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破不了的案

时间: 2021-03-09

  王鹏是个小包工头,在周边县市承包室内装修的活儿。最近他手下来了个工人叫顺子,勤快本分,技术又好,可有一点,顺子从不去海山县做事。王鹏几次在海山包到工程,顺子宁愿闲着也不肯去。时间一长,工友阿发就逗他:“顺子,你是不是在海山欠下了桃花债,不敢去呀?”顺子只是憨憨一笑,不做解释。
  
  这次,王鹏又揽到了活儿,给海山一家公司的仓库翻新墙面。偏偏这时候有几个工人请假不在,只剩下顺子和阿发,顺子不去的话,活儿就干不了,王鹏只好再次开口,可顺子还像往常一样不愿去。
  
  王鹏一咬牙:“顺子,只要你去,我每天给你多开一百元工资。”
  
  顺子还是摇摇头,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顺子坐在床沿上发呆。王鹏问怎么了,顺子没有回答,闷头抽起了烟,过了会儿才说:“马上开学了,两个孩子的学费还差点,我得赶紧多挣点。这次我跟你去海山,下不为例。”
  
  王鹏一拍大腿,说:“对嘛!谁还会跟钱过不去?”
  
  顺子没有多说,也没再推辞,只说下次别让自己去海山就行。
  
  到了海山,顺子除了干活儿,都不出门。阿发是海山本地人,几次邀请顺子出去玩,顺子都不去。
  
  公司的活儿刚做完,王鹏又接到了一单业务。海山公安局新来了很多年轻干警,宿舍住不下,局长龚剑就带头把住房腾出来,自己到附近租了栋旧房子,要粉刷一下。
  
  阿发佩服地说:“早就听说龚局长不仅是个神探,还是个清官,看来真是这样。”
  
  谁知顺子还是一口拒绝:“我要回家了,王哥你再找别人吧!”
  
  王鹏急了:“你不能走!”
  
  顺子说:“王哥,我答应的是这家公司的活儿,公安局的可没答应。阿发,是不是这样?”
  
  阿发挠挠头:“话是这样说,可来都来了,多做几天又怎样?”
  
  这时王鹏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立马接听了。等挂了电话,王鹏说:“是公安局的主任,说龚局长出差了,让我们赶在龚局长回来前一定要完工。顺子,人家催得紧呀,这次你一定要帮我的忙!”
  
  阿发也说:“顺子,龚局长是个好人,你忍心让他没地方住?”
  
  顺子想了想,说:“那我们加班加点,提前完成,怎么样?”
  
  王鹏一口答应下来。
  
  第二天,三人来到工地。这是一栋闲置的单位家属楼,狭窄破旧,一个楼层共用一个卫生间。阿发由衷地赞许道:“堂堂公安局领导,住这样的旧房子,真是没得说!”
  
  到了中午,王鹏已经联系好了,带两人去公安局食堂用餐。
  
  晚上八点多钟,王鹏和阿发准备收工,可顺子还干劲十足,并说:“要不你们先回去?我再干会儿,争取早点完工。”
  
  一直到晚上十点钟,顺子才回来,刚进门就接了一个电话,只听他说:“哥!我在、在市里呢,一切都好,你不要担心。”
  
  挂了电话,顺子去洗澡。这时,阿发悄悄对王鹏说:“王哥,听见没有,顺子连家人都骗,怎么就不敢说自己在海山呢?”
  
  王鹏也感慨起来:“可不是吗?这次来海山,我是求爷爷告奶奶,哪是老板?成孙子喽!”
  
