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我是第一棵树

时间: 2018-10-21

  小时候,每当有困难时我都会第一个站起来,对兄弟们说,让我来做吧,我是第一棵树。当兵时我是班长,有什么困难时,我仍旧会第一个站起来,对战友说让我来做吧,我是第一棵树。班长就是排头兵,我的位置就在前面,遇上困难我理所当然冲到第一线。实际上大家很明确,第一棵树意味着什么,我不说有人心照不宣,第一棵树意味着一种危险,意味着一种牺牲精神。
  
  我是排头兵,第一棵树,理所当然准备迎接风险。自然界的风险我知道,有时风起云涌,有时风平浪静。人世间的风险我不知道,社会变革是一种风险,随时随地都有各式各样困难向人发难。自然界的风险我可以抵御,人世间的风险我无法抵御,自然界的风险结果是毁灭,人世间的风险结果是牺牲,而牺牲还需要一种境界,没有思想感情,没有境界的人是谈不上牺牲的。
  
  曾几何时,我也在思索,做第一棵树行不行,为什么要做第一棵树,没有人强迫自己做第一棵树。有时面对风险我也提醒自己小心再小心,能做第一棵树更好,不能做第一棵树也不要勉强,毕竟人世间想做第一棵树的不是我自己,更不可能永远是第一棵树。人生与宇宙不一样,人生只是一种微不足道的生命,宇宙则是永恒的,意味着永久性。总结自己的人生,我有很多第一次,而这第一次的后面就是数不清的无庸讳言,我站在队伍的前面,后面紧紧跟随的就是一排树木,他们知道我是第一棵树,他们心甘情愿排列着。
  
  其实人生是这样排列着,生命是这样排列着,世界也是这样排列着。人有聪明与愚蠢之分,生命有健康与病态之分,世界有强大与弱小之分,而这些排列就是一种组合,这些排列就是一种存在形式。我们生存在一个排列时代,如同数学里面的序列一样接受着各式各样组合,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范围,都有自己应付的风险,这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生活,或者说是日子。我做第一棵树,就是希望人世间按规定排列着,不要动不动就争夺,不要动不动就以强欺弱,要知道社会是有秩序存在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是你的就是你的,别人争不去,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争夺也没用,即使争到了也会丢失。把握自己的位置就是把握自己的人生,如果看什么都想争夺,看什么都想插手,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分道扬镖或扬长而去,我想谁也不可能希望这样吧。
  
  做第一棵树很好,不论发生什么样情况总会被人尊敬,毕竟是有人站起来为他们挡风雨。当然了,做第一棵树也不容易,没有一定境界是做不好第一棵树的,做第率一棵树不仅有风光,也有风险,更有实实在在的客观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