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传说

秘书的选择

时间: 2013-02-20

  人生总是充满选择,有时只是一念之间……
  
  该不该看
  
  刘鑫大学毕业,本想留在大城市里,可老爸天天电话轰炸,说老家市委组织部要招公务员。老爸是给领导开小车的,见过世面,他说:“你小子知道吗?组织部可是管官帽子的地方,就是一般的办事员出来,也是见官大三级。”
  
  刘鑫耐不住老爸的软硬兼施,只好回乡赶考。以刘鑫的能力,对付这种考试是游刃有余。果然,他以笔试、面试双第一的成绩进了市委组织部。
  
  正好这时,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张部长的秘书官升一级,张部长见刘鑫文字功底强,人又机灵,就让他暂代秘书一职。
  
  老爸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跳起来说:“刘家祖坟冒青烟了。你们张部长可了不得,他原来也是当秘书的,没几年工夫,就一路高升到了现在的位置。只要你给他当好秘书,肯定前途无量!”
  
  可是刘鑫却觉得“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自己每天就是跟在部长身边鞍前马后,偶尔给部长写写发言稿,工作没有一点挑战性。不过很快,刘鑫平静的职场生活就被打破了。
  
  这天张部长和几个副部长开完办公会议,嘱咐刘鑫收拾收拾,就走了。
  
  刘鑫不敢怠慢,打扫好卫生,又整理起了办公桌。这时,几张手写的材料引起了刘鑫的注意。他定睛一看,上头写着“拟提拔、调任干部名单”。
  
  这几天,刘鑫听见同事们私下议论,今年一部分干部年龄到了,要退居二线;一部分年轻干部要进一步,走上一把手的岗位;还有一部分年纪不太大,却任职届满,要挪挪位置。按程序,得先由组织部拿出一个名单,提交书记办公会斟酌研究,再提交常委会讨论通过。所以这段时间,不少想进一步的人有意无意地到组织部来走走,想刺探一点内幕消息。如果在名单上,心里落个安定;如果不在名单上,也好临时抱抱佛脚,说不定还有一点机会。
  
  眼下这份重要名单就在刘鑫眼前,一定是张部长开了一下午会,头昏脑胀,忘记锁进文件柜了。刘鑫刚来组织部时,学习过内部纪律,他知道以自己的级别是无权翻阅名单的,但他还是忍不住强烈的好奇心,像做贼一样翻开名单,匆匆地扫视了起来。然后,他将一切归于原位后退出办公室,锁好门,下班。
  
  一回到家里,刘鑫发现:老爸单位里的郭副局长正坐在自家客厅里。刘鑫不禁感叹:现在的人真是消息灵通,部长办公会刚结束几个小时,就找上门来了。刘鑫知道老爸单位的一把手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这位郭副局长很有能力,在单位里口碑也不错,很有希望能扶正。
  
  郭副局长赔着笑脸与刘鑫寒暄了一会儿,就欲说还羞地打听起了消息。
  
  刘鑫知道他与老爸关系很好。但刘鑫也清楚地记得,自己看到的名单里,他们单位一把手的拟任人选并不是郭副局长。他差一点冲动地说出了口,但还是强忍住,苦笑着说:“郭叔,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办事员,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事情呢?”
  
  郭副局长又旁敲侧击了一番,见刘鑫一问三不知的样子,才悻悻离去。
  
  该不该说
  
  第二天刚一上班,张部长行色匆匆地来到办公室,在办公桌上找了一下,拿起那份名单去参加书记办公会。刘鑫知道为了防止泄密或有人打扰,书记办公会研究人事问题,一般会找一个隐秘的地方召开,而且都不带秘书。刘鑫本来还有点忐忑不安,可见张部长神色没有异常,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下午上班时,张部长又行色匆匆地回到办公室,一个电话就把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喊了过来。
  
  刘鑫赶紧泡了两杯香茶送进去。这时,张部长一边从皮包里拿文件,一边对副部长说:“书记办公会的研究结果出来了。”
  
  副部长从刘鑫手中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问:“没多大变故吧?”
  
  张部长没有答话,而是不动声色地看了刘鑫一眼。刘鑫一看,赶紧知趣地转身离去。
  
  就在刘鑫掩上门的一刹那,他听见张部长说:“基本上没什么异议,就是关于紫阳区区长王大中的调任有点问题。”刘鑫一听,心里又一次狂跳起来。这个叫王大中的人与他太有关系了。刘鑫的女朋友叫王慧,就是王大中的女儿!
  
  刘鑫故意放慢脚步,他听见副部长接过话说:“王大中他做了六年区长,政绩不错,而且他还是学经济出身的,调任市财政局局长恰如其分,难道……”
  
  张部长却说:“王大中这个人能力是有的,但我认为他个性太强,所以我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刘鑫听到这儿,再也不敢听下去了,他心想:看来部长对未来岳父有成见啊,这事到底要不要告诉他老人家呢?
  
