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故事

阿礼

时间: 2021-04-06

  表弟刚随着他老婆搬来这里的时候养了一只柯基,当宝贝儿子养的,取名叫阿礼。是一只活泼可爱聪明勇敢的,对人类十分亲近的小狗子。
  
  表弟的QQ空间和朋友圈里,再也不晒他的美丽女朋友了,改成晒他的阿礼。
  
  他还给他的阿礼宝贝取了好多爱称,阿礼,阿礼礼、阿礼宝贝,大宝儿,小宝贝,天使,小可爱,baby。
  
  他和狗娃阿礼有着革命情谊,阿礼是个嘤嘤怪,喜欢撒娇,喜欢哼哼唧唧。被门夹到了爪爪,被坏小孩丢石头,玩具掉进沙发缝,阿礼就会扭着他的小屁股哼哼唧唧来找表弟,作为他的铲屎官,表弟说一个眼神他就知道阿礼想表达什么。阿礼不需要会说话。
  
  柯基阿礼在九个月大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病到第六天就没了。
  
  狗在弥留之际痛苦地哀号,表弟难受得也抹眼泪,他说:好孩子,你走了,你还会回来吗?爸爸该怎么认你呢?咱俩怎么见面呢?你跟我说个暗号吧,我怕认不出你。
  
  说完就再也忍不住了,崩溃大哭。
  
  阿礼痛苦地哀号,表弟毫无形象地大哭。他紧紧握住阿礼的小爪,阿礼已经吐着舌头流着口水只剩那半口气了。那小阿礼最后痛苦地蹬了蹬小爪就回汪星了。表弟一个大男人,抱着狗哭得浑身哆嗦。
  
  失去阿礼后的好几天表弟的神情都很恍惚,他不敢开门回家,因为他的宝贝再也不能跳出来拥抱他了。表弟是个情感细腻的大男孩,向我说起这些时还在哽咽。
  
  后来表弟还是想养一只柯基,他找遍了所有的宠物店,要阿礼走后才出生的柯基,要右耳尖有两个小白点的柯基,要公柯基。
  
  他执着地找啊找,跑遍了所有的宠物店,问遍了所有养狗的朋友,都找不到符合他条件的柯基。他又去看了很多柯基,用他的话说:我也很喜欢它们,可它们不是阿礼,一看就不是阿礼。他说他认识阿礼的眼神。他最终没能找到符合他条件的柯基。
  
  又过了两年,他去一个小区玩,走进了一家宠物店,转了一圈看了看就打算出去。这时从里面跑出来一只40天左右的金毛,跑着还在栽跟头,那金毛崽子冲上来抱他腿,他觉得好笑就低头摸这小金毛,小金毛顺势咬住他大拇指不放开,他看着这小金毛,小金毛也看着他。表弟突然就眼酸了。
  
  他和阿礼见面的第一天,阿礼迈着小短腿就抱着他腿,他一摸阿礼阿礼就咬他大拇指。
  
  表弟把小金毛买了下来抱回家,他告诉我们,小金毛的眼神很像阿礼,是那种鬼精灵样。但他又不敢相信也不敢确认是不是阿礼。因为这没办法确认。
  
  只听他说,有很多个瞬间,他和金毛对上眼,那种熟悉的感觉,都让他觉得,嗯,这是阿礼。也许真的有轮回。阿礼就是金毛,金毛就是阿礼。也许没有轮回,只是很相似。
  
  在后来的相处中,表弟有时候恍惚不已。阿礼小宝儿喜欢追人的脚后跟玩,小金毛也是;阿礼喜欢吃黄瓜,小金毛也是;阿礼不喜欢玩水,小金毛也不喜欢玩水;阿礼讨厌香蕉的味道,小金毛也是。
  
  表弟最初想给小金毛取名叫“阿礼”,想了很久还是没有叫。表弟说,怕认错了,那样对金毛不公平。
  
  阿礼走了好几年了,却仍然充斥在表弟的生活中。年年阿礼的忌日,表弟都会提着自己给它做的小蛋糕和买来的大骨头去看它,在那棵树下面坐很久,再哽咽着离开,一步三回头。阿礼,好孩子,爸爸走啦,爸爸过几天再来看你。你想我了就来梦里看我。
  
  但表弟从来没有梦到过阿礼。从来都没有。后来有了小金毛,他总有种错觉,小金毛就是阿礼,但又不敢确认。
  
  这种事谁能说清楚呢?小金毛自己都没法回答他。
  
  阿礼还是充斥在表弟的生活中,金毛小时候调皮捣蛋拆家,表弟恨铁不成钢地说,哎哟,我的儿,咱能不能学学阿礼哥哥,阿礼哥哥不拆家。
  
  小金毛更聪明一点,什么指令一学就会。表弟乐呵呵笑,哈,真棒,比阿礼哥哥强,你阿礼哥哥那个小傻子,得学十几次。
  
  小金毛小时也生过大病,年龄比阿礼小,病比阿礼还严重,眼看就不行了,又超顽强挺过来了,更加活蹦乱跳。表弟既开心又难过。
  
  他开心的是小金毛真棒,竟然痊愈了。他难过的是,小金毛这么小生这么大的病都挺过来了,阿礼都九个月了都没挺过去,阿礼真是个小可怜倒霉蛋。
  
  表弟也不知道小金毛到底是不是阿礼。他深切地爱着他的金毛大儿,当个孩子一样疼爱。
  
  他也思念着他的阿礼宝贝,从未忘记。
  
  至于小阿礼是得了什么病走这么急。是细小。
  
  表弟带着阿礼打了疫苗,打了狂犬,真的打了,他亲眼看着打的。可是阿礼依然得了细小。后来医生给出答案说可能是免疫失败。
  
  有朋友曾和表弟说,让他做个抗体检测。表弟那几天忙,就把这事给忘了。阿礼虽然打了疫苗,但可能依然免疫失败,抗体不合格。
  
  医生说,狗孩子是得了传染病走的,要把它的东西都扔掉。
  
  阿礼的玩具,阿礼的小碗,阿礼的衣服,阿礼吃剩下的零食,阿礼最爱的玩具熊和球球,表弟一个都舍不得扔,有一些是陪着阿礼埋了,有一些则被表弟收拾在归纳箱里。
  
  阿礼玩过的那只绿网球,被表弟洗干净装在袋子里,挂在床头上。阿礼的牵引绳,被表弟放在进门玄关的柜子上。直到现在,阿礼走了五年了吧,那个阿礼小朋友用过的牵引绳,表弟依然放在那里。有时候去他家,表弟就指着那条黑绳子,看,阿礼的小绳绳。
  
  时隔多年,他每当看到柯基,尤其是长得像阿礼的柯基,他都羡慕地看着,热情地跑过去和人家主人聊天,最后总要问一句,打疫苗了没有。人家肯定说打了。表弟就会说,带着去做个抗体检测吧,有时候会免疫失败。
  
  表弟苦笑着扁扁嘴,摸摸别人家的柯基再离开。
  
  最后:
  
  “也不知道阿礼长大了是什么样,我的小乖宝。”
  
  “一只至死都未成年的短腿可爱基。”
  
  “好孩子阿礼,你是我们大家的小太阳,给予了我们数不清的爱与善意,却最终因为主人的过错而痛苦离开。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也回来看过我,我很满足了。我一直想要再遇见你,我想我一定好好照顾你,我带你去做检测,这样你就不会生这么大的病了。我的乖寶阿礼,我超超超想你,我最最最最最爱的宝贝阿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