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拼搏,是唯一的行李

时间: 2018-02-13

  如果可以穿越时空隧道,如果生命可以重来,如果岁月的年轮像春夏秋冬一样绽放奇迹,我一定会不负这春天的厚爱,我将自己短暂的一生献给这一片深情的土地。
  
  那一年,我还没有念完中学,就独自一个人从粤北山区的穷山沟里到了繁华的广州,那时的愿望单纯而又简单,就是要赚钱将来给自己家里盖一座漂亮的房子,然后娶一个心仪的女孩做自己的老婆。刚到广州的时候,人生地不熟,也不懂广州话与人交流起来总显得困难。那时就住在同学上班的厂里,在广州的一个郊区沥滘村,同学早年就出来打工了,做搬运工,工作时间长且又辛苦。我因个子矮小找了几份工都不成。
  
  那时我们住在厂里面都是偷偷摸摸的,有时老同学就买一包烟给门卫,说尽多少好话才勉强让我进去,到了实在不行就爬墙进去,日子就这样提心吊胆,那时保安查暂住证,我因没有工作也没有办证常常抓到治安队拘留,直到同学过来交纳了罚款才放出来。
  
  有一次我搭车去番禺找同村的一位老乡,在工业大道上车到市桥要6块钱车费,可怜的我只有5块钱,最后被司机赶下车,我只好沿着工业大道一直走,过了洛溪大桥以后,才上了一台公交车,到市桥找了一间士多店打电话给老乡,就连付电话费的钱也没有,直到老乡来接我才付了费。那时中午饭也没吃,把我饿得浑身无力。
  
  经朋友介绍我又回到了广州芳村,在一间夜总会做服务生,因自己勤快肯吃苦深得老板的赞赏,没过多久就直接升我为大厅的客户部长,在夜总会上班的日子都是颠倒的,白天睡觉晚上上班到凌晨三四点。因为自己会跳街舞,深夜场还要到舞池陪客人跳舞,客人高兴了也会给我们小费,可是夜总会时常也会有喝醉酒的客人闹事打架,我最怕的就是那些酒鬼,他们是这一座城市的魔鬼。
  
  我辞了这一份工作,因为实在不适合这一份灯红酒绿的工作,我宁可去大排档帮人煮早餐,做钟点工。
  
  1995年我去了佛山,几年来一直都在漂泊中度过日子,没有赚到钱也没有一个安定的居所,日子过得非常艰难。父亲在家里得知我的情况就借钱给我考了一个驾驶证,那时能拥有一张驾驶执照是很幸运的,我去了一间制衣厂帮香港的一位老板开小车,日子过得挺不错的。在那一段安稳的日子里我写了不少诗歌,写自己坎坷的人生经历,写自己对生活的感悟,那一年我还获了奖。我又重温我在学校里的幸福与自信。我坚信只要努力奋斗,生活决不会亏欠每一个人。
  
  2002年我在南海罗村买了房子,我终于结束了住出租房的日子,想想那些无奈又挫折的日子,我不禁感慨万千,每当深夜我抚摸这些记忆的碎片,每当我回望走过的路,眼里总是泛起激动的泪水。那天,当我开着我的雷克萨斯途经正东照明公司门口的时候,我看见很多工人朋友在门口吃早餐,他们结伴上班,有说有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仿佛这一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烦恼,没有忧伤。
  
  “每一个人生都可以传奇”是广东省青工作协主席周崇贤说的一句话。“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做太阳的机会”,作家安子的话深深地感染着我们数以千万计的外来工朋友,在这一块魅力四射有着南方的包容与大气的广东,我们愿意奉献自己的青春,我们无怨无悔,我们哭过挣扎过,我们也曾徘徊彷徨过,但更多的是奋进,拼搏。我们还在风雨中等候,等候下一个春天的到来……
  
  每逢佳节倍思亲,在外打拼多年,最放不下的就是家乡的亲人,只有他们能给我带来温暖,亲人也是我为之奋斗的动力。家,除了思念,还有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