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至少你自己知道

时间: 2018-03-18

  吃完午饭后,我和卡伦、朱迪三人回到教室。我们把饭盒放在衣帽钩上方的架子上。我们发现,所有的衣帽钩都是空着的,考虑到我们是最后一批离开食堂的,所以我们估计同学们都到室外玩弹珠、跳房子或跳绳去了。毕竟春天阳光明媚,是最适合户外活动的季节。
  
  “快看,我在艾菲勒老师的储存柜里找到了什么!”卡伦举着一个木盒子喊道。我们看到木盒子里装满了五颜六色的粉笔。
  
  “哇!趁大家都在外面,让我们用这些粉笔在黑板上写写画画吧。”朱迪建议道。
  
  “可是,你们别忘了班规呀,下课后没有艾菲勒老师的允许是不能在黑板上写字的。”我提醒他们。
  
  “别那么胆小,珍妮,没人知道的。”卡伦说着从木盒里取出了一支粉笔。
  
  “是呀,大家都在外面,我们很安全的,没人会告我们的状!”朱迪开始用粉笔在黑板上画一间房子。
  
  我极不情愿地参加了朋友们的艺术创作活动。我只是想和朋友们一起活动,并不想破坏班规。可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生怕被当场抓住。
  
  我清楚,我们违反的其实不只是一条班规,而是两条。第二条班规是:在天气晴朗时,如果没有家长出具的书面理由,任何人中午都不得留在教室内。
  
  我们用各种各样的颜色画房子、树和三维立体的盒子。有趣极了!我们不时地看一眼墙上的钟,掌握时间,因为我们的娱乐活动在有人进教室之前必须结束。
  
  朱迪忽然又冒出了一个想法:“让我们用左手写自己的名字吧,看谁写得最棒!”朱迪和卡伦拿起粉笔开始写了。我从木盒里取了一根白色的,也开始写自己的名字。我左手写字很不适应,歪歪扭扭,但写出的“珍妮”两个字还是能让人认得的。“我觉得朱迪写得最好,”卡伦说,“她是冠军了!”“快擦黑板,艾菲勒老师马上就要回教室了。”朱迪一边看钟一边说。她拿起粉笔擦,把我们的作品全都擦掉。不,应该说,除了我的名字,全都擦掉了。
  
  我不解地看了看手中的粉笔。原来我拿的不是粉笔,而是一支蜡笔。我不禁惊出一头大汗!我手足无措,脑子里一片空白。艾菲勒老师会怎么处罚我呢?母亲说过一句谚语:“傻瓜的名字,笨蛋的脸,留在现场让人点。”我以前总是不能完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现在我懂了!我就是这样的傻瓜。我用蜡笔在黑板上写出的那个名字马上就会让人指指点点了。老师马上就要回来了。
  
  “快,咱们把湿纸巾取出来。”还是朱迪反应迅速,但湿纸巾也不管用。无论我们怎样用力擦,我的名字仍像傻瓜一样留在黑板上。“我记得我在水池边上看到过一瓶清洁剂。”我突然想到这个情况,飞快跑到水池边,找到了那瓶宝贵的清洁剂。我们擦呀擦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终于,我的名字被擦掉了,只是在擦洗的过程中,我们在黑板上留下了一小块磨损的痕迹。
  
  这时,大厅里传出了脚步声。我们尽可能用更多的纸巾将擦过的地方弄干。我们刚溜到座位上,上课铃就响了,其他同学陆续走进教室。接着,艾菲勒老师也走进来。
  
  艾菲勒老师没有发现黑板上那块有磨损痕迹的地方,以后也没有查问,或许这块痕迹非常淡,压根儿就没有引起她的注意。但是,它在我眼里总是那么明显。每当从黑板前走过时,我总是清楚地看到它,想起我们违反班规的事情。
  
  到今天,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仍无法忘记那件事给我的教训。你犯的任何错误,是不会“没人知道”的,即使别人真没有发现,至少你自己知道,而内疚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