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限行风波

时间: 2021-01-26

  马庄的马主任有俩儿子,大的叫马武,小的叫马文。前几年马武建筑专业毕业,很快就开了一家公司,还出资将村里那条申请多年都审批不下来的路给修好了。村里人经常夸马主任:“您大儿子真有出息!”马主任听了喜忧参半:大儿子有出息,那就是说小儿子不行?
  
  马文今年考高中,马主任希望马文和哥哥一样,将来也搞建筑,可马文却喜欢画画。这不,现在是寒假,马文经常在屋里涂涂抹抹。马主任一生气,把马文的画笔和颜料收了要扔掉,马文吵闹着喊:“爹,那是我的梦啊……”
  
  无奈之下,马主任就给马武打电话求助,马武答应抽空回来住几天。
  
  这天,马武回来了,马主任像看到了救星,把在屋里画画的马文叫了出来。马武拍拍马文的肩膀说:“弟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喜欢画画,就认准这条路走下去,哥哥支持你!”
  
  “不行!”马主任一拍大腿说,“老大,我让你劝弟弟,像你一样学建筑,将来当大老板,你怎么劝他画画?”
  
  正说着,忽然外面有人喊:“马主任,不好了!阿六的儿子在新修的村路上被卡车压了……”马主任一听,急忙叫上俩儿子直奔事故现场。
  
  现场已经围了不少人,阿六媳妇趴在路上哭天抢地:“谁能救救我儿子……”原来,阿六儿子被一辆装满石子的大卡车撞倒了,此时卡在车厢底下不能动弹。
  
  马武俯身趴下,看了看情况,立刻让卡车司机把车栏板打开,卸下石子。很快,车上的石子卸下了三分之二,再加上大伙儿七手八脚地帮忙,车上的石子越来越少。忽然,马武惊叫道:“行了,孩子能出来了!”
  
  原来,马武发现,偌大的载重量使车轮比平时扁了四五厘米,若车体抬高四五厘米,说不定孩子就能被拉出来。果然,石子卸下来后车体抬高了,马武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拉了出来。
  
  阿六两口子哭着抱住孩子,阿六发现孩子没有大碍,连忙对马武道谢。阿六媳妇却骂道:“谢他个屁!要不是他修了路,货车能跑那么快?不跑那么快能出事?”
  
  这是什么逻辑?马主任气得脸都红了。可是眼下他家有难,马主任不愿意和阿六媳妇理论,让人开车拉上他们和卡车司机去医院检查了。
  
  很快,村民都散了,只剩下马主任父子仨和村支书。村支书说:“老马,刚才阿六媳妇的话你别介意,你家修路是好事。”马主任说:“我不介意。女人家情急之下那样说,不算个事儿。可眼下路平了、车速快了,增加了安全隐患倒是事实,总得解决啊!”
  
  这时,马武说:“支书,爹,我有个主意:在村口打一对限宽墩,禁止运输车辆通行。”
  
  马主任说这是个好办法。车速快的往往是运输车辆,这些司机心里想的就是多拉快跑挣大钱,不让他们过就行了。可村支书却不太支持:“修路就是为了方便大家走,这样不太妥吧?”
  
  “有啥不妥?”马主任说,“如果任由这些车辆通行,指不定哪天又出事呢,下次谁能保证不出人命?”
  
  村支书看看马武,想着这条路毕竟是马武出资修的,最终同意了。
  
  很快,村口的限宽墩打好了。这样一来,一些大型的运输车开到村口,只能掉头绕行,顶多骂上一句发发牢骚,但安全有了保障。马主任对马文说:“你看,学建筑多好,处处能发挥能耐,现在村里人又开始夸你哥有能耐了。你学画画有啥用?”
  
