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故事

请你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时间: 2018-02-06

  岁月如割,割伤我美好的回忆;岁月如歌,歌唱我明媚的明天。
  
  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11月的最后,叶小绿站在学校操场上抱着麦克风浑身颤抖,四周是黑压压的人群,听着尽是喝倒彩的嘘声。就在她快要拿不住话筒时,人群中传来一阵为叶小绿加油的声音。叶小绿抬眸看去,看见了人群中的林安,一手抱着一束开得正艳的白色栀子花,在所有喝倒彩的人里,显得那么耀眼。瞬间,原本忐忑难安的叶小绿一下子振奋了精神,握紧话筒认真地唱了起来。
  
  一首歌的时间里,她的目光一直放在林安身上,仿佛这首歌只是为他而唱。歌唱完的时候,全场安静了数秒后蓦然掌声雷动。赢得了比赛的叶小绿看着林安努力穿过层层人群跑上台,笑着笑着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因为林安捧着那束栀子花经过她身边,送给了和她同台竞技的另一个落败的女孩子。
  
  再次看见林安,是叶小绿15岁的时候,彼时已是初三,林安便是在这时,从重点班转到她们普通班来的。
  
  与林安熟稔起来,是因为叶小绿的名字。彼时,那个眉清目秀一脸阳光的男孩转过头来问,你就是那个爱唱歌的叶绿素吗?
  
  叶小绿红了脸,小声地回了一句,我不叫叶绿素,我叫叶小绿。
  
  啊,不好意思,男孩脸上露出尴尬的笑,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后脑勺,然后自抽屉里拿出一本封面精美的书递给叶小绿说,这本书算是我赔礼道歉的,送给你。那是著名的法国童话《小王子》。她没有告诉林安,自从他送给自己那本童话寓言故事,他便成为了她藏在心底纯白的小王子。
  
  青春里我们都只是跳跃的途径
  
  三月惊蛰。
  
  叶小绿垂着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面红耳赤的羞涩表情,她自发丝的缝隙里抬眸偷看站在她面前的林安。眼前的男生眼神纯良,仿佛有着一寸一寸的阳光自他瞳孔散落在她掌心。
  
  可是,我喜欢的女生,是要朝气蓬勃、身材纤细的。似乎察觉到叶小绿无法自抑的微微颤抖,末了他又安慰似的加一句,即使那个女生是个假小子,不怎么漂亮也没关系。她飞也似的自林安身旁跑开。直到远远地离开,叶小绿瘫倒似的跪倒身子,脸上衍生出一片潮湿。
  
  莫奇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样的叶小绿,他吃力地扶起叶小绿笨重的身子,然后不发一言地硬拖着她离开。夜幕降临的时候,叶小绿看着霓虹灯影里声嘶力竭唱歌的莫奇,他故意在台上耍宝,逗得叶小绿忍不住轻笑了出来。
  
  认识莫奇,只是因为一次K歌台上的相互较真,谁也不服谁,到最后却是惺惺相惜,成为了彼此不可或缺的好友。叶小绿笑着笑着,却在刹那间看见自己倒映在玻璃柜上的影子,无法自抑地泪流满面。
  
  谁会是我时光的尽头
  
  夏至未至,学校召开了运动会,旨在全民运动,就连从来不会出现在操场上的叶小绿也参加了。
  
  五千米的长跑是男女同组参赛,叶小绿胸前挂着一号牌站在一道的位置,离她最远的林安站在六号道,他旁边是一个身形纤细的女生,与他并肩而跑。
  
  林安在前面跑得很快,他素来是运动场上的健将,他旁边的女生也不甘示弱,纤细修长的身子如同一阵风一样,紧跟在林安身后。叶小绿臃肿的身躯在起步的最初就引起了哄堂大笑,远看像是一只肥胖的鸭子一深一浅。烈烈艳阳下她感觉到刺骨的寒,拼命追着前面的林安,却只看得见他渐行渐远的身影。叶小绿始终没有追上林安的脚步。可是最后林安却超了叶小绿整整两圈,和她并驾齐驱。叶小绿喘着粗气,想对身旁的林安说些什么,可是一张口,只感到喉咙里一片火烧火燎,她看见林安在阳光下微扬唇角的神情。那瞬间头轰地一片眩晕,她的身体微微晃了晃,努力想支撑,却依旧倒了下去。
  