  这天中午,王鹏他们三人来到食堂,刚打好饭就听到门口一阵喧哗:“局长凯旋啦!”接着,龚局长和几个警察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食堂里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听旁边的人说,这次龚局长出差,是带队抓逃犯去了。龚局长来海山后,破了几起陈年大案,那些躲藏多年的逃犯都被抓了。王鹏和阿发听得津津有味,无意间回头一看,顺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第二天,顺子和阿发正在二楼走廊刷外墙,忽然看见龚局长朝这边走来了。顺子脸色一变,立刻转身把安全帽压得低低的,还掏出口罩戴好。过了一会儿,龚局长有事走开了,顺子这才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到饭点了,顺子忽然说食堂的菜自己吃腻了,想去外面吃快餐,然后独自一人走了。王鹏和阿发两人去了食堂,路上,阿发说:“王哥,刚才顺子的表现很奇怪,他好像很害怕龚局长……”
  
  王鹏也看在眼里,想起昨天食堂的事,点点头说:“好像是呀!平时顺子在食堂挺能吃的,昨天龚局长一回来,他人马上就不见了,今天连食堂都不去了。”
  
  阿发忽然停下脚步,紧张地说:“难道顺子犯过事?”
  
  “顺子很老实,怎么可能!”
  
  “这可说不准,有些人很会伪装,隐藏得很深!”
  
  “照你这样说,顺子在海山犯过事,而龚局长是神探,顺子害怕遇上他,所以不敢来?”
  
  阿发点点头,说:“有可能!你看啊,顺子一直不肯来海山,这次好不容易来了,又不愿接公安局的活儿,直到听说龚局长出差了才勉强答应,还要加班加点完工,他是不是怕见到龚局长?”
  
  “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不过这都是猜测。”王鹏还是半信半疑。阿发想了想,笑嘻嘻地说:“要不,我们试试他?”
  
  第二天一早,三人还没出门,王鹏假装接了一个电话,说龚局长正在家属楼检查,有几个地方不满意,要顺子和阿发马上去返工。
  
  果然,顺子立马说肚子不舒服要去看病,还说那点活儿阿发一个人就能搞定,说完就出去了。
  
  顺子明显是在装病。阿发问怎么办,王鹏左右为难,最后说:“等顺子回来,干脆把这事挑明。没事最好,我们给他道歉;如果真有事,就让他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也不枉大家兄弟一场。反正这里离公安局不远,不怕他跑了。”
  
  没过多久,顺子蹑手蹑脚地回来了,看见两人还在房间,吓了一跳。王鹏绷着脸问:“还算兄弟吗?”顺子点点头。
  
  “知道要问你什么事吗?”
  
  顺子摇摇头。接著,王鹏把自己的怀疑说了。
  
  “什么?你们竟然怀疑我?真是服了!”顺子听了哭笑不得。
  
  阿发一脸严肃地说:“不要嬉皮笑脸,好好说清楚!”
  
  “我没有犯事,说什么?”
  
  王鹏说:“你不说也行,只要你敢去见一下龚局长,我们就相信你。”看这架势,顺子知道不说是不行了,于是说:“既然这样,我就直说了,其实,龚剑是我哥。”
  
  什么?王鹏和阿发面面相觑。顺子拿出手机,翻开相册。两人一看,里面有很多龚局长和顺子的照片,还有全家福。王鹏这时才想起来,顺子也姓龚……他不解地问:“那你为什么不愿到海山来?”
  
  顺子一五一十地说了起来:“我们村里原来出了个大官,是全村的骄傲,可因为挡不住人情风,干了不少违法的事,已经进监狱了。后来我哥当了公安局局长,我爸常说,龚家出一个干部不容易,叮嘱他一定要堂堂正正做个好官。我想既然这样,那我得带个好头,绝不去麻烦他,所以我自己给自己立了个规矩,说以后我哥在哪里工作,我就坚决不踏进那里一步,不给任何人一点儿可乘之机。虽说我爸和我哥都只当那是我夸下的海口,但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做的,这一次,我迫不得已坏了自己立的规矩,所以很不好意思见我哥……”
  
  王鹏明白了,他拍了拍顺子的肩膀,说:“你放心,这件事,我烂在肚子里了。”
  
  阿发也笑嘻嘻地说:“你别担心,反正我们马上要离开海山了。你哥再是神探,也破不了你到过海山这个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