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悲喜盖碗茶

时间: 2021-02-01

  成都人最爱两样东西:阳光和茶。每逢出太阳,人们就拥向府南河边的各种露天茶馆,盖碗茶泡起、龙门阵摆开,那日子就两个字:安逸。
  
  这天清早,河堤上一处露天茶馆,一个小老头正手摇蒲扇大声吹牛:“昨晚半夜三更,隔壁张幺妹居然溜到我屋头来睡,你们说,我一个孤老头子啷个遭得住嘛!哪晓得外面有人吼,张幺妹‘汪’的一声就跑回去了。”周围的茶客听明白了,全被逗得前仰后合。
  
  旁边有个小伙子小声问茶馆老板:“这个老头子是不是精神有点问题哦?”老板白了他一眼:“看你娃就是新来的,人家八爷喝茶的年头比你岁数还大,天天都在这里讲评书呢!”小伙子“哦”了声,鼻子里一哼:“就他这两下子,我看也不啷个样。”
  
  八爷听到了小伙子的话,转过头对他说:“小兄弟,看样子你很不服气喽,要不我们比下嘛?”八爷本想将对方唬住,没想到小伙子说:“比就比!不过丑话说前头,输了的咋个办?”八爷大怒,一蒲扇差点把茶盖扇飞:“你大爷我要是输了,以后就从这里消失!”茶客们纷纷叫好。
  
  小伙子冷笑一声,一手从桌下提起一只皮箱,一手端着茶碗坐了过来。眨眼间,他竟从皮箱里抽出三根长竹板,边敲边说:“河边有个老茶客,每天评书讲到黑,今天这段更叫绝,昨夜家里来了贼。”接着又嗯嗯啊啊地唱,当真是有板有眼。有茶客在叫:“那是金钱板嘛,没想到这小子还挺厉害。”
  
  八爷始料未及,嘴上却不肯服输:“评书对金钱板,最多也就半斤八两。”
  
  小伙子哈哈大笑,又变戏法似的从箱子里扯出件长衫子,再掏出块醒木往桌上一拍:“再来段单口相声行不?要不干脆整川戏?我都即兴给大家练练,绝不带重样的。”人群中发出了惊呼。
  
  八爷见小伙子有备而来,心里一阵慌张,这时茶馆老板走过来,小声说:“马路边来了辆车,有人说要找你。”八爷像遇到了救兵,霍地站起来:“你娃等着,大爷我先处理点事,回头再教训你。”他顺手把茶碗上的盖子揭起,倒扣在桌子上。这是喝茶的规矩,代表人还要回来,茶先留着。
  
  茶客们好奇地看着八爷走到马路边,一对中年男女从车里钻出来,那女的还是个金发碧眼的洋妞呢。八爷看见两人,脸色一变,严肃地说:“稀客稀客,你们咋个找到这儿的呢?”男人“嘿嘿”一笑:“还不是到处打听的嘛。”
  
  男人上前嘀咕了几句,谁知八爷扭头就走,大声说:“去啥子茶楼?这儿才是我的地盘哈,有话河边上说!”大家伙全听了个清楚,但仍然摸不着头脑,只见男人摇摇头,拉着洋妞又回到了车里。
  
  八爷气鼓鼓地回来,刚一屁股坐下,对面的小伙子趁机调侃:“人家请你去茶楼你还不干,莫非老爷子输了想赖账,刚才说的话都不算数了?”八爷看看四周,悄悄放低了声音:“我说你这小娃娃也太过分,硬要来砸场子。大家玩的就是个开心,当真想赶尽杀绝?”
  
