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

被拐卖的女警官

时间: 2015-09-24

  一、奉命打拐反被拐
  
  靠山庄有个叫桂花的女人被人贩子拐走,一直下落不明。男人为寻她,卖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最后连房子也租给了别人,再后来,男人也失踪了。有人说他找不着女人,绝望至极,心一横悬梁自尽了。家里的两个孩子失去了双亲,被好心的人领走。好端端一家人,因失去了女人而家破人亡。这个案子报到县公安局,主管“打拐”工作的副局长胡剑十分重视,他把“打拐办”的女侦察员乔晓春叫到办公室,限令她一月内侦破此案,解救回被拐卖的妇女,并挖出可恶的人贩子,为民除害。
  
  乔晓春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两只亮闪闪的眼睛,射出两股凛然的寒光,亭亭玉立的身姿散发着青春活力。她是公安大学毕业的高才生,自从担任“打拐办”侦察员后,已破获了几起拐贩人口的大案,解救回了几十名被拐卖到偏远山区的妇女。经过她手,已将三名罪大恶极的人贩子送上了断头台,被称为人贩子的“克星”。她接到任务后,决定立即出发。
  
  这天晚上,副局长胡剑把乔晓春约到一个小餐馆,点了一桌丰盛的菜肴为女侦察员送行。这胡剑和乔晓春是一对情深意笃的恋人,两人在公安大学上学时,就明确了关系。参加工作后,胡剑凭借自己的实力,很快当上了副局长。他一心想继续进步,便一再推迟婚期,这对恋人早已进入大龄青年的行列。明天,乔晓春要执行任务,胡剑似乎有一肚子话要对她说:“晓春,你这次出去一定要小心,这些人贩子太凶残了,他们个个杀人不眨眼。”
  
  乔晓春调皮地眨眨眼,问:“如果我遇了难,你会怎么样?”
  
  胡剑放下筷子,郑重地说:“别说不吉利的话。”
  
  这时,胡剑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到走廊上接了会儿电话,匆匆进来道:“晓春,实在对不起,我有点急事,实在不能陪你了。好了,祝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说罢匆匆离去。
  
  包间里只剩下了乔晓春。胡剑一走,她也无心吃下去了。这时,一个下巴长颗黑痣的服务生走进来为她添茶。乔晓春端起杯子,一边品茶,一边默默地想着侦破方案。
  
  不料刚喝了几口茶,她突然感到天旋地转起来,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下栽去,很快迷糊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乔晓春睁开眼睛,竟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农家小屋里。炕上是脏兮兮的被子,墙壁上悬挂着野兔皮,旁边站着一个傻乎乎的汉子,正乜斜着眼睛瞅着她。乔晓春诧异地问:“我这是在哪里?”
  
  傻汉子见她开口说话,突然叽叽嘎嘎地笑了,嘴角流着涎水说:“你是我媳妇,你是我媳妇!”
  
  “什么,你的媳妇?”乔晓春以为自己听错了,吃惊地问,“你说什么?”
  
  傻汉子笑声提高了,道:“对呀,你是我媳妇!”
  
  乔晓春疑惑地问:“你是什么人?”
  
  傻汉子皱着眉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我是你的男人呀!”
  
  乔晓春头“轰”的一响,心“怦怦”急跳,暗想:“天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同是天涯沦落人
  
  傻汉子见乔晓春一脸的疑惑和不解,一边傻笑,一边扑上来就往乔晓春身上摸,嘴角的涎水几乎滴到乔晓春脸上,手舞足蹈地叫喊:“姑娘,实话告诉你,你是我从人贩子手中买下的。往后,我就是你的男人,你就是我的媳妇。”
  
  乔晓春像见了狼似的向后退,她厉声斥责道:“你胡说,你胡说,你要敢上前一步,我就毙了你!”可当她手往腰里摸时,才发现身上的警服不见了,穿着一身肮脏的农家女人的衣服,脚上是一双绣了花的布鞋。她这才相信自己真的被人贩子拐卖了。天哪,这一切莫非是在做梦!她猜测,自己一定是在那个小餐馆让人下了药,人事不省,被人贩子拐卖到这儿的。那么,这药是谁下的呢?对,一定是那个下巴长颗黑痣的服务生。此刻,一种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像刀子般地割着乔晓春的心,她想:我是个堂堂的警察,专门侦破打拐案的,没想到案子未破,自己反被人贩子拐卖,实在荒唐透顶!传出去岂不是天大的笑话?想到这,乔晓春感到自己真窝囊,不由委屈得直想哭。
  
  这时,外头走进来几个山里女人,她们手里拿着剪裁的红双喜和大红窗花,往墙上和窗上粘贴。这些女人一边贴,一边打量着乔晓春。起初,乔晓春不明白她们要干什么,仔细一看,不由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女人在布置洞房。显然,身边这个傻汉子马上要和自己结婚。乔晓春“打拐”多次去过那些偏僻山区,知道那些从人贩子手里出高价买女人的男人多是弱智人。这些人买回了女人,为了尽快把生米做成熟饭,一般不隔夜就入洞房。有的弱智人怕买回来的女人逃走,结婚后一直捆着女人手脚,直到怀孕生了孩子后才为她解除捆绑。他们以为有了孩子,就算拢住了女人的心。当明白自己马上要陷入这可怕的牢笼时,乔晓春吓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等几个女人布置好洞房出了门,她才坐起身子,正言厉色地对傻汉子道:“小伙子,实话告诉你,我是一名警察,有重要任务在身。你如果敢欺负我,到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傻汉子人傻脑子却清醒,扯着狼一样的嗓子道:“我管你是啥人,我只知道你是我花两万元从人贩子手中买回来的媳妇!”
  
  乔晓春见硬的不行,便换副面孔哀求道:“大哥,我一看你就是个好人,你放了我吧,至于两万元,我一定还你。”
  
  傻汉子断然拒绝道:“你是我媳妇,我只要媳妇不要钱。”
  
  乔晓春一听,心不由一沉,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眼睛一闭,暗自垂泪。
  
  晚上,傻汉子果然要和她成亲。院子里张灯结彩,一班吹鼓手吹吹打打,前来贺喜的山民纷纷坐下吃宴席,有的兴奋地划拳,有的放肆地讲着粗话。乔晓春听着院子里一片吼叫声,恐惧的神经几乎要崩溃。她失去了理智,发疯似的冲出洞房朝门外逃去。
  
  “快,新娘子逃了!”有人大声喊道。霎时,一伙山民冲上前拦住了乔晓春。由于乔晓春在学校学过擒拿格斗,很快将冲上来的几个山民打翻,但终究是寡不敌众,她很快被几个大汉扭住了手脚。他们用绳子把她捆起来,抬入洞房,然后放新郎进来,将门紧紧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