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警示我一生的道理:捷径往往是条死胡同

时间: 2018-02-14

  那年,初三,新班主任就是丁老师,代语文,“老土”的绰号可谓大名鼎鼎。
  
  上课铃响起,丁老师前脚一踏进教室,同学们齐刷刷地起立,他九十度地深深一躬,说一声:请坐!
  
  丁老师站在讲台上,半转身在黑板上写个“丁”字,粉笔与黑板摩擦,吱吱有声,接着自我介绍道:“我姓丁,甲乙丙丁的丁。”有嘻嘻声在教室的一角发出,他环视一下大家,也跟着微微一笑:“别看我是丁老师,我要把你们都带成甲等的学生。”课堂一片大笑声。
  
  这堂课,他只是给我们立了几条规矩。他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未立规矩之前,他先讲了个小寓言故事,也就是此时,出于好奇,私底下,我开始偷偷地观察他。说偷偷地,是指我当时的心态。其实,我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盯着他看的,他高居讲台之上,是学生们的焦点。不过,我心里有个小九九——想破解他绰号的密码,目光不自觉就有了些飘忽,但见他上身着藏青色中山装,领口的颜色已变淡,隐约着一道白痕,风纪扣紧扣着,脚上蹬一双青灰色的简口布鞋……从他的穿戴上,我心底似乎有了答案。
  
  他讲的故事是:话说有一条胡同,又窄又长,七拧八弯,胡同的隔街是个菜市场,过往行人,为了抄近道,都会走这条胡同,兴冲冲地往里钻,一脸无奈地退出来,原来这是条死胡同,本想走捷径、省时间,结果反而绕得更远、更费时。这条死胡同,不知让多少想走捷径的人撞了墙,碰了钉子。一天,一位着长衫的老先生夹着小布包走进了胡同,半天,折回头来,在胡同口停下了脚步,不急不恼,蹲身取下布包,掏出毛笔、纸墨,写了四个大字:“此路不通。”贴在胡同口,纸白字黑,柳体,有筋有骨,方方正正。
  
  故事讲完了,规矩也跟着出来了,丁老师慢悠悠地说,学习要刻苦,要循序渐进,不要企图走捷径,捷径往往是条死胡同。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老师就像故事中那位老先生,引导同学们学习,不但要学习知识,更要学会做人,做个有益于社会的人。
  
  那堂课,我听倒是听了,好像没有怎么入耳,老想寻觅他绰号的蛛丝马迹,以至于后来,他给我上了一堂更生动的课,才使我对他的“胡同故事”进行反刍与回味。
  
  一天下午,上语文课,丁老师进班,班长喊起立。那时我坐在后排,自作聪明地以为他看不到,就躲在起立的同学身后没起立,以为这下赚大了,还跟旁边起立的同学扮鬼脸。照例,丁老师九十度的一躬,“请坐!”话音未落,我立马挺胸坐直了。
  
  课前,丁老师问我们个问题,因何要起立?他说,老师一进课堂,同学起来,意思是说,老师,您讲课辛苦,请坐着讲,我们站着听,老师鞠躬示意同学们坐下,表示感谢同学们的美意,还是老师站着讲,你们坐着听吧!这是师生之间的礼节,事虽小,关乎做人的道理,某某同学,你说我讲得对吗?这某某同学就是在下,当时,我的脸刷地红到耳根。
  
  时光荏苒,似乎是弹指一挥间,当年的翩翩少年已步入了中年,丁老师已是古稀老人了。有时,我走在胡同里,或路过校园时,会莫名地想到他,不觉地挺起胸来,放缓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