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跑车途中

时间: 2021-02-15

  出了故障
  
  黄屹的老爸是个货运司机,大半辈子都是在大货车上度过的。最近,黄屹也拿到了大货车的驾照,他向老爸提出了跟车要求。
  
  黄老爸自然高兴,但也不忘叮嘱:“儿子,你记着,跑车,不光靠技术。”黄屹听得似懂非懂。
  
  这天,黄老爸接了一单货,是一车萝卜。父子俩连夜往数千里外的大发农贸批发市场驶去。等下了高速,便换黄屹驾驶。这时已近深夜,车刚上了省道,黄老爸突然叫了起来:“停!你没见刚才路边停着一辆大卡车,有个大胡子司机在忙活吗?”黄屹忙停下车,不解地说:“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说不定是抛锚了!”黄老爸边说边解安全带,“走,咱们去看看能帮上忙不。”
  
  黄屹有些不乐意了:“爸,这趟货有时间限制的,咱们还是把货早点送到早安心!”黄老爸看了看表,说:“按计划,咱们要拐到前面镇上吃饭休整半小时,赶在天亮前,也就是四点左右过鹰嘴拐就行,现在还有时间。”
  
  没办法,黄屹只好噘着嘴下了车。父子俩过去一打听,那大胡子的车还真是出了故障。黄老爸帮着检查出问题后,让黄屹取来自家车上的备用零件给换上。大胡子司机感激得直搓手,说:“大叔、大兄弟,你们可帮了我的大忙了!”
  
  互留了手机号后,黄屹向大胡子随口问道:“大哥拉的什么,到哪儿去?”大胡子一边上车,一边说:“萝卜!到大发市场!”说罢,他告别了父子俩,疾驰而去。
  
  因为帮忙修车耽误了时间,父子俩到小镇时已近四点了,来不及吃饭,他们就买了点面包,然后又匆匆上路了。黄老爸安慰儿子说:“别急,我们就是四点半到鹰嘴拐也不算迟,千万别为赶时间开快车。”
  
  鹰嘴拐是一道有数公里长的盘山弯道,一边是山崖,一边是小河,道路险峻。刚进入鹰嘴拐,黄老爸就发现道路有些异常,地上的积水似乎不像是雨水。他正疑惑,手机响了,是大胡子打来的:“大叔,你们是不是进鹰嘴拐了?赶紧停车!我是刚出的鹰嘴拐,刚才听加油站的人说,这两天上游暴雨,附近好些村子被淹了,鹰嘴拐也可能出险情……你们快退回去!”
  
  黄老爸一听,忙叫黄屹下去指挥倒车,可黄屹打着手电下车一看,蒙了:道路下的基土已被陡涨的河水掏成了斜坡,如果没外力帮助,卡车重心稍有偏移,就可能因路基坍塌,翻入江中。
  
  借口弃货
  
  听到黄屹惊呼,黄老爸下车一看,也傻了:要是往后退个十来米,就安全了,可现在移动半米都难!看着脚下“哗哗”的河水正一点点吞噬着路基,现在就是打电话叫救援也来不及了。
  
  看来只有弃车保人了。望着凝聚着全家心血的卡车,父子俩心里不是滋味,正要离去时,却听到不远处突然传来喊叫声和机械轰鸣声——是大胡子知道他们陷入险境后,当即赶到镇上的防汛指挥部报了警。镇防汛指挥部立马同鹰嘴拐附近的防汛人员取得了联系,大伙这才第一时间赶来了。
  
  在大马力牵引机的帮助下,大卡车被拖到安全地带,刹那间,刚刚停留过的道路就像多米诺骨牌似的一段接一段地跌入了江中。
  
  “好险啊!”领头救援的村主任擦着额上的汗,说,“我们的注意力全在江堤上,要不是那边通报,真没想到鹰嘴拐会出险情。”
  
  谢过了众人,重新上了路,父子俩又意识到了问题:前路断了,想到达目的地,就要绕不少弯路,时间肯定来不及了。
  
  果然天快亮时,货主打来了电话:“什么,你们至少得晚两小时?我告诉你们,刚才其他商户的萝卜车已进市场了。对,是个大胡子司机。你要知道,咱们市场容量有限,让别人占了先机,你们就是现在赶来,我也赔定了。我看咱们按合同办,你们没按时到,我就有权不出运费,货我也不要了,这车萝卜你们爱咋办咋办!”
  