  叶小绿,你这个白痴!失去意识前最后一秒,清晰传进脑海的只有这句话。
  
  回忆不及时光长,思念涨满左心房
  
  你醒了,知不知道你差点儿吓死我了?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还去参加什么长跑比赛?才准备撑起身子,旁边就是一大串叽哩呱啦、喋喋不休的念叨,叶小绿侧过头,看见板着一张脸的莫奇,可是扶她起身的动作却温柔无比。
  
  叶小绿扯下呼吸罩,顿时呼吸急促起来,她看着眼前的莫奇,嘴唇翕了又张,张了又翕,却终究什么也没有问。似乎是看出了叶小绿眼底的失望,莫奇没心没肺地说了一句,是我送你来的,他现在可威风了,跑了第一名,我抱走你的时候,他正和一个女生有说有笑呢。
  
  叶小绿原本坐直的身子蓦然间缩了下去,整个人蜷伏成一团虾子状,她紧紧握着左边胸口的地方,明明痛得额际冒汗、脸色发白,却固执得不肯呻吟。叶小绿哭泣的时候很安静,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音,如果不是不断淌进胸口的那些湿润,莫奇甚至感觉不到叶小绿的哭泣。
  
  良久,他自喉咙里挤出一句,要不,我把事情告诉他吧。
  
  请你给我一首歌的时间,让我忘记
  
  立夏来临的那天,叶小绿将广播室的音响设备搬到操场中间,然后拿了无线麦克风站在林安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来来往往的学生,看见拦在道路中间的叶小绿,都指指点点,可是叶小绿浑然不觉,她只是紧紧握着麦克风,像是握紧了满世界的信仰。
  
  在林安走到距她20米时,她开始轻轻吟唱《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她唱得很慢很慢,慢得仿佛光阴在她面前也停下了脚步,她的双眸一直紧紧放在彼端的林安身上,一直凝神望着他,似乎是想把他的面容永远铭记在脑海里。
  
  林安的神情有丝困惑亦有丝不解,只是静静地与她对视。直到唱完最后一句,叶小绿微笑着在林安面前俯低了身子,轻轻地吐出两个字,再见。这两个字,在心里千回百转,终于说了出来,带着她微笑的骄傲,叶小绿转身离开,再也不曾回头。
  
  第二天,叶小绿这个名字在全校不胫而走,然而她却再也没有出现,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除了莫奇。因为在一个月后,从大洋彼岸寄过来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叶小绿,比以前瘦了很多,也漂亮了许多,最重要的是,她红润脸上洋溢的笑容是莫奇之前从未见过的灿烂。
  
  叶小绿告诉莫奇,这里的医疗条件很好,医生说,她可以换一个假心脏,无心的人,是不会受伤的。莫奇在深夜里给叶小绿回信说,对不起,他没有遵守他们之间的约定,他还是把事情告诉了林安,林安在叶小绿走的那天守在她家一夜,可是再也没有看见她。
  
  爱情曾经来过,只是又离开了
  
  叶小绿曾经对莫奇说,在她9岁时,她家大杂院搬来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男孩子。那年严冬下了很大的一场雪,她和小男孩偷偷跑到公园去堆雪人,却不曾想,他们站的地方是公园已冻结的湖面,上面掩盖了一层初雪。小男孩不小心踩空了,掉进了冰冷刺骨的湖水里,然后是一双温暖的小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掌心,和他一起跳了下去。后来,幸亏路人及时发现了他们,可在湖水里待的时间过长,让叶小绿的心脏骤停,并发了突发性心脏病,只能依靠那些富含各类激素的药维持生命,也是那些药让叶小绿原本纤细的身体日渐臃肿。那个男孩,就是林安,只是那次落水事件后再也没有见过他。
  
  事隔多年,再次见面,他却完全忘记了那个曾出现在他生命里的女孩。
  
  林安来不及告诉叶小绿,他那么喜欢身材纤细、精力十足的女孩,是因为他年幼时曾遇到一个女孩,她很瘦小,却总是精神奕奕,小小的身体里蕴藏着无穷的力量,细瘦的掌心里笼罩了全世界的阳光,在那年冰冷的湖水中温暖了他的生命。
  
  就像莫奇也不曾说,那次叶小绿怯场的比赛,是他的一声呐喊唤回了她临危不惧的勇气,只是当时他站在林安身后,被他怀里明媚正开的栀子花挡住了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