  小伙子摆手笑起来,说出了原因:原来他是专攻曲艺的,正在找地方准备搞直播。他看这里风景不错,八爷也小有名气,而且积累了一大帮粉丝,他早就盯上了这块肥肉呢!小伙子得意地说:“我可不敢赶您走,但以后我也要天天来,别人肯定更爱看我的,您老掂量着办吧。”
  
  八爷被惹急了,赌气似的又站了起来:“有种再比一个,你要是也能赢,以后谁请我都不回来了。”说着,他指着眼前几十米宽的河水,说自己现在还能游泳,想跟小伙子比试一下,看谁先游到对岸。不料小伙子哈哈大笑,说:“您又撞枪口上了,我读书时就是游泳健将,一般人还没资格跟我比呢。”但小伙子又说,这河八成不能随便下去游,肯定有人管;再说八爷年纪大了,万一出点事,他可担不起。
  
  眼看对方不接招,八爷是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一张老脸就只差揣进兜里。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远处突然传来大叫:“不好,有人跳河了!”喝茶的人像听到了集结号似的,全都跑到护栏边往下看,水面上果然有个人正在喊救命。
  
  情况紧急,有人冲小伙子嚷了起来:“你那么厉害,快点下去救人呀!”小伙子一下涨红了脸,只好支支吾吾地坦白,自己根本不会游泳,刚才是在撒谎。
  
  这时,八爷大声说了句:“就晓得你娃在吹壳子,让我来!”众人回头一看,八爷把一双大拖鞋一甩,便翻过护栏,跳入河中。别看八爷人长得干瘦,在水里那可是浪里黑条,三刨两下就找到了跳河者,把人拖上了岸,河堤上早已是喝彩声一片。
  
  跳河者被扶去休息,八爷神气活现地走了回来,把背心一脱,照着小伙子头上就是一蒲扇:“何方小将,跟爷再斗上八百回合!”
  
  小伙子泄了气,一口气把茶喝干,冲八爷拱拱手:“老爷子,算你赢了,等我学会游泳再来报仇。”
  
  小伙子悻悻而去,却径直走向马路边的那辆汽车,打开车门钻进了后座。接着,汽车发动起来,一溜烟开走了。茶客们见此一幕,七嘴八舌地惊呼:“闹半天,他们是一伙的!他们要搞啥子哦?”
  
  八爷却毫不吃惊,只是问老板那个跳河的怎么样了,听说人自己走了才放下心。他自言自语着站起身来:“脑壳痛,撒泡尿去。”看着八爷离开的背影,茶馆老板摇了摇头,过来就收茶。
  
  有人不解,问老板:“八爷还要回来的吧?”
  
  老板没好气地说:“茶碗都盖上了,老爷子不开心,看不出来吗?”大家都愣住了。这时,老板才透了底:之前那车里的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八爺一直在国外生活的儿子!
  
  八爷早就跟老板聊起过,说最近儿子带了个洋媳妇回来,想说服他一起去国外生活。八爷肯定不干呀,所以每天一大早就往河边跑,没想到他们还是找了过来,那个小伙子肯定是八爷儿子请的帮手,故意想把老爷子气走,不料还是功亏一篑。
  
  说到这里,老板狡黠地一笑,其实刚才跳河的是他的侄儿,水性好着呢。老板最清楚八爷的能耐,这些年救起过好几个跳河轻生的人,而且他也感觉那小伙子像在吹牛,所以急中生智让侄儿演了这一出,替八爷解了围。
  
  “你们知道八爷为什么舍不得这里吗?还不是因为八婆??”老板一说,有的老茶客想起来了,很多年以前,八爷跟他老婆子就爱来喝茶,给大家讲自编的评书。不过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八婆身体一直不好,病痛缠身,听说有天夜里她痛得实在受不了,就独自跑到河边跳下去了。从那以后,八爷一个人反而来得更勤了,风雨无阻。
  
  老板叹了口气,扭头看着眼前的河水,说:“你们这些年轻娃娃,还以为八爷没事逗大家玩,其实他就想每天守在这里说说话,怕他老婆子寂寞啊。”
  
  这时有人高喊:“快看,八爷在那儿!”
  
  大家来到护栏边往下看,果然,八爷正站在刚才救起人的地方,独自对着河水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