  放下手机,黄老爸沉默了:运输途中发现货物掉了价,货值还不够运费的,有些货主就会找借口弃货。黄屹则气得一脚刹住了车:“同行是冤家,我早说不该帮大胡子的忙,现在倒把咱们自己坑了。还有货主,他这么弃货没道理,要不咱们去找他面对面评评理!”
  
  黄老爸摇摇头,说:“没必要,毕竟有合同在先。再说,那位货主肯定也有难处。相对而言,咱们损失就小得多,不是还有这批萝卜垫底嘛!”
  
  黄屹愁眉苦脸地问:“这一趟下来,路桥费、油钱也花了不少,就算咱们大度不计较了,可这车萝卜怎么办?路上淋了雨,压在下面的不通风,很快就坏了!”
  
  黄老爸想了想,与黄屹换了位子,他轻轻拍着方向盘,说:“这个我有办法,走!”
  
  跑车秘诀
  
  这时天已亮了,黄老爸掉转方向,沿来路一路打听,在一个灾民安置点找到了刚才那位村主任。听黄老爸说明了捐赠萝卜的来意,村主任高兴得手直抖:“农田、菜园全淹了,我们正愁没菜吃……我们卸一百袋足够了,多了一时吃不了,也是浪费。”说着他还拿来纸笔,追问黄老爸的姓名,说要向上面报告他们的好人好事。黄屹一听,正要张嘴,却被老爸一个严厉的眼神止住了。
  
  再次上了路,黄屹仍有点不高兴:“这趟本来就赔了钱,您还捐萝卜,捐就捐了吧,还不留名,我真不知道您图什么!”
  
  “上面的萝卜捐出去一些,下面的萝卜通风了,不就能延长保质期了?”黄老爸乐呵呵地瞟了儿子一眼,说,“你呀,不能光打自己的小算盘。再说要不是村主任他们,说不定我们连车带货早翻进河里了。”黄屹还不服:“可剩下的这大半车萝卜怎么办?”这一问,把黄老爸也问哑了:是啊,这些萝卜拉回家,吃到猴年马月啊!
  
  父子俩正默默无言,手机响了,是货主打来的,这回他客气多了:“黄师傅,你们到哪儿了?萝卜还有吗?哦,还有大半车!好,你们赶紧拉过来,运费、损失费全算我的!”
  
  原来,黄老爸虽没给村主任留下姓名,可装萝卜的袋子上有货运标签,上面有货主的电话和地址。黄老爸的车刚走,采访媒体就到了抗洪一线。记者听村主任说了这桩好人好事,又看了标签,误以为萝卜是货主捐赠的。这下好了,采访报道在电视上一直播,货主电话就响个不停。很多热心市民还表示要去他那儿购买爱心萝卜……
  
  搞清缘由后,货主给黄老爸打电话:“黄叔,这事是我错了。你放心,我会向媒体澄清的。以后弃货这种缺德事,我坚决不干了。”
  
  峰回路转,黄老爸高兴地掉转车头。黄屹感慨道:“要我说,咱们今天要是没帮那大胡子的忙,就不会经受这么多波折了。”
  
  “不,恰恰相反!不是我们帮了人家,而是人家救了我们!”黄老爸直视前方,缓缓地说,“我们原计划凌晨四点过鹰嘴拐,听村主任说,鹰嘴拐出险情恰恰是那个时候。如果我们没因为帮忙而耽搁了一会儿,山洪暴发时,我们的车八成就陷在了险区中段,到时非但救援车进不来,只怕我们的人身安全也成问题。”
  
  黄屹听罢,不禁一哆嗦。黄老爸一笑,说道:“儿子,爸总觉得这跑车啊,跑的就是人心,有时,帮人就是帮自己。”
  
  老爸的这番话,黄屹這次好像是听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