  马文嘟着嘴说:“哥哥是聪明,但这主意不见得是好主意。挺宽敞的路弄一对限宽墩,一下子破坏了美感!”马主任气得直骂马文书呆子,可马武听了却若有所思。
  
  果然,不出几天,村支书过来说限宽墩必须马上拆除!因为周边几个跑运输的联合向县公路管理部门举报马庄的做法。他刚收到通知,说私自设置限宽墩是违法的!
  
  咋还违法了?马主任很不解。但上面的指示不能不听,只能派人把限宽墩拆了。
  
  这样一来,临马路几家有孩子的住户找到村委会,说拆了限宽墩,出了事谁负责?村委会一时也想不出好办法,就暂时让村干部轮流到村口值班,提醒运输车辆慢行。
  
  這天轮到马主任值班,他正准备去村口,俩儿子说当爹的年纪大了,应该由儿子代替值班。马主任暗暗高兴,但看到他们提着一个箱子,就问咋回事。马武说:“爹,我已经劝过弟弟了,他答应放弃画画,这是您前几天要扔的画具,我们顺便拿出去扔了,断了念想!”
  
  马主任一听,开心极了:老二终于开窍了。
  
  傍晚,兄弟俩回来了,马主任发现俩人有点不对劲,正疑惑呢,县长打来了电话。县长刚好是马主任的表哥,他生气地问:“前几天你们村的限宽墩被人举报了,不是拆了吗?咋又弄上了……没有?举报电话都打到我这儿了!”
  
  原来,公路管理局刚刚又接到举报,说马庄的限宽墩又重新立了起来。公路管理局认为马主任之所以有恃无恐,是因为有县长撑腰,不敢管了。结果那些司机直接举报给县长了。县长最后骂了一句:“你这不是给我脸上抹黑吗?赶紧拆了!”
  
  马主任一头雾水地挂了电话,急忙赶去村口看究竟。
  
  到了村口一看,果然有一对限宽墩立在那里,马主任气得用脚一踹,谁知踹空了,“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咋回事?马主任躺在地上边揉屁股边看,那限宽墩并没有高出地面,可等他站起来再看,限宽墩又变成了布满斑马线的“立方体”。原来,那限宽墩只是3D画而已!马主任一下子反应过来,八成是马文的“杰作”,居然画得如此逼真,把他都给骗了。
  
  这时,刚好有辆货车过来了,司机见了限宽墩,骂了几句要掉头,马主任连忙跑到跟前说限宽墩是假的。那司机不信,下车仔细一看,这才信了。可明知道是假的,司机重新上车后,却克服不了心理障碍,小心翼翼地开了过去。
  
  马主任当即给县长发了一段用脚踢“限宽墩”的视频。县长惊讶地说:“原来是3D立体画,马庄还有这样的人才?”马主任得意地说:“那是老二干的!”
  
  县长称赞了几句,最后还是说:“这个创意虽然不错,但很有可能还是违反相关法规的。而且这个法子短时间内管用,时间一长,司机们都知道了就不灵了。”马主任回道:“我们的本意不是限行,只是提醒货车司机注意车速,保证周边小孩的安全,我们会想其他办法的!”
  
  回到家,马主任还是乐呵呵的,马武借机问:“爹,我问您,那些司机为啥举报咱村?”
  
  马主任说:“那还用问?咱挡了人家想走的路呗!”
  
  “是啊。”马武反问道,“爹,人家想走的路被堵了还能举报,可弟弟想走的路被您堵了,他上哪儿说理去?”
  
  马主任沉默半晌说:“老二,你想画就画吧,爹不阻拦你了。”
  
  马文高兴得蹦了起来,马武却拉住他说:“弟弟,你画得再好,要是哥不修路,你能在泥地上画不?”马文摇摇头说“不能”。
  
  “这就对了。”马武拍拍马文的肩膀,说,“特长再好也要有施展的基础,文化课不过关,你照样考不上理想的美术学校,还有半年就中考了,好好补补文化课吧!”
  
  马文点点头说:“哥,我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