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弯腰

时间: 2021-07-18

  《聊斋》中有一则《狂生》的故事,读之常能拨动心弦。
  
  济宁有个狂放不羁的书生,家贫如洗,很爱喝酒。新上任的刺史喜欢喝酒,常找狂生对诗饮酒,两人在清风明月中吟诗,觥筹交错里共醉,成了酒友。很快,方圆几百里都知道狂生是刺史身边的红人,一些有冤屈、要打官司的人,给狂生送点酒肉,请他帮忙在刺史面前说情。狂生讲义气,常利用与刺史饮酒对诗的机会,巧妙地替人讲情。头几次,刺史给了狂生面子,次数多了,就有些烦。一天,狂生又在刺史面前替人说情,刺史冷笑,不置可否。狂生顿时狂劲大发,纵声大笑说:“行就行,不行就拉倒,你直说嘛,摆什么谱!”刺史发怒:“你怎敢如此无礼,难道不怕我将你全家灭门吗?”狂生听后,拂袖而去,撂下一句硬话:“穷秀才无门可灭!”幕僚告诉刺史:狂生连家都没有,寄居在城墙的过道上。刺史下令,不准狂生住在城墙上。狂生无处栖身,以前那些受过他关照的人,筹钱购买了一块地,建起兩间瓦房,帮助狂生娶妻并搬进新房。狂生喜出望外,打量着自己的新家,叹息说:“我现在有门可灭了!”此后,他每次见到刺史,低头弯腰,毕恭毕敬。
  
  这个狂生无牵无挂时,恃才傲物,不把地方官放在眼里,待到他拥有了斗室薄田,有了家室之负累,就有所畏惧,不再轻狂,腰便塌了,前倨后恭,着实可厌,我们身边这样的人恐怕为数不少吧。
  
  腰非不能弯也,有些弯腰,弯得好,值得点赞,让人肃然起敬。中央电视台编导周兵回忆起季羡林老先生的一件事:他和白岩松一起到季老家做《学者访谈录》的节目,季老当时坐着,白岩松要给季老一张名片,就从兜里往外掏,这时,季老立即站了起来,弯着腰等着他掏名片。可白岩松掏了很长时间,季老就一直那样弯腰等着,多年以后,周兵对这个场景还感动不已。他感慨道:“做人做到这份上,真让人敬佩!”真正的大师,不仅仅以自己的知识和才华影响他人,也以自己的待人细节来感动他人,这就是大师的为人境界,这种境界,永远值得我们仰望。
  
  细微之处见精神,当修养成了习惯,举手投足便都成了风景。弯腰是一种姿态,是为了更好地挺起自己的脊梁;弯腰是一种风范,是为了创造更大的人生价值。韩信选择弯腰,因而成就大汉四百多年的基业;司马迁选择弯腰,因而书写流传青史的绝唱。青松弯腰抖雪而坚强美丽,稻谷弯腰生长而成熟厚重。正是人生中的一次次弯腰,才有了我们一次次的站立;正是人生中的一次次俯视,才有了我们一次次的仰视。这样的弯腰,是谦谦君子,是曲中求直,是一种审时度势、大智若愚的胸怀。弯腰的智慧,会伴你走过人生路上的风雨,迎来彩虹绚丽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