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感动

说不得的“炎”字

时间: 2021-04-06

  我第一次把妹妹吓到了,就是因为一个“炎”字。
  
  那时我们上班还没多久,读书的时候,主要是吃食堂和家里的饭菜,到拿了工资,才有机会吃外面的大小餐馆,我妹妹把一条街上的每一家店都吃过来。
  
  有一次,她吃得嘴角烂了,不知道怎么就和我说了,我说:“你这个是口角炎。”
  
  我妹妹一听:什么?居然还是一个有名字的炎症,吓得不行,立刻就骑上自行车去医院。排了半天队挂上号,又等了半天轮到她,医生一看:“我给你开点儿维生素B吧。”我妹妹都惊呆了:“就这样?”
  
  医生看着她,也很奇怪:“那要不然,再给你加点儿维生素。”
  
  “我这不是口角炎吗?”
  
  医生都笑了:“嗬,还挺专业,谁教你这个名词的?你们这些人就是,知道个名词就瞎用。”
  
  我妹妹后来气哼哼地跟我说:“我都没好意思说是你说的,人家会笑死。”
  
  这有什么可笑的?本来就是口角炎嘛。
  
  后来我姐我妹都跟我说:“我们求求你了,少说什么炎炎炎的,能不能就用我们老百姓听得懂的词,比如上火、感冒呀什么的?”
  
  我心里想,其实感冒也是炎症,上火也是炎症。算了,还是少说一句吧。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我早就尽量避免用术语,如今轮到年轻人犯这毛病了。
  
  我们科室有个年轻的小医生,性格很好,爱学习也爱说爱笑,也到了该谈朋友的年纪,忙得硬是找不到女朋友。
  
  我妹妹热心,找了一个也挺爱学习的,把他们俩介绍到一起。
  
  第一次见面,两个人都害羞,一定要我们姐妹俩作陪。我本来想挑家咖啡厅,又愁没有很熟的,拿出手机来在点评上一搜,说:“附近有一家评分第一的馆子,现在还有团购。”我们就去了。
  
  原來是一家火锅店,倒很新奇,菜都按价格放在不同颜色的盘子里,顾客自取,然后数盘子算钱。很快,我们桌面上就撂起一座七彩缤纷的盘子山。
  
  我看小医生埋头苦吃,怕他冷落了姑娘,就捣捣他,示意他给姑娘夹个菜。他愣头愣脑,涮了一块黄喉就给人家放碗里了。姑娘有点儿抱歉地说:“我不怎么能吃下水。肠呀肚呀,都不行,想到里面装过什么,就……”
  
  小医生说:“哦,黄喉不属于消化器官,这是牛的大血管,一般是主动脉,又称心管。”
  
  我没什么,我妹也习惯了医生的这种说话方式,但是小姑娘听了,一惊,向他投去仰慕的一瞥,很痛快地吃了那块黄喉,说:“味道还真不错。”
  
  小医生受到鼓励,又给她涮了一块,捞出来的时候,自言自语:“这块好像长得不太漂亮,像是得了动脉硬化。”
  
  小姑娘大惊:“这是病牛?”
  
  小医生急了,说:“我是开玩笑,不是的,真得了也不要紧,动脉硬化是一种非炎症性病变,是常见病……”
  
  他越解释,小姑娘脸上的表情越古怪。
  
  我和妹妹……隔着火锅的热气对视,我觉得这次相亲可能成不了啦,我猜她也这么觉得。