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梦想在魁拔中绽放

时间: 2018-02-11

  前不久,国产动漫的巅峰之作《魁拔2》刚一公映,唯美的画面造型,便吸引了无数观众的眼球,总票房突破了2000万。武寒青,《魁拔》系列的制片人、青春树动漫科技的CEO,这个唯美的女子,随着《魁拔2》的声名鹊起,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1992年,在北影做了六年的武寒青以敏锐的眼光和合伙人一起创立了“青春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当市场上动画制作每分钟一万元的时候,“青春树”却有能力拿出质优价廉的作品。在动漫圈,谁都知道“青春树”的员工每月都能拿到一两万的工资,那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事。
  
  后来,国家为了扶持动漫市场,颁发了一个对国外动画在黄金时段的禁播令。这让大量资金和人涌进了动漫行业,动画制作成本迅速的从每分钟一万元拉低到几百元。青春树的盈利空间被压缩得所剩无几,武寒青把目光投向了发展良好的国际动漫市场。
  
  她开始潜心研究国际动漫的制作,知道了国际动画片在制作时,要先用真人来演一遍,然后再让工程师把他们的动作在纸上画下来,扫描进电脑进行合成。最大限度的把动画形像的每一个神态和动作都描绘得十分细腻。相比之下,中国动漫的产品一秒钟最多只有一二张手绘图,所以动画形像的动作和神态就显得不够自然和丰富。
  
  知道了差距,武寒青感到,只有转型才能生存。
  
  随后,青春树接了《地藏经》的项目,制片人陈晓旭的高要求成为转型的一个契机。当看到摆在面前的敦煌飞天的造型风格后,武寒青很不满意。她明白,要转型成功,必须严守质量关。为此,工艺总监匤宇奇长时间研究人体结构,从面部捕捉不同人种的特点,最终做出让人一眼就能辨认出是印度人的婆罗门女造型时,她才罢休。
  
  后来做角色设定的时候,每一个都是这么做的。青春树的画师虽然一月能画很多张,但常常没有一张通过。很多人就只剩下微薄的基本工资。一些人转行,一些人辞职。将近二百人的青春树,最少的时候只剩下七人。同行都觉得她疯了,觉得她这种不计成本的造型会让她败下阵来。
  
  但她挺下来了,只有她和她的团队知道,他们的目标是海外市场,全球观众。他们必须越过这场挑战。《地藏经》把青春树在转型的路上推了一把。
  
  有了《地藏经》的积累,青春树开始筹备《魁拔》。做这个策划前,武寒青从海量的题材中精挑细选,连名字也是去很多小学调查之后才定的。最后把企划案给海外的制片人和业内人士看,他们一致认可了《魁拔》。有了大体的定位,整个故事的细节是武寒青和十个编剧用了几年的时间不断磨合才敲定的。那段日子,深夜了还在争论不休,直到意见统一。
  
  武寒青完全是背水一战,自家的房子卖了,公司的房子卖了。所有的家底全砸在了《魁拔》上,完全没有后路。“现在想来确实有些后怕,但并不后悔。”武寒青笑着说。
  
  《魁拔1》上映之前,青春树已经做了相关产品的开发,漫画和一些周边产品的设计,《魁拔》系列整个世界观说明的书。但他们带着这些与周边的合作伙伴沟通时,他们并不买账。他们还处在把中国动漫和低龄挂钩的观念里。
  
  那段日子,武寒青确实有点心力交瘁,着急上火使她患上了重感冒,静止下来输水时刻,她闭上眼睛,回忆起转型以来的点点滴滴,她坚信自己的路没有走错。她决定先出电影,让电影为《魁拔》的整个品牌打广告。当《魁拔1》公映后,好评如潮。她再去跟周边合作,情形就大不一样了。
  
  如今,《魁拔1》已经发行到全球90个国家和地区,这也是国产动画电影第一次成功跨进世界动画电影市场。《魁拔2》更是露尽峥嵘。
  
  面对成绩,武寒青说:“与国际相比,中国的动漫产业还是一片蛮荒之地,想要使这片土地繁茂,就必须先开荒。她愿意做第一个开荒的人。”
  
  无论前进的道路有多么艰辛,只要坚持了,梦想总会绽放它最美丽的葱茏和最耀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