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天使

时间: 2015-12-17

  大学毕业后,我放弃了外面的种种诱惑,只身回到了家乡,在一所小学教书。学校不大,四个年级,百来号学生,学校也不美,孤零零的一座平房立在大山里,如果不是本地人,谁也不知道在这里还隐藏着一个学校。
  
  但我并不孤单,并不悲哀。那些活蹦乱跳、充满朝气的孩子,是我心灵久有的依偎。
  
  头一次师生大会,校长恭恭敬敬地说:“同学们,这可是来自长沙的高才生啊。”学生不懂什么叫高才生,但他们知道长沙,于是这些从没走出过大山的孩子霎时把目光齐齐地对准了我。
  
  我知道他们在渴望什么,那一天,我讲了整整一上午,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外面的精彩世界,最后我说:“孩子们,如果你们想出去看看,就好好珍惜现在的学习时间,明白吗?”
  
  掌声顿时如雷。我欣慰地笑了,我想我应该竭力改变他们,让他们每个人都变得乐观、自信、认真、守信,并且不畏惧艰难和险阻。我知道我身上的担子不轻,但这些纯朴和善良的微笑,让我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我所上的每一堂课,孩子们都听得非常认真,一有不懂的地方,下课后便会把我小小的办公室挤得满满的。我所交代的每一个任务,大家都是争先恐后地去完成,从没出现拖沓和躲避的现象。
  
  讲桌上有个小瓶,每一天都会有一束野花插在那里,我甚至不知道是谁采的,问,他们总会笑嘻嘻地跑开,校长说:“在大山里,鲜花送给客人是最尊贵的礼物。”
  
  我相信他的话。我又在想,礼物的轻重与金钱无关,与知识无关,与年龄无关。这些大山里的孩子,把尊重给了我,我应该感激他们。
  
  暑假,我离开了大山,来到了长沙,不久后,得知莫拉克台风给台湾造成了严重的灾难,我也成了一名募捐志愿者。主办方希望我回校后,在学生中组织一次募捐,我和校长通电话时,我建议说:“在老师中组织就行了,孩子们的家境都不富裕,我不忍心。”
  
  但不知是谁泄露了这一消息,在我回校的路上,竟惊奇地发现,有学生们在忙碌着,有的摘茶叶,有的捡塑料瓶,还有的在砖厂码砖头……
  
  开学的那天早上,各班的学习委员风尘仆仆地把一张张用自己劳动换来的纸币放在了我的手里。我顿时觉得手里沉甸甸的。
  
  我班还有一个学生,家里父母双亡,前些日子,他又病了,连报名都是奶奶来的,就是这么一个身体还没有康复的学生,也和其他的孩子一起,干起了摘茶叶的活。
  
  当他把一张褶皱的20元人民币放在我手里时,我眼睛一热。我试图阻止他:“孩子,这钱你不能捐,你现在还在吃药,你需要钱。”
  
  他把身子挺得笔直:“老师,这只是我的一份心意,我希望灾区的小朋友也能和我们一样,有宽敞明亮的教室读书。”
  
  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他呢?这些大山里的孩子,真的,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天使呢!但也正是这些天使纯净的爱,才让我彻底摈弃了城市的虚华和浮躁,一头扎进大山的宁静与安详里,并从此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