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

鬼市人头

时间: 2016-04-16

黎明前的神秘集市,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真相扑朔迷离……

1,人头血案

  民国期间,天津老城厢有个鬼市。所谓鬼市,并不是什么闹鬼的地方,而是一种早集。天没亮时,一群人聚在那里做些小买卖,天亮之前准散。之所以取这么个恐怖的名字,原因有二:第一,天亮前,特别冷,老百姓管那时候叫“鬼毗牙”;第二,这个时候做买卖,容易捣鬼。由于鬼市的货物便宜,还有不少来路不明的非法货物,因此这里的生意一直很兴旺。

  一天清晨,在鬼市摆小摊的何老福拾到一个包袱,他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可抱回家打开一看,竟是一个插着金钗的血淋淋的人头。何老福吓得脸色发黑,赶紧去了警察局。

  警察局赶紧调查,一查,那头颅是素香斋饭店老板王晋元的二姨太太刘氏。但刘氏的身体哪去了?怎么找也找不到。警察局长李汉元束手无策,只好请来老朋友,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的探长吉鸿晶。

  吉探长四十上下,精悍容智。他带了助手小郭很快来到天津,与警察局李局长见了面,二人寒暄了几句后.吉探长进入正题,问:“现在案件有进展了吗?"

  李局长摇摇头,说:“没有。只知道,红桥区大药房的伙计是最后见到刘氏的人。”

  吉探长当即提议去药房。红桥区大药房是天津著名的大药房。见李局长、吉探长和小郭三人进来,伙计立即迎上来:“局长大人光临,您有什么吩咐?"

  李局长腆着肚子说:“这位是我的朋友吉探长,刘氏失踪的案件,就交给他全权处理了。”吉探长嘴里不禁嘀咕了一句:我还没答应呢,怎么就全推给我了?他清了清嗓子,问道:“你最后一次看见刘氏,是什么时候?"

  伙计回答道:“我都告诉李局长了。发生凶案的前一天晚上七点半,刘氏从对面吕祖堂出来,到我这里买了些药就走了。”

  吉探长接着问:“她那天是什么打扮?和你说话了没有?"

  伙计想了想说:“她那天穿了一身深红色大衣,头上插着金钗,脸色好像不太好。二太太进来之后,说她先生患心绞痛,买了些中药,其他就没什么了。”

  吉探长又继续发问:“她都买了什么药?"

  伙计翻出账本查了查说:“她买了黄侠、丹参粉、三七粉、川芍、当归粉、红花共六种中药,每样三两。”走出药房,李局长拍拍吉探长的肩膀,说:“老弟,这件案子,就交给你了,辛苦了。”

  “你这家伙!”吉探长笑骂了一句。不过他也明白李局长的难处:这个时期天津案子不断,警察局顾了东顾不了西。人头案的资料不多,小郭一边翻看一边用笔记在本子上,大体有了一个轮廓:刘氏四月十七日下午四点离家,步行去了吕祖堂听道士讲经,晚上在那里吃了素斋,七点半离开吕祖堂,去红桥区大药房买药。第二天早上五点,何老福在鬼市检到一个包袱,发现里面的头颅。

  吉探长理了一下头绪,想了想,决定先去第一目击者何老福家。

2.傲慢道士

  何老福四十多岁,是那种典型的老实巴交的劳动人民。吉探长和小郭刚进门,他就嚷着让老婆擦板凳端茶倒水,自己主动向吉探长叙述案情。

  这时何老福的媳妇端着茶水过来。她动作迟钝地给古探长和小郭倒上,又僵硬地拜了个万福离开了。吉探长见她脸色苍白,好像身体有病,但没等他问,健谈的何老福又开了腔:“那是我娘们儿,这几天被那人头吓了,身体不太得劲儿。”

  吉探长没有接他这个话题,只是问:“当初你是怎么发现这个人头的?"

  “哎呀,当初我发现的时候,就想着是个好东西。捡回家一打开,真是吓死人了,我这么一喊,邻居们都来了。大家商量了一阵,想着还是交给警察局才对。”

  吉探长边喝茶边点头,不知不觉茶已经喝干了,何老福忙叫媳妇再加些,他媳妇丁丁当当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开水壶,何老福只得去帮着找,却发现家里已经没水了,连忙陪笑解释道:“这几天附近的水站出了www.rensheng5.com些毛病,打不出水了。实在对不起。”

  吉探长示意他没关系,又把刚才何老福说的那一串天津话在脑子里加工了一会儿.就带着小郭离开了这个简陋的小屋。

  “接下来去哪里呢?”小郭一溜小跑跟在吉探长身后问道。

  吉探长嘴里吐出三个字:“吕祖堂!"

  吕祖堂是座道观,当家道长叫任立奎,只有三十出头,法号“逸尘”,长得精神潇洒,倒有点像画像上的吕洞宾,他见吉探长进来,却傲慢地端坐在蒲团上动也不动。他的卧室十分简洁,除了吕洞宾像之外,只有一对红油蜡烛。

  好半天,任道士才有些不屑地说:“李局长已经来我这里问过了。”

  吉探长说:“不好意思,我还得麻烦你,请问那刘氏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任道士说:“我只知道她是四点半来的。至于她什么时候离开的.我可不知道。我每天晚上都要按时出去散步。我出去时,刘氏还没有离开。”吉探长在盘问任立奎的同时,小郭也盘问了几个小道士。出来和吉探长对照后,发现道长没有说谎话,而且他在当晚九点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