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

雪魂

时间: 2014-01-06

  在这片神秘的雪域高原,尔虞我诈、是敌是友,一个关于复国宝藏的故事演绎出四个不同的版本……
  
  PART。1冰人碎裂
  
  喀喇昆仑山是片终年被冰雪覆盖的神秘高原,在这苍莽的山脉中,有一座不起眼的无名小山峰,这个神奇诡异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这天,寂静的小山峰上出现了一支队伍,他们既不是科考队,也不是极限运动员,而是来寻找传说中失落的宝藏的。
  
  这支队伍由五人组成,头儿叫方季民,是个曾经活跃在中缅边境的毒枭。最近,他遭到警方的通缉追捕,靠走私毒品赚来的黑钱也全部被冻结。走投无路之下,他决定冒险进入喀喇昆仑山,企图找到宝藏,然后逃往海外。
  
  跟方季民同行的,有他的情人叶青,一个长得端庄漂亮的女子。还有两个同伙,一个叫雷猛,一个叫顾文涛。
  
  进入大山后,方季民又托人给找了个向导。这人叫阿布,是个长得英俊帅气的年轻人,他从小在雪山里长大,登起山来,灵活得如同猿猴。
  
  山上狂风凛冽,厚厚的积雪被风卷上天空,形成了茫茫白雾,遮挡住了大家的视线。向导阿布走在队伍最前面,他的腰上系着一根红色“引路绳”。后面的人依次排开,牵着这根绳子,艰难地向山顶攀爬。
  
  接近山顶时,风更大了。狂风呼啸着从山谷中穿过,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呜呜”声。这时,他们爬到了一片异常险恶的地方,前面是陡峭的山壁,几乎无立足之处,身后则是万丈深渊,也没有退路。
  
  阿布一边用雪杖探路,引着大家往前走,一边大声提醒大家小心脚下。可是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吓人的惨叫,这声音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发出惨叫的是雷猛,他走在队伍的最后,身上还背着一大包沉重的雷管、导火索等爆破物。本来他是握着红绳末端的,可现在,绳子垂落在雪地上,却不见了雷猛的踪影。
  
  阿布看了一眼雪地上的绳子,皱着眉问走在雷猛前边的叶青:“雷猛呢?”
  
  “不知道,”叶青满脸的惊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我光顾着往上爬了,没注意身后发生了什么。也许、也许他是滑到深渊里了吧?”
  
  阿布刚想再问些什么,旁边的方季民已拧紧了眉头,使劲朝雪地上啐了口唾沫,骂骂咧咧地说:“真是耽误事儿,你们快下去给我找找,要是找不到人,能把他的背包找回来也行。如果那包东西丢了,我们就白来一趟了。”
  
  阿布犹豫了一下,说:“你们在原地等着,我下去找他。”说罢,阿布卸下身上的背包,坐在雪地上紧了紧脚上的登山靴和靴子上的冰爪,然后小心翼翼地向山下爬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转眼半个多钟头过去了,还不见阿布与雷猛的踪影。
  
  叶青不安地问方季民:“他们两个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是出、出什么意外了吧?”
  
  方季民凶巴巴地说:“我哪里知道,这种鬼地方啥样的怪事都能发生。要不是警察追得紧,老子才不来这鬼地方呢!”
  
  方季民正说着,身旁的顾文涛透过茫茫白雾,依稀看到一团臃肿的身影从山下缓缓地爬上来。他高兴地叫起来:“老大,雷猛回来……”
  
  可是,他这一声欢叫仅仅叫出一半,便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喉咙,硬生生地将后半句给掐断了。原来,他看清楚了,雷猛不是爬上来的,而是趴在阿布背上,被背了回来。
  
  大家赶紧过去接应,到了跟前才发现,雷猛双眼紧闭,四肢张开,姿势怪异地趴在阿布背上。他的脸上到处是擦伤的血痕,血已经凝固,但那脸却十分怪异:右半边像血一样红,而左半边则像雪一样白。
  
  “阿布,雷猛怎么了?”顾文涛一边帮着阿布将雷猛抱下来,一边紧张地问。
  
  可是,没等阿布回答,方季民便气急败坏地问:“背包呢?雷猛身上那一包雷管呢?”
  
