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大学不会白上

时间: 2014-01-17

  2007年我做出了一个选择,放下大学生的架子,进入了一个大型铸造机械公司,当起了一名普通的安装工人。
  
  进入车间,你会看到很多戴着近视眼镜,长相斯文的大学生,戴着安全帽,手里拿着各种工具,忙忙碌碌。一名来买机械产品的外单位采购人员,惊讶地问:“你们车间怎么这么多人戴眼镜啊?”班长笑说:“他们当中有不少是大学生呢。”那人听了摇了摇头,说:“哎呀,大学生多了,不值钱了。”虽然他的话不是很悦耳,但却是现实。
  
  刚进车间时,我注意到有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大学生,大高个儿,整天笑呵呵的,非常乐于助人,大家都很喜欢他。在一次安装大型抛丸清理机时,行车工将一台电机吊起来向设备内部安装,由于设备太大,存在很多视角盲区,所以没有发现他,电机就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吊了过去,幸亏他反应快,躲进了设备角上一个凹形的空间里。地面上指挥人员发现及时,行车工也及时调整了方向,但是由于惯性,电机下面的电机座还是挨着他的后背碰了一下。虽然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但还是回家休息了十多天才好。这才知道不管是大学生还是一般工人,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专心工作才能胜任,绝对不能有半点马虎。
  
  在车间里,我选择了从事一些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一开始班长让我和一位师傅学习烧电焊,几天之后,突然感觉眼睛不住地往外淌眼泪,脸上还开始蜕皮。这下我急了,于是到医院检查一番,医生说是被电焊的光弧给灼伤的,问题不大,蜕一层皮就没事了,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以后自然是小心翼翼,我不再对自己的岗位嘀嘀咕咕,开始埋头专心致志地工作。
  
  慢慢地我开始钻研电焊技术,电焊主要有两种烧法,一种是平焊,难度较小;一种是仰焊,也就是竖着烧,难度较大,一般来说,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掌握。我从最初的电焊基本功开始练起。我找了两块铁板,最初的目标很简单,只要能将它们焊在一起就行了。接着就开始练平焊,这其中有不少技巧,为了加快速度,我向大个子拜师学习。
  
  大个子在烧电焊方面简直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据班长说,他仅仅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将仰焊烧得整整齐齐、有板有眼,我想此人一定有过人之处。果然不出所料,他教我的烧电焊方法都非常独特,也很简洁实用,和那些师傅们的老旧方法大不一样。
  
  工作之余,大个子有一次和我半开玩笑地说:“实在不行的话,咱们找个船厂当电焊工去,一个月也能挣三千多块呢。”我说:“那咱们四年大学不是白上了?”他说:“如果没有施展的平台,恐怕就是白上了。照我看啊,咱们现在一定要多吃苦,多长本事。盯着轻松的岗位不长进,那是死要面子。咱们现在这样靠力气和脑子吃饭,不丢人。”
  
  后来我们车间实行计件工资多劳多得制度,这项制度对于那些已经是成手的熟练师傅们是个优势,他们本身干得就熟练,而且通常都是两个人一起搭档工作,效率高。我也开始在车间寻找自己的搭档,经过考虑,最终我和一位机械专业的大学生成为搭档,因为他能看懂机械安装图纸。他人长得胖乎乎的,脾气很好。
  
  我们两人,一文一理,一瘦一胖,同心同德,合作得非常愉快。到月底,我们两人的工资居然超过了一些干了很多年的大师傅,我不由感慨,看来“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啊!一年不到,我们这些大学生彻底变成了一批高素质的技术工人,电焊、气割、各种安装工具,样样精通。
  
  我有一次听同事说他宿舍的大学同学毕业之后,由于一直找不到体面的工作,读起了“家里蹲”研究生。我心里感慨:为找体面工作不惜在家啃老,那才是真的白上了四年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