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

追逐真味

时间: 2021-07-24

  幸福不是你要追寻的终点,而是一種旅行的态度
  
  我们热衷于建设家园,似自然的生长与时尚前卫的潮流格格不入,人工雕琢的美成为浮华的表象。可我的眼光仍是如此固执地越过眼前,去搜寻时光遗留的美,在车水马龙的街边,沉浸在对事物原本面貌的感受之中。
  
  一个墙头,肆意生长的藤蔓逃过了园丁的修剪,只沿着墙面安身立命,经历着风霜雨雪。但旁边水泥电线杆林立,坚固光鲜,完美到不可摧毁。但许多人都忘了,春去冬来,雪花的飞舞正是春悄然无声的脚步。
  
  为了活着,就要重视长久,无可厚非又无可奈何,本真的品质有时候只是落后的代名词,虽不能一概而论,却少有用心者再去珍惜。本真之物有古意,从前时光慢的真味,正是其珍贵之处,若要从当下里邂逅,只有远离尘嚣之所方能觅见踪迹。山里冷清,清新出尘,长了百年有余的树还在原地枝叶葳蕤,盘根错节,逃过了红尘里铸木镂冰的薄凉,不计甲子的从容滋养出仙风道骨的好气质,却不自知。
  
  我于群山怀抱里稚如赤子,穿过悠悠时光望过去,小时的老院子里洒满柔静温和的阳光,土墙青砖灰瓦安稳如城堡。望见瓦垄中长出肥厚的瓦笋,就顽皮地搬梯子采下来,放进嘴巴里咀嚼,酸涩难耐得直咂嘴。母亲告诉我,捣烂了瓦笋敷肌,可治毒疮。这一刻,我坐在大树下悲哀地想,生病了除非找医生,现如今还能去哪里看到一棵瓦笋的影子啊。
  
  还好有书在。如果有一天世界已面目全非,只要有书,心总还有来路可寻。沿着文字的脉络,运用手中的笔墨,那些蜿蜒的轨迹一路走过去就会无遮无挡。一位书法友人性情冷傲,唯独愿意教授孩童,正如他极度推崇南朝瘗鹤铭的碑帖,横竖撇捺犹如仙鹤之姿。想必他视那南朝人为知己,慕其为所爱之鹤撰写悼文的情意,如今别说为动物,就连亲友也难有执笔为书之人。初心难守,真正难能可贵的是在书法的境界里,仍能有不变的真味绵延涤荡世间的繁芜。身边那些痴性不改的人儿,传承着古老的心性,长成光阴深处的一棵草,或在水一方的蒹葭,涂抹流年婉转、诗经画作。
  
  至于列举古人事例的行文方式,在我看来不如当下鲜活人物的真实体现,以及世间角角落落里花花草草的存在来得入心。到底哪里才是心想驻足的地方,我不知,唯有在这余生里不停行走,遇见,修行,才会在某天静坐智慧树下,得遇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