  刘鑫胡思乱想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正当他心神恍惚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一看,吓了一大跳,说曹操曹操便到,电话是王慧打来的,说父亲邀他今晚去家里吃饭。
  
  在这之前,刘鑫还没上过王家的门。如果是过去,他一收到这种邀请,肯定跑得比兔子还快。但在这节骨眼上,他真是不想去,去了是说还是不说好呢?
  
  但没办法,未来岳父一声令下,是不去也得去啊!下班后,刘鑫直奔商场,买了点水果烟酒,就去了王家。此时,王大中早已端坐在客厅里,等刘鑫了。他示意刘鑫坐在对面,然后直奔主题问道:“今天书记办公会开了吧?我的情况怎么样?”
  
  刘鑫一听傻眼了,怎么连个过渡也没有啊?他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王大中却依然气势逼人地盯着他,不给他半分喘息机会,追问说:“怎么?纪律性还很强呢!连我也不说?”
  
  刘鑫正待和盘托出,但王大中这句话却一下子点醒了他,他知道自己看了不该看的,听了不该听的,如果再把偷看偷听的内容说出来,那就是错上加错。他只好假装糊涂,说:“伯父,您也知道,www.diyiread.com开书记办公会,领导都不带秘书,我是真不知道啊!”
  
  王大中听了,脸色大变,指着大门怒吼一声:“滚!”
  
  王慧见了,想上前调解。王大中又朝女儿一声吼:“像这样的白眼狼,你留他干什么?你要是再敢跟他勾勾搭搭,以后别进家门了!”说完,抄起刘鑫带来的一袋水果香烟“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刘鑫只好离开王家,他一边走,一边懊恼:我干吗要回来考这个公务员?现在简直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啊。接下来几天,刘鑫怎么也联系不上王慧,他更加惴惴不安。
  
  老爸察觉了刘鑫的异常,便追问出了什么事。刘鑫仍是守口如瓶,他知道一旦坦承和王慧出了问题,必定会牵扯出偷看名单的事情,现在可不能一错再错了。
  
  原来如此
  
  很快,市委常委会正式宣布了提拔调任领导的名单,让刘鑫意外的是:郭副局长的确没当上原单位的一把手,却被提拔到同级单位当一把手。王大中也没当成财政局长,却被破格提拔为副市长。
  
  更让刘鑫大吃一惊的是,会议一结束,张部长和常务副部长一起回到单位,接着召开了办公会议。会议一完,他们就把刘鑫喊进了部长办公室。
  
  张部长笑眯眯地掏出一部手机递给刘鑫。副部长见刘鑫傻愣着,笑着说:“从今天起,你就是张部长的正式秘书了,兼任秘书科副科长职务,恭喜你了!别愣着呀,这是张部长的工作手机,由你保管。”
  
  刘鑫还没回过神来,接着,张部长又掏出一个手机挂链送给他:“小伙子不错,比我当年强!”
  
  刘鑫接过一看,是个玉石小貔貅,虽然石质普通,但雕刻得栩栩如生,煞是可爱。他还是有点懵,他自认工作干得稀松平常,没啥出彩的地方,但部长不光让自己转正了,还送了小礼物,这是为啥?
  
  这一天,刘鑫都拿着貔貅挂链把玩,可任凭他想破脑袋,都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
  
  晚上,刘鑫回到家里,又是大吃一惊:只见老爸、郭副局长,还有王大中三个人正坐在客厅里推杯换盏,王慧呢,则和老妈忙进忙出。
  
  这一刹那,刘鑫突然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一下子明白过来:那份名单是张部长故意落在桌子上的,张部长和副部长的谈话也是有意让他听到的,就连郭副局长和王大中来打探情况,都是演戏,这一切都是在设局考验他。
  
  王大中看着刘鑫一副醍醐灌顶的样子,赞许地说:“傻小子,好样的,慧慧没看错人!”说着,他从刘鑫手中接过挂着貔貅的手机,端详了一会儿,说,“这貔貅是张部长的老领导送给他的,这些年,他一直把这东西带在身上,时刻警醒自己。他现在送给你,你知道什么意思吗?貔貅是传说中的神兽,没有屁眼,专吃财宝,装在肚子里只进不出。部长是在告诫你,当秘书就要像貔貅,看了不该看的,听了不该听的,就要烂在肚子里,半点不能漏出来。这是当秘书的基本素质!”
  
  刘鑫听了,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的确是看了不该看的,听了不该听的,幸亏他在关键时刻强忍住没有说出来,不然简直是功亏一篑啊。
  
  刘鑫有些后怕地看了老爸一眼。老爸却眉开眼笑地说:“我见你不太乐意当这个秘书,就有点后悔把你拉回来。所以我们几个一合计,不如试试你,看看你的性子适不适合干这个,如果不行,干脆辞职,和慧慧一起出去奔自己的前程。不过,你小子还算行!”
  
  这时,王大中又接过话,有点严厉地说:“你小子记住,张部长送你貔貅,还有一层意思,要以貔貅为戒,不能贪恋钱财。你要是贪财不走正道,我和你爸都不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