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视窗

“衣冠禽兽”是褒义

时间: 2020-03-25

  登徒子原非好色之徒
  
  一篇《登徒子好色赋》,让登徒子成为世人眼中的败类。赋中说登徒子不仅是个谗巧小人,而且是个好色之徒。然而历史的真相呢?
  
  战国时的宋玉是历史上著名的美男子,其文章又写得很是出色。当时的大夫登徒子曾在楚襄王面前说宋玉“好色”,襄王便把宋玉找来问话。宋玉辩解说:“没有这回事。相反,好色的不是我,恰恰就是登徒子自己。”接着宋玉就把《登徒子好色赋》背了出来:“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然此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登徒子则不然:其妻蓬头挛耳……登徒子悦之,使有五子。王孰察之,谁为好色者矣。”
  
  这段文章的意思就是:我的东边有位芳邻,已经暗暗顾盼我三年我都没有动心,而登徒子的妻子丑陋邋遢,登徒子却还当她是个宝,并和她有5个儿子。大王你说谁好色呢?
  
  可笑楚王竟信了这么幼稚的理由,从此登徒子就再也不得翻身了。人们称好色的人为“登徒子”,称美女就叫做“东家之子”或“东家之女”。
  
  犬儒主义并不是懦弱
  
  很多人都以为犬儒主义是懦弱的象征,的确,提到犬儒,都会让人联想到“狗”、奴性、自卑和自恋,但其实,这是大错特错的。
  
  犬儒主义(Cynicism)是个外来词,中文里没有现成的对应词汇,通常就将它理解为讥诮嘲讽、愤世嫉俗、玩世不恭的意思,恰恰没有懦弱。犬儒主义是古希腊的一个哲学流派,代表人物是西诺普的第欧根尼。据说第欧根尼本人住在一只桶里,以讨饭为生。有人讥笑他活得象条狗,他却不恼,“犬儒”由此得名。和懦弱相反,早期的犬儒是极其严肃的,第欧根尼是一个激烈的社会批评家。他立志要揭穿世间的一切伪善,追求从物欲之下解放出来的心灵自由。他曾经在光天化日之下提着一个灯笼在城里游走,说:“我在找一个真正诚实的人。”
  
  犬儒主义也主张清心寡欲,力倡回归自然,这跟我们的老庄哲学和某些魏晋名士挺像的,第欧根尼对亚历山大说的那句著名的“我什么也不要,只要你别挡住我的太阳!”也因此流传至今。
  
  “衣冠禽兽”是褒义
  
  “衣冠禽兽”一语来源于明代官员的服饰。据史料记载,明朝规定,文官官服绣禽,武官官服绘兽。品级不同,所绣和所绘的禽和兽也不同,具体的规定是:文官一品绣仙鹤,二品绣锦鸡,三品绣孔雀,四品绣云雁,五品绣白鹇,六品绣鹭鸳,七品绣鸳鸯,八品绣黄鹂,九品绣鹌鹑。
  
  武官一品、二品绘狮子,三品绘虎,四品绘豹,五品绘熊,六品、七品绘彪,八品绘犀牛,九品绘海马。文武官员一品至四品穿红袍,五品至七品穿青袍,八品和九品穿绿袍。所以,当时“衣冠禽兽”一语是赞语,颇有令人羡慕的味道。
  
  到了明朝中晚期,宦官专权,政治腐败。文官武将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声名狼藉,老百姓视其为匪盗瘟神,于是,“衣冠禽兽”一语开始有了贬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