  阿布疲惫地摇摇头:“没注意。我找到雷猛时,发现他掉在一个冰窟窿里,当时他只是一个劲说身上很冷,也没提背包的事。没过多大工夫,他就昏过去了。我不能丢下他不管,所以就背着他上来了。”
  
  方季民一听,跳了起来,破口大骂:“你个猪脑子,刚才我已经提醒过你了,一定要找到雷管,没有雷管我们就没办法炸开山顶的厚冰,也就进不去洞窟,你怎么……”
  
  就在方季民发火时,雷猛突然呻吟一声,醒转过来。他无力地睁开双眼,眼神里透出恐惧,然后吃力地张开嘴巴,嗓子里发出了如同野兽负伤时的“嗬嗬”声,“嗬”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好冷,我好冷……”
  
  “好小子,你醒了就好。”方季民一下子冲过去,一连声地追问,“你刚才怎么掉进冰窟窿里了?你的背包丢到哪儿去了,快告诉我!”
  
  方季民如此不管手下死活,一心只惦记着那包雷管,这让一旁的叶青看着有些不忍,她默默地拉开身上的背包,从里面取出一条羊毛毯子往冻得抖成一团的雷猛身上裹去。
  
  可是,当毯子刚刚裹到雷猛身上的一刹那,恐怖的一幕便发生了。叶青的胳膊肘不小心碰到了雷猛的鼻子尖,只听“咔”的一声脆响,雷猛的鼻尖像一块被打碎的冰砣,落到了雪地上。
  
  叶青一见,惊得“妈呀”大叫一声,向后跳出了一大步。
  
  鼻尖在雪地上滚了好远,却没一滴血涌出,好像雷猛的血液早就凝成了冰。这情景把在场的人都给惊呆了。
  
  雷猛的眼球滚动着,在雪地上寻找自己的鼻尖。当他终于发现了那个苍白的鼻尖时,他痛苦地呻吟一声:“我的……鼻子……好疼。”
  
  谁知,雷猛一开口说话,便牵动了脸上的肌肉,紧接着他的脸又发生了更加怪异的变化。只见他的额头裂开了一道伤口,那伤口开始浅浅的,但眨眼间越裂越深、越裂越长,而且从额头开始向眼角蔓延,渐渐地伤口爬过了眼角,爬过了鼻梁、嘴唇和脖颈……却没流出一滴鲜血。
  
  看到这情景,叶青一边拼命往方季民身后躲,一边颤抖着声音尖叫:“天呐!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雷猛整张脸都变成了雪白色,就连他的黑眼球也变成了白色。他那双白眼球好像看到了什么神秘可怕的东西,显露出极度的恐惧。他吃力地张开嘴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叫。
  
 随着这声惊叫,他那张雪白的脸像突然被铁锤狠狠砸了一下,顿时碎成了一块块球型冰块,散落在雪地上。紧接着,他的整个身体也开始碎裂,碎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冰球。这些晶莹剔透的小冰球从他的领口里、袖口里和裤管里不断滚落出来,顺着陡峭的山坡,向山下滚去。
  
  “鬼呀!”叶青尖叫一声,丢下背包,连滚带爬地朝山下跑去。叶青的尖叫声把其他三个人也从惊呆中叫醒了过来,一种巨大的恐惧袭遍他们的全身。大家也顾不上什么宝藏不宝藏了,紧跟着叶青,惊慌失措地向山下逃去。
  
  PART。2宝藏传说
  
  此时,风依然很大。四个人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好远,看看身后没什么妖魔鬼怪追来,紧张的心这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喘息一会儿后,方季民仍不死心。他想若找不到宝藏,自己就无法东山再起。虽然经过了刚才的惊吓,但这家伙赌一把的心理再次占据了上风,他拦住大家,要阿布带大家重回雷猛出事的地方,去寻找丢失的爆破物。
  
  可是,阿布好像被刚才的事吓破了胆,说什么也不肯再去那个冰窟,而是一个劲地嚷着要下山。方季民见硬拦不起作用,便用利诱,许诺说如果找到宝藏,就分一份给阿布,保证他八辈子享用不完。
  
  谁知阿布却不相信方季民的话,他苦笑着说:“这一路上,你一直口口声声说上山找宝藏,说得倒挺诱人,可我又怎么知道这是真的呢?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从来没听说过宝藏的事情。咱们别宝藏没找着,反倒落个跟雷猛一样的下场,那可就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