
  
  新住进这个病房的崔大爷就误会了。他住进病房后,看吴海这么耐心地服侍陈大爷,羡慕地对陈大爷说:“你孙子对你真孝顺啊!”
  
  陈大爷笑了:“他不是我孙子,是我的护工。”崔大爷忙央求道:“能不能让他也做我的护工?”吴海为难地看了看陈大爷,因为被护理者都不希望护工再去兼管别人,那样必然会影响护理质量。但吴海真的很希望能兼职,这样生活问题就能解决了。没想到陈大爷爽快地答应了:“反正一个病房,就让吴海一起管我们两个老头子好了!”吴海听后,喜出望外。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尽心地伺候两位老人,三个人感情越来越好。
  
  等陈宏出差回来,看到父亲的病房里,俩老人正乐呵呵地盯着病床对面一块塑料布,吴海像个棋童,隨老人们指挥在移动着装了吸盘的象棋子。陈宏看父亲状态那么好,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陈大爷指了指崔大爷对陈宏说:“他姓崔,想不到这次住院交了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也爱走象棋,我们现在是老哥俩了。”又转头对崔大爷笑道,“崔弟,怎么样?你这步棋把自己将死了吧?”
  
  崔大爷不服气地嚷道:“再来再来!我就不信斗不过你。”
  
  陈宏知道父亲是个棋迷,想不到在病房会遇到棋友,而且,吴海还为不能活动的老人想出了这么个好办法。陈宏不禁对吴海有了好感。
  
  时间过得很快。陈大爷已恢复得差不多,可以出院了。陈宏走进病房时,吴海已把老人的东西收拾好,崔大爷正大着嗓门喊:“就兴海儿叫你爷爷,不叫我爷爷?”原来两个老头正在吃醋呢。吴海看陈宏进来,收起笑容,神色凝重地走到他面前,深深向他躹了一躬,又跪到陈大爷面前,说:“爷爷,陈董事长,我对不起你们!”吴海愧疚地把事情真相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原来,陈宏的公司是当地有名的高薪企业。一个多月前,吴海去陈宏公司应聘,笔试第一的他不想却落聘了。他怀疑因自己没有背景才被刷掉了。他打听到公司老总的父亲一人住在一个弄堂里,每天早上都要去锻炼身体,突然心生一计:想故意撞倒老人,然后主动服侍老人,以此博得好感,创造机会重新进公司,可想不到刹车不及,竟把老人撞成重伤。
  
  陈宏笑着说:“其实我早就认出了你!怀疑你是挟私报复,再三跟父亲说要小心你。”吴海惊奇地问:“陈总,你没见过我怎么会认识我?”陈宏说:“面试那天,我在办公室显示屏看到了全过程,而且为了不埋没人才,那些录取和不录取的应聘资料我都看过。”吴海又不明白了:“那我明明笔试第一,面试感觉也不错,怎么会落聘呢?”陈宏说:“其实,你确实不错。可是你太自负了,而我们单位需要的是谦逊律己的员工。”
  
  这时,崔大爷走过去,拉住陈大爷的手臂说:“老哥,谢谢你花钱让吴海护理我。”吴海惊异地看着两位老人。崔大爷冲吴海笑笑说:“你真的该感谢陈爷爷!其实,我是个只有低保的孤老头,根本请不起护工。陈哥趁你不在时,说你怪可怜的,为了服侍他连工作也辞掉了,他让我假意找你当陪护,他再付你工资。”崔大爷说到这里,抱了抱陈大爷,“我的老哥啊!你真是个大好人啊!”
  
  吴海想不到这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他泪如泉涌,再次对陈大爷跪了下来:“爷爷,我真的对不起您啊!”陈大爷把他扶起来:“你既然叫我爷爷,就不用说对不起了。其实我与你崔大爷走棋时说的话,也是在劝你……”他转身对陈宏说,“谁没有犯过错啊?海儿对我很负责,你不能因一个人一时过错就给全盘否定了。”
  
  陈宏点点头说:“当时看到你的狂傲,就把你淘汰掉,我们公司也有责任。昨天,公司已根据你的情况研究过了,同意你重进公司。”
  
  想不到吴海却摇头说:“谢谢董事长!但我现在不想进去了。”
  
  两位老人和陈宏都疑惑地望着吴海,不明白他挖空心思想进的单位,怎么现在机会来了反而轻易放弃了?吴海平静地说:“我不能凭这种投机取巧的手段进去,我决定在你们公司下次招聘时,凭自己真正的实力再去应聘……两位爷爷、陈董事长,你们等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