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三个字的深情

时间: 2018-02-13

  这是一位老兵的故事,只是漫长人生中的一小段,没有惊天动地,听了,却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
  
  因为战乱,十三岁那一年,母亲在他包里装了二十个银元,一张初中新生入学证明,一根父亲死亡时身上的绳索,然后,将他送上了逃亡的马车。
  
  他坐在人仰马翻的车上,看着手中外婆送来的火红的石榴,忍不住低头吃了一口,就这一低头的功夫,车已经拐过弯,母亲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视线里,从此再也没有见到。
  
  这一生,他再没有吃过第二口石榴。
  
  一路辗转,受伤、挨饿、担惊受怕,为了再见母亲一面,他顽强地活了下来,并随着人流,一路逃到台湾。
  
  在那个没有亲人的小岛上,他睡过长凳,和狗抢过食,最后,母亲塞在包里的那张入学证明,让他有机会考入大学法律系,并最终成为一名审判员。
  
  生活终于有了着落,思念却如滚滚潮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他常常天不亮就一个人跑到山上去,对着大陆的方向掉眼泪,大声地叫:“娘,我想你!”
  
  他审的第一个案子竟是逃兵案。
  
  那个逃跑的士兵本来是厦门渔民,出门给半身不遂的母亲抓药时,被国民党强征入伍,离开家乡,来到了台湾。
  
  士兵驻岗的地方离家乡多么近啊,天气晴好的时候,甚至能看到自家村庄的屋顶。被思念折磨了十几年后,士兵在一天夜里,冒着被枪毙的危险,抱着一只轮胎,跳进了大海。谁知,在水里筋疲力尽地游了一夜,海水回流,天亮后又回到了起点。
  
  面对死刑的判决,逃兵说:“你们早点枪毙我吧,这样,我的灵魂就可以早一点见到母亲。”
  
  临刑前,逃兵把十几年前买的那包药交到他手中,恳请他帮忙带给自己的母亲,如果不能,就把药装进瓶子里,上面写着母亲的名字,扔进大海里,或许,它能漂到家乡。
  
  拿着这些药片,他的心刀割一样难受,那些药,已经被风化了,几乎成了粉末状。可那是一个离家多年的儿子,对母亲最深情的爱和牵挂啊。
  
  那一刻,他决定为逃兵做点什么。吩咐人准备了一盘菜,还有一大瓶高粱酒,亲眼看着逃兵把它们全部装进肚子里。
  
  行刑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他看着快醉的逃兵,艰难地说了三个字:“等一下!”
  
  这三个字并没有改变结局,逃兵还是依法被执行死刑,他也一直把那包药片小心地保管,两岸开放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到厦门,寻找那位逃兵的母亲。只可惜,那位等儿归来的母亲,以及那所房子,都已经不知去向。
  
  然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满怀期待和母亲共享天伦之乐,母亲却等儿等得心碎,在思念中到了另一个世界。母亲去世后,枕头下面还一直压着一张他小时候的照片,以及亲手为他做的小棉袄。
  
  他再也没能见母亲一面,母亲用过的胸针、小耳环、已经粉化的眼镜,都是他的宝贝,被装在小盒子里,每天都拿出来抚摸一遍。还有母亲穿过的一件湖蓝色绸衣,一直挂在墙上,衣襟胸口处还留着当年的斑点,他常常把头埋在母亲的衣服里,这样,就好像躺在母亲的怀里。
  
  这个叫高秉涵的老人,他的故事引起了媒体的关注,有记者前去采访他。讲起当初的那个逃兵案,主持人问,为什么要说“等一下”三个字呢?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呀?面对主持人的询问,已经八十高龄的他,竟哭得像个孩子,他说:“我不想他死得痛苦,一个思念母亲的人,不该被枪毙。高梁酒很浓,喝下去几分钟大概就醉了,我说等一下,就是想等他醉了再枪毙他,这样,他就感觉不到痛。”
  
  原来,这简单的三个字,却饱含了如此的深情,那是一个思念母亲的人,对另一个思念母亲的人,所能给予的最高的崇敬,和最大的关爱。
  
  所有思念母亲的人,都是无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