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视窗

别把你的优势拱手相让

时间: 2013-06-17

别把你的优势拱手相让
  
  一
  
  认识一位文艺界的腕儿。
  
  他在场的时候,大家都不敢说话,生怕自己的观点不成熟,贻笑大方露了怯。可是,他又是和善之人,通常自己不先发言,觉得先提话题定了调,别人就会不得不跟着走。
  
  所以,有他在的场合,基本冷场。
  
  我曾师从的一位德高望重的教授,总是喜欢先发言。
  
  几天前她来北京开会,组织了一场小聚会。这哪里是吃饭,简直是一场班级研讨会。她先发言,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从入学时的细枝末节讲到如今的行业境遇。我们如同小学生,拿着筷子盯着她,点头称是,偶尔,放下筷子附和。读书的时候就是如此,她总是滔滔不绝,从来没想过停歇。别人的思路,从来都是跟着她走。
  
  所以,有她在的场合,大家已经懒得动脑。
  
  还有我的爸爸。他既不是不发言的那类,也不是先发言的那类,而是第三种情况——无论他何时开口,都是这件事的定论。一件事情,大家争执不下,或者存疑,他一开口,这件事一般就定了,因为,肯定是他说了算。说起来很有意思。定好第二天出去玩,爸爸会安排好几时出发,路线如何,玩到几时比较合适。第二天,家人肯定得照此执行,虽然大家觉得玩本是件轻松的事,不需要像开会一样不迟到。但是,没有一个人敢抗议。
  
  所以,有他在的场合,从来都是一边倒。
  
  二
  
  这就是我身边的三类“优势个人”,以及他们在场时的三种状态──冷场、依附、一边倒。
  
  说他们“优势”,是因为在某个群体中,他们总是有意无意地对别人形成一种隐形的压力。别人通常会迫于某种形势,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事情本身的自然状态可能并非如此,但是因为他们在场,大家都变得面目全非,准确地说,是面目模糊。
  
  比如,每当那位腕儿出现,我们就算刚才还在侃侃而谈,下一刻一定毕恭毕敬;每当那位教授在场,我们就算很有想法,也会变得依附于她,认为她说得没错;每当我爸爸一开口,我们会立刻停止讨论,一下倒向他那边……
  
  这一切,只因为面前有一个优势人物笼罩。是的,我们都难免迷信权威,尤其对于那些有威信、地位、权力、资历的人,我们总是先把自己放低了,然后去仰视。
  
  殊不知,正是这种“放低”心态,让对方显得无比“优越”。或者,正是对方无意中的“优越”、“强势”,让你不得不把自己“放低”。无论何为因,何为果,其实都是一种非正常状态。
  
  我知道,那位腕儿自己也有点苦恼,他很想与年轻人打成一片,不用去顾及什么权力和地位。
  
  我还知道,那位侃侃而谈的教授,如今的水平已经不再让人仰望,大家也愿意说说自己的观点了。
  
  我也知道,爸爸其实很孤单,虽然我们都听他的,却从来不向他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三
  
  有一次参加心理学的培训,与一位女士在同一个小组。
  
  她说自己总是很自卑,从小就恐惧权威,自己的父辈都是挂在墙上看的。她是如此平和的一个人,说话像聊天,别人发言时,她就特别认真地听。有不同观点,就娓娓道来。活动快结束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她是业内一位响当当的人物。
  
  几乎有点汗颜,为自己那些粗浅幼稚的言论——如果之前知道有这么一位优势人物在场,我肯定会有所控制。
  
  因为被别人笼罩过,所以知道隐藏自己的光环。
  
  或许,每个人都可以回到事情最原始的状态中来。把身边的你我他,都看作脱掉社会外衣、没有身份和光环的人。
  
  韩非子说:“而敦悫纯信,用心怯言,则谓之窭。守法固,听令审,则谓之愚。敬上畏罪,则谓之怯。言时节,行中适,则谓之不肖。无二心私学,听吏从教者,则谓之陋。”意思就是说,在一个团体里,一个人只会压制自己,叫做怕;只会纠正自己,叫做乱;只会节省自己,叫做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